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瓶邪】高考作文全国卷Ⅲ

妄言:

                                   我看高考


▪偏题严重 零分作文
▪ooc
▪爆800


    这些天阴阴晴晴,雨村那点潮闷劲儿捂得人恨不得一天洗十三次澡,就连小西藏獚也不大爱往我身上凑。我把院里那藤椅拖到一小片树荫下,就着枝叶间楼下的斑驳光影刷朋友圈。


  群里苏万和黎簇俩年轻人你一句我一句怼高考作文题,我眯眼想了想,自己高考已经是二十二年前的事了。好巧不巧,胖子正摇着他的大蒲扇摸进院里,我便顺手将手机塞进他手里让他接受知识的洗礼。胖子咂咂嘴,瞅了两眼便又塞回我手里,一边还摇头晃脑的感慨:“国家建设就要靠小吴这种自觉的同志,都跟高考岁数一样大还潜心研究这种高深的学术问题”


  我抬头赏了他一个白眼,扯着嗓子喊了声“小哥”,胖子恨铁不成钢地拿他那有他两张脸盘大的蒲扇敲了敲我的脑袋,嘴里还叨咕:“天真啊,你家瓶仔打是能打,也不能一天净欺胖爷这种孤家寡人啊”


  我一乐,捏着嗓子嚎了一声:“胖哥哥说笑了,您看这左邻右舍的哪个婶子不是成天想着多来和您搭上两句话”


  胖子被我磕碜的一抖,正打算开口怼回来,闷油瓶却刚好走了过来,我乐呵着给他看高考作文题,顺口问道:“小哥,你知不知道高考”
 
  一听这话,闷油瓶给了我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胖子更是笑的肥肉直抖,看的我腻得慌,胖子一边喘一边磕碜:“天真你也太小瞧咱小哥了,人又不是盲聋哑人,会连这都不知道?”
 


  我也只是一时嘴快,但我这人什么尴尬场面没经历过,立刻换了个可以堵住胖子嘴又不失得体的话题,问道:“那您二位参加高考的时候又是个什么年份”


  胖子一下没了话说,我看他那不甘心的架势又要那蒲扇敲我,连忙将眼神投向闷油瓶等他回答。令我和胖子大跌眼镜的是,小哥还真认真算了算,最后犹疑地给了个四十年前的答案。


  我和胖子交换了一个还有这种操作的眼神,都觉得张家让族长参加高考这是颇有深意的一步棋。我咂摸着什么时候黑户都可以参加高考这个问题,胖子则嘟哝着“都是文化人”之类的话摇着他的蒲扇摸回了屋。


  院里只剩下我们,我又瘫回藤椅里眯着眼欣赏着瓶仔挺俊的侧脸,我伸出小指勾了勾他搭在扶手上的手指,他转过脸来,我笑着调侃他:“文化人?”
 
  闷油瓶脸上现出了些微的笑意,忽然整个人都倾到了藤椅上,将我锢在狭窄的椅背间,他温热的吐息越来越近,最终与我额头相抵,悄声对我说:
    “高材生?”


——————————FIN——————————————————

评论
热度(48)
  1. 吴邪我男神妄言 转载了此文字
  2. 吴邪我男神妄言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