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瓶邪】扒衣服

惊昼:

短小一发 惊天OOC bug求放过
半架空的瞎掰设定
算是盗二的平行世界?假设他们倒了另一个斗=_=
总之是铁三角还不太熟的时候!



出了斗,我们决定在路边找个小旅馆休整一夜,明早再回去。
闷油瓶好像没有身份证,胖子信誓旦旦地说他能搞定,让我们俩在外面等着。
过了一会,他叫我们进去,我才发现他给自己订了一个单人间,却给我和闷油瓶订了一个双人间。闷油瓶没有什么反应,直接去了房间,我却纳闷,胖子莫名其妙把我们俩放在一个房间肯定是有他的动机,不会是为了整我,难道他自己要干什么不能让我们知道的事情?
胖子看见闷油瓶离开,立马把我拉过去,脸色少见的严肃。
“小吴,你还记不记得刚才我们在斗里,有一阵火突然灭了?”胖子神秘兮兮地说。
我点了点头,我当是只道是我们移动棺木扬起的尘土太大,把火扑灭了,现在胖子再提起来,肯定是有问题。
胖子继续说:“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劲,立马退到我们取出来的瓦罐旁边,果然让我抓住一个人。”
我一惊,竟然还有这茬?当时我离胖子有一段距离,没听到什么大动静,只听见似乎有人摔了一跤,也没生疑。
胖子压低了声音:“那人是冲着罐子里的东西来的。而且,我现在怀疑那人就是小哥!”
我听了立马摇头:“不可能,小哥一直在我旁边,没离开过。再说,罐子都是他拿出来的,人显然对那东西没兴趣。”
胖子一急:“就你那个傻样,小哥要是干啥瞒过你还不简单?得了,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他,反正我给那人心口来了一脚,以胖爷我的神力,他不可能什么痕迹也没留下。我给你们俩订了一个房间,你就当帮胖爷个忙,给咱看看小哥胸口有没有伤。”
我当即一愣,原来他是这个意思,但这事可行度实在是不高,我是该扒他衣服还是该掀他被子?只怕闷油瓶一脚把我踹到墙上去,抠下来再踹。
我道:“这么光荣的任务,你自己怎么不去?”
胖子嫌弃道:“跟你这个小同志说话怎么这么不好使,要真是他就肯定对我有提防,当然是得你去了。至于怎么办,胖爷可帮不了你。”
其实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也已经动摇,非常想知道闷油瓶的胸口到底会不会有印子。于是我就去做了这件日后令我十分后悔,勒令胖子不许再提起的事情。
我回到房间,手里颤颤巍巍地端着一杯半温的茶水。闷油瓶已经和衣躺下,被子盖了一半。
我走到他旁边凑上去,装作好奇的样子:“小哥,你脖子上有个...”
哗啦,茶水不偏不倚地泼了他一身。
我迅速掀开他的被子,准备去揪他的衣领,惊慌道:“你没事吧?”可惜还没碰到他的衣服,我的手就被他一把攥住。
他很快放开了手,带着一身的湿漉漉还粘着几片茶叶的衣服站起来。
一计不成,我强作镇定:“不好意思啊小哥,手抖了,你快去冲一下吧。”
闷油瓶扫了我一眼,走进浴室,关上了门。
我蹑手蹑脚地站在门口,开始思考我该用什么理由推门而入才不会被灭口。
“小哥我尿急!”不行,前列腺是男人的尊严。
“小哥我们一起洗呀~”去死吧。
“小哥我拿个毛巾!”靠谱。
我做好打算,却又犯了怂,于是扒着门缝想看看能不能偷窥,虽然这样有点像变态。
门突然开了。闷油瓶就站在门口,衣服没脱,冷冷地看着我。
我一个激灵,迅速立正:“我不是!我没有!”
闷油瓶甩手关上了门。
我灰头土脸地回到床上,用被子蒙住头,再也不敢妄想偷看闷油瓶洗澡。
过了一会儿,我身边的床垫突然陷了下去。我惊悚得差点跳起来,就看到闷油瓶带着一身水汽躺在我边上。
他出来没穿上衣,赤裸的胸口只有淡淡的麒麟线条。
操,我这么半天提心吊胆,结果啥都没有。
闷油瓶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解释道:“床湿了。”
我一看他那张床一片狼藉,显然不可能再睡了。得,自己做的孽,还得自己受着。我立马匀了点被子给他。
浑身僵硬地睡了一晚上以后,我顶着两个浓重的黑眼圈给胖子开了门。
胖子一看我,再看屋内的情况,惊道:“让你扒个衣服,你还把人给睡了?”

后来胖子也越来越意识到如果那人是小哥,他绝对没有机会踹上那一脚。我们猜想那人可能是阿宁队伍里一个比较厉害的角色,找到了我们的位置后一直在后面跟着,被胖子发现就迅速溜走了。
这件事情我到底没有搞清楚,但后来更多的疑团接踵而至,我也就渐渐淡忘了。

那个时候的我绝对不会想到,多年以后,我扒闷油瓶的衣服已经是手法娴熟,面不改色了。

评论
热度(49)
  1. 吴邪我男神惊昼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