吴邪我男神

「瓶邪」《你好,陌生人》段子

丰石子:

【2017.5】
【段子之间并没有联系】

1
张起灵走着走着,突然停住了,他的嘴里发出一句及其奇怪扭曲的声音,走在后面的吴邪被吓了一跳,问他怎么了,张起灵回过头,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吴邪不禁陷入自我怀疑,难道是刚才听错了?或者是隔壁的墓室传来的动静?没来得及待他多想,张起灵好像有了新发现,疾步朝前走去,他摇摇头,也跟了上去。

*

2
张起灵有一段挥之不去的记忆。

记忆中总有一个人在他的耳边不停地念叨,让他惊讶的是,他似乎没有能力驱逐这个人,只好任由那呱噪的声音没日没夜轰炸着自己的耳朵,听得久了,倒也成为习惯。不知道哪一天起,声音不见了,于是这段对声音的记忆就永久地成为了回忆。

而他起床看到吴邪的时候,又想起了这段回忆。

*

3
吴邪在奔跑,他的身周到处都是尸体,像垃圾一样散落着。

他也在大喊,吼叫,但没有人听得到他的声音,也许是对生的渴望太迫切,也许是对死的恐惧太深刻,他想他会这样跑上一辈子,没有一刻停歇。

奔跑的道路上突然出现了一座悬崖,他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

4
曾经有一次,张起灵叫醒了睡梦中的吴邪。这是他第一次做出这种事,吴邪感到很紧张。

张起灵带着吴邪跑去室外,坐在预先铺好的地毯上。吴邪更紧张了,他看着对面居民楼零星几点不顾黑暗亮起的灯火,那些东西成了直指他心房的枪口。

可是张起灵什么都没做,他们俩肩靠肩坐着,看了一晚的星星。

*

5
他高雅,他风流,他神秘,他是朗空白月光,他是心口朱砂痣…
-哦,亲爱的,请你不要离开我。
-你口口声声我抛弃了你,可你呢,你在我绝望的时候又在哪里?
-那我现在挽回,是否还来得及?请你不要走!

吴邪关掉电视,拍了拍已经睡着的张起灵的肩膀。
“小哥,回房间吧。”

*

6
他愤怒地掀了桌子,上面摆放的书本花瓶都叮铃哐啷摔了一地,旁人吓得颤抖起来,却敢怒不敢言,畏畏缩缩凑过去,一片片地拾起地上花瓶的碎块。

走出这扇门,大家只会知道,今天那个人,依然没有回来。

*

7
啊,啊。
吴邪一声声叫着,情潮难耐的他失手把手机从床头柜拍了下去,啪叽一声,屏幕亮了。

吴邪眯起眼,一片黑暗中,他看到张起灵的屁股,在暗淡的白色光线下,一耸一耸地朝前顶着。

*

8
他听见自己大口喘息的声音,这个过程持续的时间太长了,听久了之后会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觉,那哈气的声音扭曲变调,仿佛在奏乐。

他被这声音吵得头疼,身体愈发紧绷,等到终于有人打破入口,踩碎了寂静之后,他持着刀,飞一般冲了出去。

刀刃没进了那个人的脖子。

*

9.1
吴邪的学生时期,有缘与一个女生做过几年的同班同学。

但是那个女生太奇怪了,她永远不说话,在热络的聚会里选择坐做边上的沙发,一部手机开了又关了又开,吴邪盯着她滑动屏幕的手指,知道她完全无事可做。

有些时候吴邪能看得出她的尴尬与痛苦,但是没有向她伸出援手。

吴邪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不那么做,直到那一天他看见她怀抱着一本书进了教室,心不在焉地看着,他走上前,看到了书中的内容,一瞬间觉得头晕无比。

那一刻女孩的脸也变得扭曲起来,恍惚间,他看到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9.2
那也许根本不是一张人类的脸,吴邪回忆着,他真的有过那样一段学生时期的经历吗?其实真相早就和那本书中的内容一样模糊而不可寻。

那天夜里,当他站在洗漱台前准备刷牙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书中的内容。

真相就像那面镜子里的东西一样近得触手可及。

*

10
张起灵拎起一个空桶,吴邪把鱼竿当武器一样抗在肩头,俩人趾高气昂,兴致勃勃地出发了。

桥上,吴邪靠着张起灵的肩膀,哼着小曲等鱼上钩。

过去了很久很久,张起灵按着吴邪肩膀的手势变成了扶腰,又从扶腰变成了摸屁股,来来回回几圈,不知道该放哪了。

终于,鱼鳔在水面上下浮动起来,张起灵眼疾手快收杆,可钓上来的东西用比他俩还绝望的死鱼眼瞪着他们。

张起灵问,这是什么。
吴邪沉吟,一条咸鱼吧。


评论
热度(30)
  1. 吴邪我男神丰石子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