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瓶邪】一件重要的事

总被门坑的神小郁:

#雨村日常#老吴视角#


宿醉醒来,我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耳边弥漫的是各种雨村迷之动物的叽喳声,我赖在床上头痛欲裂,身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些划伤,但就是想不起来那个重要的事情,过了一会儿实在没有什么思绪,就从床头柜上捞过手机就开始刷朋友圈。
 
我的微信好友不多,屏蔽掉秀秀的广告,基本很快就可以刷完。最新的一条是胖子发的,晒了幅一头猪春光满面的被人从水里捞起来的图片,还配了一行文字——早起,胖爷我肩负重任。我随手点了个赞,回复道“行啊天蓬元帅,昨儿下雨把你家亲戚淹了?”
 
等等,下雨?
 
我这才想起来昨夜下了一场暴雨,导致村里停电停水,风力也挺强,好几家的鸡窝狗窝都被吹飞了,后来风越来越大,出门儿连门都打不开,我们只好在屋里打牌喝酒泡脚。后来我喝得太醉就没有记忆了。也不知道胖子这么早起去“救灾”前顾没顾上救自己家的“灾”。
 
躺了一会儿把朋友圈刷了个遍,肚子有些饿了,就起床挪着步子走向客厅,推开卧室门,眼前的场景着实把我吓了一跳。窗户已经没有玻璃了,剩下个框被风吹的嘎吱嘎吱颤,地上有好几个碎了的盘子,沙发也不在原来的位置了,紧挨着窗户被淋湿了一大片。餐桌倒是没受什么影响,规规矩矩的在原地呆着,上面还放着我的早餐,看起来是胖子收拾过了。
 
两根油条孤零零的摆在盘子上,边上还留了张小条,我拿起一根油条,边啃边看小条上的字,是胖子的笔迹——昨晚的事儿,你也别担心,人都已经走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对了,给你留了俩油条,豆浆在锅里。
 
人走了。什么人走了?闷油瓶他走了?昨天晚上不还好好的么。巨大的失落感瞬间席卷而来,等我回过神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脱手的油条已经落在地上,背面想必一定糊满了灰尘了吧。
 
我开始发疯一般的满屋寻找闷油瓶的物品,牙刷、毛巾、泡脚盆…它们都静静的躺在自己该在的地方。他带走的,只有他平常穿的那一套,和一条小黄鸡内裤?
 
脑子里不禁浮现出闷油瓶一脸深情的捧着小黄鸡内裤的样子,我拍了拍自己的脸,清醒点吴邪,他就算跟你过腻了也不可能跟一条内裤私奔。我渐渐冷静下来,开始思考起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丁酒未沾隔着窗户看雨,后来不知道胖子从哪儿翻出来过年时候的扑克牌,叫上了我和闷油瓶就开始玩比大小,规则很简单就是抽牌喝酒,抽到的牌小的喝酒,一样的话就一起喝。说实话就是比运气和酒量,运气我们三个都不太好说,但酒量明显是闷油瓶>胖子>我。
 
也不是说我酒量弱,只是这些年过来的不容易,酒虽好但容易让人放松警惕,接闷油瓶出来前我身边暗藏着各种危险,一点酒就可能让我致命,接他出来后呢,身体各项机能已经损坏的差不多了,为了养生我也只能很少喝酒。近几天好不容易把身体调养的差不多了,胖子就一直嚷嚷着哥几个开瓶酒庆祝庆祝。
 
这不,机会来了。刚开始的几局我运气不错,倒是闷油瓶和胖子接二连三的喝酒,后来运气之神就跑偏了,我一口气输了五局连干了五杯,由于太久没喝酒,酒劲已经开始上头了,闷油瓶看我脸色不对就想帮我拦酒,被我挡了回去。我摇了摇头清醒了点脑袋,顺手又抽了张牌,好不容易喝一次,怎么能这么快就结束。
 
紧接着,我也记不清一共输了多少局了。只记得摇晃的地面和飞在空中的盘子…飞在空中的盘子?酒过三巡后,我脑袋混沌一片,看哪儿都是转悠的,行为也大胆起来。
 
我好像把盘子当成了飞碟到处扔,又拿剁菜版撞碎了玻璃,雨呼呼地涌进来愣是没把我浇醒,我想把沙发当做飞行器,就把沙发推到了窗户边想往外扔?后来被闷油瓶拦了下来,我就开始生闷气,翻出我送他的那条小黄鸡内裤开始吐苦水…
 
我记得…我说那条内裤是小妾,说闷油瓶喜欢它不喜欢我,说我给自己买了个小三儿回来,置于全部内容我已经记不太清了。后来我顺手就把那条内裤从窗户外面扔了出去,看着它随风慢慢消失在黑夜之中…
 
完了完了,那可是他最爱的小黄鸡内裤啊!闷油瓶会不会把我脑袋拧下来,或者用剪刀腿夹爆我的头!我心里已经凉了一片,自家爱人为了条内裤离家出走,这要是让传出去,还不得把吴家的脸都丢光了。
 
正当我满屋子乱走不知所措的时候,门突然开了。浑身湿漉漉一片脑袋上还插着几片树叶,离家出走的闷油瓶,回来了!我惊喜的连忙赶过去,不知是该先认错还是先抱抱他。事不宜迟,正当我打算抱着他跟他道歉的时候,闷油瓶先有了动作,他掏了掏兜,竟然把我扔出去的那条内裤捡了回来!
 
“吴邪,我珍惜它,是因为它是你送的。”
 
太好了,闷油瓶没跟内裤私奔。他爱这条内裤是因为他爱我?我一想起昨晚耍酒疯的时候上蹿下跳说了一堆伤了闷油瓶自尊的话,我就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我的嘴啊,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
 
怀着一颗愧疚的心,我只得给闷油瓶一个愧疚的拥抱,在他耳边一遍遍说着对不起。
 
“小哥,昨天是我不好,我喝多了,也没有顾虑到你的感受,还错怪了你,对不起。”
 
闷油瓶安慰性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拉开直视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没关系,吴邪。只是…”
 
他举了举手中的内裤,另一只手从肩上移到下方捏了一下我的屁股。
 
“坏孩子要受到惩罚。”
 
END

评论
热度(88)
  1. 吴邪我男神南瓜芋圆儿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