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瓶邪】我在帝都修文物(3)

温酒酒酒:

前文:(1)(2)


今天内容写的有点犹豫,似乎揭露了一些行业内情…请勿深究,写这个情节主要也是想写人物互动和大家的处理态度。


修复对文物的损伤其实很常见,但的确不好,应该尽量避免,如果避免不了,就尽量弥补。




(四)


电蚊香和花露水杜绝了我和蚊子的亲密接触,而我和王胖子王哥的革命友情是在给马骨拍修复后照片的时候与日俱增突飞猛进的。他跟我分享了同一些八卦,比如单位里我和王盟壮大了为数不多的单身狗阵营。


这具体表现为我对他的称呼终于由王师兄进化成王哥,彻底融入单位传统。单位的通用称呼,比自己大的连着姓氏叫哥叫姐,比自己小的就叫“小”加姓氏,比如大家都亲切地称呼我为“小白”。


不过大家对吴哥的称呼有点不同,王哥从来都是叫“天真”,宁姐(她坚决不让我叫她江姐,说听起来太富有革命气息。)有时候叫“Super吴”,齐哥是叫“小三爷”,我目前还没搞明白为什么。解哥霍姐和吴哥似乎是旧识,他们俩一个直接喊大名,一个喊“吴邪哥哥”。只有Boss和导师才叫“小吴”。


当然,我对张老师的称呼还没进化到叫哥这个地步,目前他成了我唯一叫“师兄”的人,连姓氏都省略了,毕竟是直系大师兄。


时间倒回五天前,我画病害图除了第一张的如履薄冰,此后堪称神速,在画完了剩余五匹马的病害图后,我被吴哥打发去修复室,跟着师兄和王哥整理马骨、准备拍摄修复完成的照片。


吴哥本人则继续在办公室写保护修复报告,在需要的时候扛起相机走进修复室,来拍马骨的全景和局部细节:他是拍照小能手,对光线的把握出神入化,拍出的文物自带美颜滤镜,因此单位的单反一向是交给他掌控,就连出差时也不例外。所以一旦吴哥出差,修复室里就时刻充斥着各种手机的快门声——修复过程需要实时记录图像资料。


我看了看我手机里拍的马骨,再看了看吴哥相机里的,深切怀疑我才是我们中的那个钢管直男。


不过说起来,我总觉得吴哥可能真的不是直男——不是因为他每天都和师兄一起下班,而是出自我对另外一些小细节的敏感,比如师兄在吴哥也在修复室时,回答我问题的声音总会温暖那么一点点,又比如吴哥进修复室的第一个眼神总是递给师兄的,无论他在哪个角落。


而整个修复室没一个人对他们俩的关系有任何不适。


给马骨拍照是个辛苦活。拍全景图时,把一箱子马骨摆成一匹马,不仅需要想象力,还是体力与智力的结合。我们在修复室中间的地上铺了屋里最大的一块深色绒布,才勉强够那匹最完整的马十三彻底摆开,而摆的过程则是膝盖着地在绒布上爬开爬去,对我等一修几个小时的人来说,摆完后基本站不起来。


师兄倒没这个困扰,可见腰力可观。


上午拍完最完整的马十三,下午就要准备摆骨头最多的马九了。马十三虽然整体完整但是没有肋骨,而马九恰好相反,肋骨一大把,腰椎倒是少了好几块。


就在我准备和上午一样给师兄和王哥递骨头同时偷偷花痴师兄的背部线条时,就听师兄对我说:“小白,这匹你来。”


我……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生动形象地演绎了表情包“向大佬低头”。


王哥在一旁毫无同情心地递上了作为参照的现代马骨解剖图,拍了拍我的肩:“小同志,靠你了。还是年轻人身体好啊你王哥老了老了跪不动了。”


我生无可恋地对着解剖图开始摆弄那一堆毫无章法可言的骨头,沉浸在一堆颈椎胸椎腰椎荐椎尾椎髋骨股骨跗骨跖骨中,我们还需要一边摆一边整理核对,确保没有把别的马的骨头放入这匹马的箱子,顺便在相应的骨头上绑对应的标签——等摆完我已经不认识“骨”这个字了。


这个痛苦的过程不再赘述,但也正是亲身摆完之后,我感觉自己还能再摆一百匹马,简直不在话下。


而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拍马的全景需要爬到桌子上拍,而这次吴哥爬桌子时似乎没有了上午的身手矫健,然后我眼看着师兄一把揽在他腰上,把他送上桌子。


他们似乎丝毫没注意到价值数千的单反正摇摇欲坠。


王哥眼明手快地抄起单反,露出了老司机的笑容,同时递给一脸懵逼的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翻译过来大概是这样的:


——他们这是?


