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瓶邪】跳舞(一发完/雨村日常)

温酒酒酒:

临近年关,自从一五年来到雨村,每年的过年前后似乎都有点什么事情发生,简直像道上天天有人念叨我给我下降头一样,总不消停,连泡脚都不让人泡舒坦。


我往年还都有点瞎折腾的劲头,大概心里还总有自己天真无邪小郎君的觉悟,可自从今年折腾的那一出生死大戏之后,我现在只想真正、完全、彻底地与世隔绝在雨村这小地方,万事不理,吃吃睡睡直到地老天荒。虽然这地方也算不上世外桃源,连开始的选择里都藏着算计,可怎么说也是个养老的好地方,尤其二叔耳提面命,多少次反复强调这里气候湿润没有雾霾,实在有利于我养肺。所以当时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被宣告可以出院后,我们仨——准确说只有我自己,闷油瓶和胖子完全是自愿当陪客,还得自费不给报销——就被二叔打包扔回了雨村。


除夕夜,没准是听雷这事情在道上闹得太大,还真没有不长眼的来打搅,就连张海客他们那帮人也放弃了跪求族长出山的大计,暂时偃旗息鼓。胖子嚷嚷着露一手,一大早跑去县城采购,久违地做了一桌子味重的菜,鸡鸭鱼肉样样不缺,快赶上小时候会长沙老家的团圆宴了。


我在雨村养老,采取的是标准的老年人生活作风,早睡早起,每天遛弯,吃饭口味养生,少盐少油,简称嘴里淡出鸟。而闷油瓶严格贯彻落实二叔送我们来时一起扔过来的那一大本养生指南,还主动上网自主学习和二叔实时交流,秉承着同甘苦共患难的革命精神每天亲自给我做健康餐。他手艺说不上好,况且就健康餐那种什么暗绿色蔬菜汁之类的花样,味道也实在不敢恭维,可我看他每天花心思琢磨怎么把简单的饭菜尽量做的好吃些,还陪我一起吃,也就觉得这提前体验到的牢饭一样的老年餐没那么难以下咽了,毕竟秀色可餐。


日子一长,胖子也熬不住这么没油水,说自己神膘都掉了不少。他本来是天天过来蹭饭,后来开始自己开小灶。听他说闷油瓶还不许他借用我俩的厨房,估计是怕我看见胖子吃独食馋。我听完胖子义正言辞的吐槽还有点小感动,没忍住笑了,胖子立马低头捂脸,说闪瞎狗眼,溜了溜了。


这回趁过年,胖子可算逮着了打牙祭的大好时机,提前半个月就剥夺了除夕夜的掌勺大权。小花今年虽然没过来,但给我们寄了条不知道哪里搞来的查干湖鱼,足有十好几斤,被胖子拿来配冬笋炖了锅鱼汤。冬笋在村子里算不得新鲜玩意,但架不住鱼是好东西,一大锅汤浓笋脆鱼滑,掀开锅盖香飘四野,差点把隔壁大姨都引过来。胖子炖之前还哼哼唧唧说他一老北京居然把这东北来的鱼做了个本帮菜腌笃鲜的做法真是有辱斯文,结果一上桌比谁都吃的欢,一转眼三碗下肚。我猜他本来打算也把这鱼做个重油重盐的垮炖,多半被闷油瓶强行遏止了。


吃过了饭实在闲得无聊,电视机开着春晚当背景音乐,也没人特意关注。我们仨瘫在沙发上,屋里暖融融的有点犯困,胖子就提议打牌,玩真心话大冒险——抽到红桃的人由另外两个人指定完成任务,不带真心话,只能大冒险。胖子表示咱们哥儿仨之前什么真心话没说过,尤其你们俩狗男男,就别玩儿这么没意思的了,有什么自己私下仔细深入交流去。


我没意见,闷油瓶也无所谓,就开始打。三个人玩中奖率挺高,胖子一肚子坏水想出来的都是损招,什么让我微信朋友圈发自拍配字“雨村足疗店倒闭了老板带着他相好跑路了”,惹的黎簇苏万那几个小的纷纷评论吴老板你是不是没吃药。闷油瓶看着不动声色,接下来在抽到胖子的时候就来了个大招——他让胖子去敲隔壁大姨的门,对人家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其实那回你丢的那只鸡宝宝是我偷的”。大姨的大嗓门亲切又嘹亮地问候了胖子的祖宗八代,与电视机里的春晚小品相映成趣,我趁机拍下胖子挨骂时那一脸生无可恋,做了张“微笑中透露着肾虚”的表情包发朋友圈。


这么玩了半天,连闷油瓶都中了几次招,不过他中率比我们俩少了不少。胖子胡搅蛮缠,非说他算牌不厚道,在他下一次中招的时候说要搞个大事情,让我准备好摄像。


闷油瓶淡定的要命,一脸“我就默默的看着你们搞事”,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能整到他的,毕竟一百多年的阅历在这摆着,加上这一阵陪着我休养都快佛系升天了。胖子凝眉苦思,还开着手机在那儿打字,也不知道是微信跟人求支招还是在百度,最终他一拍大腿:算了算了,我是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咱们小哥干不来的,我就随便提一个吧,要是这个小哥也能干,那今儿就是天真你跟我饱了眼福。


他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好奇,催他快说到底干嘛。胖子清了清胖子,说:小哥,你给咱们跳个舞呗。


