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瓶邪]少年

企鹅法师:

少年


麦秆坡后躲着一个少年。


正午时分,无论是犁田的牲口还是耕作的农民都选择聚在一起在树底下聊天。或饮尽自己水囊中的水,或分食自己女人煮的面饼。但那个少年却选择独自一人躲在麦秆坡后面,大汗淋漓地睡觉。没有食物满足的胃开始不满地哀叫,身子越来越疲惫,他知道自己已经开始脱水。可他仍旧没有动作,不愿浪费自己任何一丝尊严向那些人讨一口水和食物。


他已经不属于这里。昨天晚上他就算是被驱逐了出来。


不过是为那位受尽侮辱的小子说了句话而已,他无奈的想着,却也认命的闭上了眼。那小子无辜的眼神在他脑海里浮现,仿佛两颗无价的黑曜石。可惜估计再也见不到了。
昨晚一片混乱,他被自家屋顶上跳跃的火焰晃到了眼,烟气熏得他落泪,但他的心中却越发清明。那个小子站在院子中看着气喘吁吁的他。


“不是我。”那一贯爱冷着脸的臭小子道。
吴邪差点笑出声,这种时候他的第一念头不是救火也不是要揪出放火的人往死里揍他,而是在想那个小子的开口解释有多难得可贵。
“你放过了一次让我误会你的机会。”吴邪待气喘匀后走过去拍了拍那个小子的头。对方没接话,只是耸了耸肩。


吴邪和他一起看着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木头房子被烧得只剩几根黑乎乎的焦木,他有点苦恼,早知道就不搭木房子了。即使石头房子太难搭,但也好歹不会那么容易就着火啊。
“我们该去哪呢?”吴邪道,既不是在问天问地,也不是在问那个任由自己将手放在他头顶的小子。
这句话在空中飘散,轻得只有自己听见。
“嘿。”吴邪捏了捏那小子的脸蛋,“我们被赶出村子了。”
对方毫不留情地拍开他的手,道:“我得走了。”


吴邪惊讶的张开了嘴,心道:你个小没天良的,我为你丢了栋木屋,你这就要抛弃我了?
吴邪内心九曲十八弯,但也只是笑着说:“走呗。”
少年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有什么想说,但是最终连“再见”也没说出口。


他们才认识不到一星期。


吴邪自嘲道自己真是蠢爆了。但如果再重新来过一次,他还是愿意帮那个被一群拿着棍棒,口吐脏词的村民围困着的臭小子。每个人的一生中总是要做些行善积德的事,只不过自己所付出的代价有些大罢了。


终于有一片云遮住了烈日,吴邪感觉舒服了些,又再次准备睡去。却听到不远处有些骚动,像极了那天的场景。
他不禁皱眉,不希望那个臭小子真的再回来一次,这次他可没有房子给那帮狂躁的村民烧了。


他探头去看,不禁悲痛地用手捂住了眼睛。
那个笨蛋,真的回来了。


吴邪缓缓站起身,却还是因为空腹造成的头晕歪倒在麦秆堆中。麦秆并不柔软,扎到脸上生疼,他挣扎着要从里面站起来。
一个人拽着他的衣领将他拎了起来。


吴邪迷茫地看着那个小子轻松地用一只手将他从麦秆堆中解救出来。惊讶地想:这小子是吃了大力丸吗?就是村口摆摊专门骗小孩子的那种。
不远处的人开始向这边聚拢,不过这次手里拿着的不是棍棒而是尖锐的镰刀。
这次玩儿大了啊。吴邪背后出了层冷汗。
“怪物!滚出我们村子!”“抓起来!”“杀了他!”


吴邪推了一把那个小子,道:“还不快跑!”那小子打量了一下吴邪,那眼神透露出来的不信任刺伤了吴邪的自尊。“你这个臭小子!”吴邪气得再次用力地推了他,“我就是十天不吃饭也可以跑得动。”


没有质疑吴邪吹的牛皮,对方惜字如金的从自己的金口中抖出三个字:“张起灵。”那个不满意的情绪连吴邪都看出来了。吴邪这次意识到自己一直都是喊他“臭小子”,这会儿终于引起对方的愤怒了。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张起灵似乎终于意识到现在的气氛好像有些诡异,抓起吴邪的手就开始朝林子里跑。一把飞过来的镰刀割伤了他的小腿,他之前看见吴邪的脸色十分的苍白没敢跑太快,但眼下除了飞快的逃窜也别无他法,因为他想起吴邪在他身后不知道替他挡了多少伤。


张起灵不明白为什么吴邪会乐意去在他孤立无援的时候帮他,因为吴邪为此损失的不止是一间木屋,他还失去了居住在自己家乡的权力。张起灵虽然不知道吴邪这样做的意义,但也明白这个人从那时起就在自己生命中占了一定分量。他已经把吴邪放在心上。


所以他思索了一下还是开口解释道:“我只是路过你们的村子,但借宿的那家人不知道为什么去世了。我真的没有做什么。”他一边飞奔,一边不大喘气地说话,引得吴邪嫉妒不已。
吴邪实在是分不出精力讲话了,只好点点头以示自己听见了,但却忘了自己对着的是张起灵的后脑勺。
张起灵以为吴邪没能接受这个说辞,内心也有点苦恼起来。


村民们认为自己成功的将那两个小怪物驱逐出了村子,保卫了自己的家园,开始抱在一起欢呼。他们似乎是忘记了吴邪也曾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张起灵停下脚步,让吴邪躺在草地上恢复体力。


“我昨天去找阿妈之前留下来的房子了。”张起灵道,“我很久没有回去,之前不确定能不能找到。”
“所以你就没打算告诉我?”吴邪无奈地指着张起灵,“太令人伤心了。”
“但是我一定会回来找你。”张起灵见吴邪是真的有点生气自己不告诉他,急忙补充道。自己也没发现今天的话格外的多,“那屋子离这里有一座山的距离,我记着路了。”


他见吴邪没说话,不得不再次开口:“你对我很重要,所以你可以和我住在一起吗?”

评论
热度(36)
  1. 吴邪我男神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