——就是你想的那样,一对儿。


我默默地扶着一只单身狗的腰从绒布上爬了起来,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


也并没有哪里不对,他们之间自然的就像是已经这样在一起了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




(五)


拍完马九要重新把骨头打包好放回箱子,吴哥师兄和王哥也一起坐在绒布上打包,效率可观。


接收到来自王哥八卦的盖章后,我简直克制不住偷偷关注吴哥和师兄的互动,他们俩配合的极默契,师兄打包的又快又工整又好看,而吴哥总是在最合适的时机给他递上新的打包纸。
在他们的对比下我的打包质量简直不堪入目——他们究竟是怎么把凹凸不平的马骨包成一个个整齐划一的小份的?


乐极生悲,围观秀恩爱果然是要遭报应的。伴随着“咔嚓”一声惊天巨响,我手里的马骨,应声而断。


那一瞬间我瘫倒在绒布上,整个背上都被冷汗浸透。故意损坏文物,三年起判上限无期。*


所有人都特别淡定,师兄离我最近,从我手中接过断成两截的马骨,王哥说着“没事儿没事儿”手里一点儿没停,继续打包。


吴哥走过来,对我说:“没事,正常,这马骨太酥了,让你师兄重新粘一下就好了。”


师兄果然将两节马骨摆在桌上,拿过5920胶*开始粘接。


可能是我脸色太凄惨了,吴哥反而坐到我身边,问我:“如果你带着文物遇见劫匪,该怎么办?”


我嘴唇都还在哆嗦:“尽全力保障文物安全?”


吴哥严肃地说:“不,是扔下文物,转头就跑。”他拍了下我的肩膀,继续说:“你刚才并没有不当操作,可马骨却断了,说明它本身的结构强度不够,加固不充分。幸好它的不稳定性在修复途中暴露,如果这件马骨在进入展厅的时候因为强度不够断裂——”他突然笑了:“那也没办法,当时继续拿过来粘呗。”


王哥在一旁补充:“可不就是这个道理?文物本身存在各种问题,咱们就像是当大夫给它治病,怎么治也不可能把人治成刚生出来的样子。你这属于发现了之前漏掉的伤口啊,发现了那就治病,别想那些个有的没的。”


的确,尽力而为,在学校修复时,也会遇见一些修复过程中对文物在所难免的二次损伤,比如当陶器由于出土时保湿不当,进修复室开始清理时表面的彩已经完全粘在泥土上,在剃土的过程中必然会出现掉彩,可这时候难道就不处理了吗?预防性保护为主,干预性保护为辅*,我们能做的,只有尽力保证它不进一步劣化。


5920固化速度很快,师兄已经粘完了,默默走过来继续打包。桌上的马骨恢复如初,我渐渐放松了下来,手里也开始干活。


吴哥站了起来:“你知道出现这种情况第一件事应该要干什么吗?”


“是赶紧关上门,被你领导看见是要挨骂扣工资的。”


我眼睁睁看着Boss在他说完最后一句时走进修复室。大家哄堂大笑,Boss一脸懵逼,他真的完全没听见吴哥刚才的大逆不道。


我看到师兄也露出了一个极淡的微笑。


————TBC————




*故意损坏文物罪:视情节轻重,最重是十年有期徒刑,不会判无期的。另外文物需要是国家珍贵文物或者被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文物。如文中修复过程中产生的损坏肯定是不会判刑的,当然……增加修复工作量就是了。


文物损坏中本身就有一类是修复带来的劣化,包括目前所用的修复材料都会对文物本体产生一定的影响,好坏不论。修复不可能十全十美,我所理解的正确的心态应该是尽量避免出现修复事故,但如果出现,要尽量补救。


另外提醒,文物需要双手轻拿轻放,尽量避免离开台面。


*5920胶:氰基丙烯酸酯粘合剂,德国产,和502是同源。成分单一、瞬间接着,使用方便,适合多孔及吸收性材料的粘接。这次马骨的修复经过实验对比,最终才去5920作为主要的粘接剂。


*预防性保护:指从改善环境开始,不让文物处于可能会劣化的环境中。


干预性保护:类似考古中的抢救性发掘。(个人理解)


最小干预原则是文保基本原则之一。

评论
热度(137)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