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瓶邪】我在帝都修文物(1)

温酒酒酒:

都市AU,真·考古。文物保护修复背景,实习生白昊天视角。一切文物信息来源作者在社科院考古所文保中心实习的亲身经历,稍有改动。


算是个甜文,目测中篇,没什么起伏波折,一屋子文物修复工作者的日常故事,关于理想与现实。


专有名词会在每次更新末注解,如果有漏掉的请评论提问,有关文保及文物修复的有关问题也请随意提问,作者尽量解答。


更新时间不定,看作者心情。




(一)


我来社科院考古所文保中心实习时恰逢酷暑,文保中心和考古所不在一座写字楼,而是在考古所拐角处单独开辟了一个小院,院子里一圈的二层小楼,茂盛的绿植郁郁葱葱,平添几分凉意。


导师将我带进小楼,交给已经提前打好招呼的陈教授——我来之前查了资料,知道陈教授是文保中心的大Boss。结果导师和陈教授抽了支烟,没急着安排我,反而商讨起了关于某青铜器创新研究项目的中期报告。


我在一旁正听得云里雾里,办公室进来个年轻人,看年纪没比我大上几岁,一张脸白白净净,一身的书卷气,他先叫了声“陈老师”,转眼看见导师,笑着打招呼:“张教授,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Boss有些严肃的脸上露出个笑容,指着我对那年轻人说:“小吴,你来的正好,这是小白,白昊天,张教授的学生,来咱们所里实习,就让她先跟着你和小张的那个项目收个尾,再从头做洛庄那批铁器。你带她参观一下修复室,认认人,下午再给她安排活。”


导师也说:“小白啊,这是吴邪吴老师,他那个马骨的项目马上就要收尾,你跟着学学怎么做结项和写保护修复报告,后面洛庄那批是嵌金银的铁器,修起来也挺有难度的,跟着吴老师,好好学。”


年轻人在Boss的严肃脸和导师的威压面前还挺放松,听了这话就插科打诨:“好不容易忙里偷闲来一趟办公室,就被您逮住了安排任务。小白是吧?叫吴师兄就成,跟我来。张教授您放心,保管让师妹这趟实习学有所成。”


于是我跟着这位年轻又好看的吴师兄穿过有些陈旧的瓷砖走廊,正式开始了我在文保中心的实习生涯。




(二)


吴师兄温文尔雅,看我挺紧张,主动跟我搭话:“你是张教授的学生?本科生吗?学文物保护的?”


我答了是,他又笑:“不用紧张,我们这儿每年都有好多实习生过来,就前两天刚来了一个,叫王盟,浙大读博物馆的大一生,自己找过来要实习,你还得叫他师弟呢。”


我僵硬的手都不自觉地放松了些许,这位吴师兄三言两语,就让人生出几分亲近,听他继续说到:“你们学校科研条件好,之前在学校也做过文物吧?放轻松,这边和学校里最大的差别是实验设备没你们那里丰富,要做个XRD*都得小哥提前和北师大实验室那边打招呼——啊,小哥就是张起灵张老师,刚才Boss说让你跟的马骨的项目,就是我俩在负责,现在修复已经做的差不多,等拍拍照、报告写完就可以结项了,正好让你熟悉一下修复报告的写法。说起来,你和他倒应该比和我有渊源,他是你们张教授的学生,本科硕博都是,是你直系大师兄。”


来之前导师和我提起过,说文保中心有你直系大师兄坐镇,到时候有困难就找他帮忙。我一听,顿时感觉又放松了不少,毕竟这位大师兄名声响彻我们专业,有他坐镇,想必有什么困难也迎刃而解。


说话间修复室就在眼前,厚厚的双层大铁门,吴师兄对着我晃了晃手里的钥匙:“文物都在修复室里摆着,所以这间屋子是咱们文保中心最金贵的,三重锁,钥匙Boss、小哥和我各拿一把,早上中午都得我们三个一起开门。”


进屋前他看了眼我为了实习特意换上的衬衣长裤,眉眼一弯:“这一身不错,够厚实了,修复室里保持温湿度常年开空调,小伙子还嫌热呢,姑娘们都得全副武装,多穿一件实验服。”


