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瓶邪】我在帝都修文物(2)

温酒酒酒:

前文:(1)


感觉写的有点学术了,不知道会不会看起来枯燥,写的时候克制不住开启科普模式,试图在字里行间渗透一些关于文保行业现状和个人态度的内容。如果枯燥请留言,会考虑在后文减少具体技术内容,增加人物互动。


下一节开启马骨拍照,小哥会上线。




(三)


中午时吴师兄带我去单位食堂吃饭,他们平常一般选择叫外卖,想不出吃什么或者来不及点单时才会来食堂,这大概也算某种日常。解雨臣解师兄负责点单——吴师兄说他精通单位周边所有外卖的味道水平,并且口味十分挑剔。不过既然是我来单位的第一餐,我们一致认为我应该体验一下单位食堂的大锅饭。


在路上他看我还是有点紧张的样子,估计是觉得我被张老师那一个高冷的“嗯”给吓着了,就解释说张老师性格就是那样的,让我别怕。


他说着,回忆起什么的样子,又笑了起来:“其实小哥以前也不这样,读研究生的时候跟了几年考古队,回来就不怎么爱说话了。这里头说起来有点复杂,我没跟过考古队,对这事儿理解不如他们跟过的人深入,你要是想了解直系大师兄的神秘过去得问胖子,他比我们工作的时间都久,这段他知道的最多——或者直接问小哥,他其实人真挺好的,绝对有问必答,虽然言简意赅,但切中肯綮,你跟他呆两天就晓得了。”


吴师兄这段话语气轻松,可我莫名就从中听出了那么点“你小孩子不懂成人世界黑暗”的意味。我印象里导师对大师兄的诸多夸奖中并不包含高冷这一条,着实好奇,心里盘算着就凭一个眼神能给我吓成那样,我实在没有勇气和张老师多说话,还真得找满嘴跑火车的王胖子师兄打听。


除此之外,吴师兄说起自己没跟过考古队时,隐约还有那么点消沉,况且他身上总带着点和年轻不相符合的沉重感,对我有一种长辈式的耐心,却偏偏又能保持活力与热忱,看起来也像是有故事的人。考古这一块最不缺的就是各种故事,我内心八卦的小火苗暗搓搓窜了起来,有机会还是得问王师兄。


尝过了单位十八块一位自助不限量五菜一汤的午饭,凭良心讲虽然不如学校食堂但也不差,我跟着吴师兄又回到了办公室。他考虑了一下,问我:“你先跟着我搞结项报告吧,等这边弄得差不多了正好跟小哥他们去拍文物修复后的照片,一共十三匹马,都得摆出来拍整体和局部,可有的忙呢——会用PS吗?”


这软件我曾经数度想学来着,可每每都在下载了之后就宣告放弃,闻言摇头,吴师兄也不意外,直接开启现场教学模式。


他要教我的是画文物病害图,选取文物修复前的照片,抠图,在文物上标出病害类型——骨质文物有点特殊,作为有机和无机混合体,在国内挺罕见,相应的也没有国家标准的病害标准类型,所以这一批的病害类型参考的是漆木竹器,分为酥粉、起翘、卷曲、断裂等等。虽说木器竹器主要以有机质为主,可漆器却不只有木胎,早期的漆器,尤其汉代以前,大多以陶胎作底再上漆,无机的陶胎结合有机的漆皮*,直到后期才逐渐演变为轻薄的木胎。


PS本身并不难,一具马骨太过庞大,所以绘图只选取病害有代表性的局部,相应的病害图例和绘制也都有范例,我眼看着吴师兄画了一张,就基本知道操作过程。


吴师兄给我拷了范本和所需要的原始图片资料,指着对面全办公室最大屏幕的一台台式机对我说:“小白你用这台机子吧,那个位置是小哥的,不过他平常都在修复室里,不怎么来办公室,你坐那里最合适。”


