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老夫老妻】心照不宣by启根

启根←今天也没有粮:

【老夫老妻】心照不宣by启根


阅读提示:
1.ooc预警 片段预警
2.低调车预警
3.标题和正文没有关系
4.只是玩刘丧梗,没有特意去看重启,所以请不要太过考究问类似于他们不是在倒斗哪儿来的大床房啊蜜汁休息的几天这种问题
5.cp瓶邪,视角转换有
6一发群宣:377980547
7.@六零零七_  写ooc了可是我没有愧疚感(你)熬夜写的  祝六零考试顺利!
8.快速码的文以及本职画手所以请大方地忽略行文上以及遣词造句上的以及文笔上的毛病靴靴!(你)


1.
    刘丧真的是教科书般的迷弟。
    他也很有勇气。但要我来说,他的勇气都是闷油瓶给惯的。
    刘丧偷拍,闷油瓶不理他,这无意中给了刘丧光明正大偷拍的底气。
    我并不认为他各种勾搭闷油瓶无果后就会主动放弃,但他实在太能作了,要再这样下去,他得捧着个单反凑闷油瓶鼻子上拍。
    没错,我特么就是不爽。
    肩上有个冒牌文身很棒棒咯,正主就在眼前不觉得尴尬嘛?他也老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最近安逸起来,脾气也就上来了,多看了他两眼,怼了他几句。这小子还委屈上了。
    我就是喜欢看你委屈的样子。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自从上次合伙给刘丧发了狗粮,并且删了他偷拍的照片后,他就老恨恨地盯我,然而我还是该干啥干啥。几天下来我得出的唯一结论是他眼睛看起来没毛病,可偏缠上闷油瓶,被发了狗粮还想日狗,估计是他脑子不好使。
    我这么想着,在刘丧有事没事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盯我的时候,往往一个从容不迫的回头,然后给他一个深不可测的微笑,盯着他的眼睛,什么话都没有说。
    他在我第一次那么做的时候就生气地瞪大了眼睛,脸都涨红了,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挺傻。
    有点意思。
    我突然就有了一种自己是黑社会而他是傻白甜的学生的既视感,又转念一想,刘丧傻不过黎簇,白不过小哥,甜不过西藏璜,他这个白莲花不及格啊。
    闷油瓶看我老和刘丧深情对视有点吃味了,大半夜把我捅成了筛子,第二天起来感觉肠子漏了,肚子通气,精气外泄。
    也就闷油瓶能叉着那俩手指把我搞得死去活来,然后再换他的凶器继续把我搞得扶摇而上九万里。
    所以我对刘丧更感兴趣了,毕竟是他让我爽了好几天,几天后和他互怼的时候,我的肚子里还堵着他张男神的麒麟种。
    这听起来有点小变态,可是我喜欢。


2.
    我的绰号是刘丧,因为我总喜欢做最坏的设想。
    我最近和我男神哑巴张共事,结果没想到他对象就是十多年前那个闹新月饭店的吴邪。
    说起来也气,他几天前合着张男神把我手机里的照片给删了,甚至还把我屏保换成了他的自拍。要不是我有先见之明开了云储存,否则真得崩溃。
    不过当我在旅馆里冷静下来戳云储存浏览张神仙照片的时候,吴邪的自拍也在里头。我划过去的手指停了停,心里一阵气,愤怒地放大他的脸当他本人就在面前一样,碎碎念了起来。
    对于这个男人,我有太多想要吐槽抱怨,但我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停下了抱怨,盯着吴邪的自拍里的那双眼睛看了很久。
    我这才不情愿地仔细打量起吴邪的五官来。
    吴邪长得是很帅气,我的手机像素挺高,因而我发现他的眼睫毛很长,比张男神的要长。
    眼睫毛长的男人那啥强,我心里给吴邪盖了个欲求不满强迫张男神的章。
    吴邪的气质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和张男神冷淡的性格6到飞起的武力值不同,他像是经历过很多的事情。
    我看着照片里的吴邪,吴邪盯着镜头,像是穿越了时空和我对视,那时的他嘴角挂着欠揍的笑,盯着现在生闷气的我。
    我觉得自己被一张照片看穿了,但心中的气一下子被戳了一个口子一样,思维还停滞了一秒。
    我是拒绝承认我粉上吴邪的。虽然我费尽心思各种涎着脸和张男神搭话无果,但我脑子也不是不好使的。胖子怼了几次后说他心累,张起灵不鸟我,只有吴邪对我不同,因为他的表情除了嫌弃我之外,还有一股浓浓的嘲讽。
    我存了心膈应他,同时耍了点小心机,偷拍吴邪,结果几次被发现对视之后张起灵理我了。
    我是后来才知道吴邪的洞察力数一数二。我就老盯着他,不可避免的,他嘴角带着不可捉摸的笑,从容不迫地和我对上了眼。
    他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就这么和我对视,真人比照片里还要更加帅气有味道,我感觉一下子被吸了进去,难以控制我的眼转向别处。
    吴邪消失了几天,在这几天中,张男神居然主动找我说话。我沉浸在男神主动带来的喜悦之中,忽视了哑巴张说的话。
    “……”
    法克,他说了什么来着?
    几天后,我洋洋得意地看着行动有些微妙的迟缓的吴邪,心说想不到张男神背着你和我搭话了吧哈哈哈,然后大大方方挑衅地盯着他的眼睛。吴邪翘着二郎腿,左手支在桌上撑着头,右手放在小腹上。
    他的表情很自在,像是猫被喂饱了一样,晃了晃腿,眯着眼打量我。
    我背上突然起了一层白毛汗。