我内心戏瞬间突破天际,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闷油瓶跳舞,还真不知道他到底会不会跳,就算会跳,按他可能会去学舞蹈的年代,我赌他跳的要么是民国时候人人都会的简单交际舞,要么是来雨村之后晚上大爷大妈汇聚一堂热火朝天跳的广场舞。胖子还在那里叨逼叨,说小哥你要跳什么我这儿都有背景音乐,从踢踏舞到东北大秧歌,你就是要跳个芭蕾我也能立马四小天鹅跟上。我一脑补闷油瓶一本正经舞着花手绢跳秧歌,瞬间没忍住笑出了声。闷油瓶看了我一眼,我总觉得他跟能看透我脑补似的,赶紧捂嘴装咳嗽,说小哥你要是不想跳就不跳,别听胖子瞎扯淡。


结果人闷油瓶还是那么淡定,眼睛都不多眨一下。他站起来一边脱下外衣活动了下手脚,一边打开手机说:不用,我自己找音乐。


音乐一放出来我就傻了,胖子也一脸懵逼。鼓点强劲,热辣奔放,我当关根的时候满世界跑什么都懂那么一点,又恰好曾经被邀请过去拍摄一次黑池舞蹈节,听了两句就听出来了,这是一支桑巴。它起源于拉丁美洲,将原生的狂野和外来的律动完美融合,最终被整合精炼进入体育舞蹈里的拉丁舞系。国际标准舞的摩登和拉丁两大类十个舞种,桑巴是当之无愧最性感的一支。


我万万没想到闷油瓶居然真会跳舞,而且一上来就放大招跳桑巴。


他跳的是男步,节奏感和力度都非常好,配合轻重缓急的鼓点拿捏的极得当。快一分嫌乱,缓一分嫌软,他则恰到好处,又帅气又性感。拉丁舞精华全在跨,上半身稳得一丝不动,下半身如急风骤雨,我稍微懂那么一点行,克制不住往闷油瓶腰以下看。他肩宽腰细腿长,重心又很稳,身材比例在这样一支舞里突显到极致,由跨带着腿扭动的幅度极大,偏偏每一个动作和脚步又充斥着力量,而从肩膀到手臂稳稳当当搭出架子,显得格外游刃有余。他刚才可能为了跳的方便,上身脱到只剩件黑背心,从小腿到腰跨,再到背心上露出的锁骨、手臂和脖颈,每一处线条都释放着荷尔蒙。


闷油瓶平常这么沉静稳重的人,突然跳这么疯这么激情的舞,震撼力大概要翻个几倍。屋里暖和,他跳着跳着微微冒汗,我看到有汗珠从锁骨开始顺着胸肌人鱼线一路滑进裤腰,顿时口干舌燥,心里暗骂当初胖子非嫌这小破屋里不亮堂给装了个高瓦LED灯泡。


他跳完暂时没关音乐,虽然冒汗但呼吸一点也没变化,定在那里拗了个结束造型。胖子的口哨立马就吹起来了,一边拍巴掌一边大声嚷嚷小哥真人不露相,万万没想到还有这等功力,了不起了不起,以后咱哥几个真吃土了就指望小哥您卖艺带飞。


闷油瓶没理他也没动,他这个定格的动作是侧身对着我,从我的角度看过去正好是微微仰视,我就看着他转过头看我一眼,轻轻笑了一声,用的是气音,低低哑哑。我脑子嗡的一下,整个人都快坐不住了,瞬间智商都没了。


等闷油瓶关了音乐在我边上坐下我才回过神,感情人家根本就是打击报复我之前没憋住的那个笑,故意脱到露肉撩我呢。我老脸一红,赶忙装作若无其事地反击,好不容易挑了张刚刚我没手抖拍出的闷油瓶跳舞高清图,修都不用修就发朋友圈,配字:我的。


立马收获一堆点赞和“虐狗”,胖子看见了翻了个白眼,做自戳双目状。


继续抽牌,我被抽中的时候脸上的温度还没下来,整个人按胖子的说法叫“怀春少年”。


胖子嘿嘿淫笑,装出一脸和蔼可亲地宣布:这回不用立刻做,天真你什么时候练出来什么时候来,不着急,一点都不着急。还是跳舞,就刚才那个舞,音乐胖爷都替你找好了——这回你俩跳双人的,小哥,成不?


闷油瓶没等我反应过来就点了个头。


桑巴女步比男步还要大幅度,最考验舞者的腰力。我想起在黑池上同行行家给我的介绍,条件反射捂了下后腰。


————终————


大半夜摸了个段子,好多年不写文一写起来发现简直废话连篇,而且克制不住的带京腔。雨村日常,写到最后自己觉得挺无趣的,总体行文没大纲没规划,开始写的时候大概想了想,就放飞自我满足了一个脑补。


时间线是听雷之后的第一个过年,没查证到底在盲冢前还是后,总之他们都安然回来了。设定是重启后但是感觉口吻拟得比较像重启前的雨村邪,不过也可以理解为…emmmm回到雨村就退休·邪?(什么。


脑洞是之前看藏海花谢幕舞bangbangbang还有每一部结尾的舞蹈,小哥哥们又瘦又高又帅气骚断腿,就脑补了想看老张正经跳一回。私心选了真·骚断腿的桑巴,热情奔放不装逼难度大,推荐大家去搜正经的国标舞比赛或者表演赛,双人舞,在赛池里跳的,不是那种纯表演性质的集体舞,B站就有各种公开赛的视频,超好看。


这个时间写吃的饿死我了,查干湖鱼真的好吃,垮炖最好吃,就是一整条拿过来开始收拾比较麻烦。这里瞎扯的借鉴了腌笃鲜的做法,其实写的时候是想到了饮食男男里的金华火腿和腌笃鲜。会写美食的都是会生活的人。


谢谢观看,人设属于三叔OOC属于我。

评论(1)
热度(543)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