就算做好了心理准备,一进修复室被空调一吹,我还是打了个冷战,心里想着果然明天得带实验服来。放眼一看,内外三个套间,空间不算太大,到处东西摆的密密麻麻,外间左边长桌上摆着的是青铜器,右边还有银器,地上堆着十几个敞口的塑料箱子里是马骨,和学校里整齐而现代化的实验室果然不太一样。


工位上坐满了人,有人正拿竹刀剃青铜器上的土渣,有人拿小刷子往金属上刷BTA*缓蚀,还有正拿砂轮打磨锈蚀的,伴随着银器那边的电焊声,热闹非凡。见到吴师兄带着我进来,大多数人都只是抬眼看看就继续埋头苦干,只有临近工位的一个胖子大笑:“哟,这就是新来实习的小师妹吧?小师妹漂亮的,做修复不多见啊,我们这儿仅有的俩妹子可每天都灰头土脸的。”


他一口京腔,话说的有点轻浮,但态度热情爽朗,丝毫不让人讨厌。吴师兄指着他跟我介绍说这是王老师,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还王老师,天真你行不行啊非要给我们都叫的这么权威。小师妹别听他的,叫哥就行。”


我记得刚才导师说吴师兄名字是吴邪,一琢磨天真这个外号,还真有意思。到底还是没敢真的叫哥,折中叫了个王师兄。于是吴师兄也从善如流,在之后的介绍中全部改口师兄师姐,一屋子十几个人,一圈招呼打下来,除了最开始给人印象深刻的王胖子王师兄和大一就来实习的王盟师弟,我只记住了万绿丛中两点红——江师姐和霍师姐。


吴师兄也不知怎么看出来,悄悄对我说没记住也没关系,熟了就都认识了,说着带我往里间走:“小哥在做马骨呢,在里面,我带你见他。”


一进门就看到里间一张大方桌上铺满了马骨,搭成一整具骨骼,头颅脊柱四肢尾骨都清晰可见,我第一次近距离见这么完整又大体量的有机质无机质混合文物,还没等回过神,就听吴师兄语调明显又嗨了两个度:“小哥!这是白昊天,小白,Boss让咱俩带的实习生,你直系师妹,说让跟这批马骨的结项和洛庄那批铁器。”


对这位直系大师兄张起灵的大名,我们整个专业前后几届十几个学生都如雷贯耳。听说他手上有功夫,做修复时手极稳,从没出过岔子。导师在实验室看我们修复,一看到哪位同学在除锈或剃土时手一抖伤到了文物原始表面*,或者粘接时手一抖粘歪了,都要唉声叹气“想当年你们张师兄……”。如此这般,于是对于张师兄,大家无一不脑补出一个严肃的、浑身肌肉的中年大魔头形象。


可当我真正看到这位张起灵张师兄时,颇有几分目瞪口呆,他竟然也这么年轻,和吴师兄如出一辙,让我不禁感叹难道修文物还顺带能够驻颜的吗,为什么整个修复室的师兄师姐颜值都如此之高,让我身处其中简直拉低平均值。


他手里正拿着台单反给铺在桌上的马椎骨拍细节图,听到吴师兄的声音抬起头,一双眼睛里流光溢彩,装满了星辰大海,好看的炫目。


对不起以上全是我的脑补,事实上,张师兄的眼睛的确非常好看,深邃中透露着内涵,可虽然不是脑补中的严肃脸大魔头,但和他面无表情的平静视线一对上,我立马低下头怂成一团,连师兄都不敢叫了:“张、张老师好,我叫白昊天,是、是14级的本科生……”


张老师“嗯”了一声,又低下头继续拍照了。


我清晰地听见,我一腔火热的师妹心咔嚓咔嚓碎了一地。


————TBC————




*XRD:即X射线衍射分析,一种在不破坏文物表面前提下对文物表面晶体结构进行鉴别的手段,是常用的文物成分分析方法。


*BTA:苯并三氮唑。一种有机金属缓蚀剂,有效预防铜的腐蚀,主要用于青铜器及铁器等金属的缓蚀。


*文物原始表面:指文物腐蚀前/埋藏时的表面,在进行文物清洗时一般以清到原始表面露出为准。

评论
热度(234)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