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异乡人(迪玛希 李健)

归人向北:

“你还好吗?”

熟悉的声音从头顶飘过,迪玛希费劲的抬起眼,摇了摇头,又费劲的合上。

李健叹了口气,伸手覆上迪玛希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热,少年的嘴唇本就纤薄,因为虚弱变得更加苍白,似乎脆弱的不堪一击。

李健看了他一会儿,对于疲惫又生了病的迪玛希来说,现在说话都成了负担。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来到中国不过几月,闪光灯和赞美从一开始的享受变成了现在的负担,将一个身负着满满活力和梦想的男孩,摧残的有些黯然失色。商演、竞演、表演,这些经纪公司为他接的活动,就像一座座大山一样压的迪玛希连喘口气儿,都需要请假。毕竟是自己选择的路,迪玛希安慰自己,撑过这一阵儿吧,过去之后就可以回家了。家成了迪玛希唯一的、继续走下去的动力。终于有一天,过度的劳累击垮了迪玛希不堪重负的身体。

又到了竞演的日子,迪玛希的嗓子开始抗议着拒绝高音。来自哈萨克斯坦的天才少年怎么能任命嗓子的罢工,一针想想都可怕的封闭针,扎进嗓子,晚上的竞演勉强得以继续。



炫目的灯光,不切实际的问候,听不懂的语言,一切都是模糊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迪玛希不敢哭,他似乎连一个哭的理由都没有。



都说生病时的人最没有安全感,更别说在没有朋友亲人的异国他乡了。

两场演唱成绩都极好的李健算得上是春风得意,越来越娴熟的舞台表演和歌唱方式让他成为了紧张比赛中的一股清流。

享受比赛,李健常说的。

李健经过迪玛希的房间时,看到了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小孩儿。旁边的工作人员催促着他赶快换衣服回酒店,因为迪玛希的缘故,他们已经拖延了下班时间。迪玛希的脸藏在胳膊里,声音虚弱也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李健眉头一皱,刚想进门,屋内的工作人员们就围了上来,还是那些客套话,祝贺得了个好名次之类的。

“我跟他说些话。”

屋内只剩李健和迪玛希两人,夹杂着难受的喘息声。

“你还好吗?”

“让我休息一下,马上就好。”

迪玛希错把李健当成了催促他的经纪人。

“是我”,李健的手覆上迪玛希的额头,看着他微张的眼睛。

初见时那是一双多么美丽又骄傲的眼睛啊。

迪玛希尽力睁开眼睛,想看清李健的脸。

“真是抱歉,今天的演唱都对不起您的药。”迪玛希露出一个纯真的笑容,想让自己看起来轻松一些。

“如果你以后还是这个状态,才是真的对不起我呢!”

“快好起来吧,大侄子!”李健朝着迪玛希张开了双臂,“我还没听够你唱歌呢。”

迪玛希努力撑起身子,同样的姿势拥抱了李健,尽管他看起来像是整个人挂在了李健身上。

李健轻拍着迪玛希的后背,感受到了他明显的脊骨的形状。“多吃点,你还能长个。”

迪玛希被李健逗笑了,这也是他背井离乡,独自忍受了无数个黑夜后,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心灵深处的温暖。




“有许多时候眼泪就要流,那拥抱是让我坚强的理由。”




end.




按评论多少来决定两人是否有进一步发展的后续。




嘻嘻。


评论
热度(78)
  1. 吴邪我男神迷人向北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