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瓶邪/ABO】皆大欢喜(一)

砍树少侠:

#一个大热天谈恋爱的故事
#au,和盗墓挖坟没半点关系
#就是轻轻松松谈个恋爱
#ABO,不喜勿入,私设不少
============

吴邪第二次见到张起灵时刚与国际合作交接完文件,顶着赤道地区能瞬间将人改头换面的阳光大汗淋漓向回走,浑身的信息素都要被热度与水汽蒸出来,转眼又都和空气融成一片。

张起灵就在这样的阳光下坐着企业配车歪歪斜斜到了员工宿舍,身边有两个扛着ak的黑人大哥压阵——政府专派,谁都不想在合作项目上出问题,国内最近很乱——下车后在座位上拍了几下,留了几张纸币。

潘子嘴里叼着根烟看他进来,宿舍睡四个人配一个风扇,床位空一,还是国际合作员工与合作单位优惠待遇。按照国际合作叽叽歪歪的刚果地区负责人的说法,“你们是没见过十六个人的大通铺,到了非洲都不容易,都是工作,别互相找不痛快”。

风扇在电压不稳定的情况下吹得要死不活,纱窗外面有苍蝇蚊子嘤嘤嗡嗡叫得起劲,不准备给人好睡。

张起灵进门自带冷却驱虫效果,黏在风扇上许久的一只苍蝇晃晃悠悠飞走,而他将一缕不被腾腾热气影响的凉风带了进来。

潘子打量两眼,跳下床来和他随便一握手算做招呼,介绍了两句:“国内乙方家具公司代表,过来监督指导工程进展,早来了一天,张经理,幸会幸会。”

张起灵身份很特殊,国际合作这次牵头国内公司和刚果政府签约搞学校建设,中间走了国内政府一个流程,按理来讲要派人来协助查验。张起灵是从国内公司调用的政府代表,说是协助,实际上认真排讲是他们顶头领导,只不过大家心照不宣,国外做事走个流程算完,没人去讲这个地位高低。

张起灵略一点头,他是个话少的人,也不愿意在这种地方拉关系,随口聊两句敬一回烟完事。潘子接触过几回,知他性格,也不多话,两个人先各自抽了一轮烟,刚果闷热,又是雨季,天色一直压着要下不下,再镇定的人都要烦得信息素乱窜,不抽两口缓不了火气。

吴邪此时卷着暑气和恼火热气腾腾进屋,也不看屋里有谁,首先文件拍桌痛斥了一回国际合作办事员效率低下耽误事果然驻外机构管他官方非官方都一概难做事,其次感叹了一番非洲小孩拽着衣服要钱实不是他大国沙文主义真心是没眼看,最后一眼瞟到张起灵大马金刀往床前一伫清清嗓子道,“兄弟,坐我床上了”。

张起灵倒没什么反应,利索起身在逼仄的过道里和他换了位置。吴邪被他迎面一扫,床位找回来了,心里倒更恼火些。

alpha身上多多少少有些信息素外泄都是常事,何况张起灵比起一般人已经控制得很好,大热天也不能要求人家完全控制住。问题就出在吴邪鼻子比一般人要灵,平时工作可能稍微沾点光,但到了这种时候就格外难捱。

他并非是纠结性别的人,omega一样干活,一样该跑业务跑业务该飞非洲飞非洲,钱没少他一分,业绩也没因为他性别少算一点,他是爽利的人,他性别是个omega,老板知道,爹妈家属知道,其他朋友一概不知,也不碍他多少事。但是他在眼下的环境里控制力并不算很好,张起灵的信息素又搞得他心神难定,坐到自己床上感受到张起灵先前坐在这里时的气息,整个人都要化成一团水,恨不得怒喊一声性骚扰把人踢出去。

把人踢出去当然不能解决问题,吴邪只能心中骂骂咧咧在包里翻出伪装成薄荷糖的咀嚼片咽了两粒下去,小钢瓶当啷一响扔回去,掉头倒下装水土不服难受喘了两口了事。潘子是个beta,在这种小事上很糙,又压根不知道吴邪是个omega,一脸放松感受不到空气中的暗流涌动,还倒了杯水摆在吴邪床头,放了他一下午,傍晚回来踹他两脚让他出去溜达溜达。

张起灵窸窸窣窣大概收拾了一下,在他对面床下铺坐下,偶尔有一点文件翻动声和点按手机的声音,除此之外没发出过什么动静。吴邪在心里过了两遍今天走程序的流程,没发现什么问题,又默默拿出笔记本勾了明天的ToDolist,转身把风扇开大时发现此人从头到尾几乎没说过话,心里翻了个白眼,想,刚果闷,你比刚果还闷,真是闷油瓶了。

TBC

========
我看看能不能尽量过年期间把它写完

评论
热度(123)
  1. 吴邪我男神砍树少侠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