目瞪口呆,瑟瑟发抖,无法反驳。


于是我颇有些生无可恋地坐在了张老师的工位上,用张老师的电脑打开了吴师兄拷给我的资料。除了画病害图的相关资料,他还给我拷了他目前正在写的结项报告,也就是考古修复报告——我们所绘制的病害图,正是要作为报告的附件,和修复完成的文物一并入库。


考古修复报告是文物保护修复全过程的完整记录,通过这份尚未完成的报告,我就已经了解到了这批马骨的前世今生——它们来自新疆,埋藏于汉代,揭示了某一时期游牧民族对家畜的使用情况,具有极大的考古价值*。报告还详细记述了对马骨的分析检测及修复过程,吴师兄看我看的仔细,和我聊起了分析检测。这一块我们在学校做的最多,隶属文物保护中的科学研究,以科学的手段来对文物进行最合理的病因诊断和预防治疗,被很多人称之为“文保科班生与技工的直接差异”。


这观点算是主流,无关谁比谁高贵,只是一种事实的陈述。不过在和吴师兄的交流中,我倒发现了我们对这个话题的不谋而合,这种观念之前导师在课上也曾经提出:分析检测只是手段,其最主要的作用恐怕是丰富报告和论文内容,占据篇幅。具体的保护方法,目前国内仍倾向于传统方式,毕竟现有的方法及常用材料已经被应用了几十年,经过了无数次实际操作的考验,短时间内难以更新换代。文物修复的成功与否需要时间的检验,新材料、新方法究竟能否对文物提供更有效的保护,还有待下一个几十年、几百年来告诉我们答案。


听起来吴师兄倒不像是科班出身。


后来那个下午,我开始了人生第一张文物病害图的绘制,期间因为对软件的不熟悉多次请求吴师兄的场外支援。下班时间前后,修复室的师兄师姐纷纷回到办公室,王胖子王师兄看到我对着电脑丝毫没有要下班走人的意思,还开玩笑说反正事情多的做不完,加班又没有加班费,不如明天继续。


我说我还是想把图画完再走,毕竟实习也没有实习补助,何况我是真心喜欢这种深入剖析文物的过程。王师兄有点惊讶,破天荒没有继续调侃,反而用一种“小师妹孺子可教”的口吻关怀我下班回家注意安全。


当我终于在人生中第一张病害图下方写上绘制人:白昊天时,吴师兄依然稳坐电脑前完善保护修复报告,丝毫没有要下班走人的意思。办公室的师兄师姐走的七七八八,我注意到张老师依旧在修复室,里间的灯光孤独地隐藏在外间的阴影里——没有这么夸张,天还没黑,修复室需要在修复过程中保持一定的光强,外间只是因为人都走光了关了灯。但我的确从内间经久不息的灯光里莫名看出了一种强大的坚持,与同样亮着灯的办公室相互辉映。


我的第一天实习经历结束于法定下班时间的一个小时后,可惜帝都的夏天天黑的太晚,出门时并没有想象中夕阳西下的盛景。而短短的一天时间内,我对这个未来需要共度一个多月的可爱的绿色小院子也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古朴优美的环境、热血沸腾的工作内容、可爱的同伴,以及多的赶不走的蚊子。


明天我会记得带花露水和电蚊香的。


————TBC————




*漆皮:指用生漆(漆树汁液)涂在陶胎或木胎等的表面,形成的一层致密的膜,主要由漆酚、漆酶等物质构成,耐潮耐高温耐腐蚀。生漆是天然材料中耐候性最好的一种,甚至优越过部分合成材料,因此漆器得以长久保存,不过如果处于长时间饱水(湿润)埋藏环境中,一旦出土时没有足够保湿,漆皮就容易起翘疏松,与胎体分离。


在全色材料(在文物表面作旧作色的材料,大致分为粘合剂和颜料)中,漆皮也代指“虫胶”,一种虫类分泌的天然粘合剂。


*文物信息由于尚未发表,无法作详细描述,遂将情况背景写的比较模糊。

评论
热度(149)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