3.(ooc预警  低调车预警)
    吴邪最近老是和那个刘丧互动。
    明明最近都不怎么和我讲话了。
    我是不是有什么疏忽的地方让吴邪担心了?
    吴邪是爱我的。
    刘丧是不是对吴邪有什么意图?
    他为什老是盯着吴邪?
    他是不是通过骚扰我模仿我来引起吴邪注意?
    胖子让我离刘丧远一点,刘丧有什么企图?
    吴邪为什么老是和他对视?
    吴邪最近都不看我了。
    刘丧偷拍我照片,被我和吴邪删掉了,那个时候吴邪还留下了他的自拍,是我疏忽了。
    我那个时候认为刘丧是什么势力又出现的幌子,他在试探吴邪。
    而从他的表现看来,我觉得他喜欢吴邪。
    吴邪不能一直和他对视对他感兴趣。
    于是我用很直接的方式告诉吴邪我的怀疑我吃醋了。用背入比较有惩罚的意味。
    吴邪的点被我的手指碾着,我告诉他不要和刘丧互动了,他歪着头看着我,笑了笑没回答。我加重了力气,他眼神立刻就散了。
    “你吃醋啦。”他这时候轻轻看了我一眼,也许用拂这个字来形容他的眼神更好。
    我在心里点点头,手指动了动。吴邪的声音立刻拔高了不少。
    我真正进入他之后,他没什么力气了,但还是在温温地笑。
    我心里觉得很不舒服,感觉血液在心口堵着,所以我用我的东西灌满了吴邪的肚子。
    这次灌得深,清理的时候很麻烦,我伸手指进去的时候里面还很湿润。
    我轻轻转动手指,吴邪有一下没一下地从我的头顶摸到我的尾椎。我下意识找到了那个地方,抬头看吴邪。
    吴邪坐在特地准备的软垫子上,背靠着墙,看到我动作,无奈道:“你真不知道?”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我觉得吴邪也吃味了,但我又觉得吴邪对刘丧本人很感兴趣。
    他说他觉得刘丧这人挺逗。
    所以我又一次灌满了吴邪。
    吴邪躺了几天,期间他还嚷嚷着他怀孕了肚子漏了肠子掉了要我帮忙检查。漏了当然就要堵上。
    吴邪这次发泄得很爽,整个人像吃饱的猫一样。
    在他补觉的时候我出去买粥,遇到刘丧。我想了想对他说了句话,他满脸通红好像没有听清楚。
    吴邪下楼,行动还是有点不便,他挑了这个坐姿坐着,据他说这样坐着能让他感受到肚子很紧像被灌满了一样。
    这可以时刻提醒他自己是有男人的人了。这是吴邪咬着枕头低声告诉我的。
   


4.
    我通过一些手段再一次搞到了刘丧的手机。
    我轻车熟路地打开手机,发现屏保还是我那张很二的有点斗鸡眼的自拍。我心里想这小子不会真喜欢我吧,我也就顺顺闷油瓶的理解让他抱抱我让我自己爽爽而已,如果真是这样就太狗血了。
    我带着一丝罪恶感和蜜汁快感戳开刘丧的相册,发现又被闷油瓶的背影和侧脸占据了。
    可以的,很棒棒。
    在我一边翻一边删除一边又把构图不错的偷拍发给自己之外,我发现几张很有特殊的照片。
    这是上次被我们删除的照片。
    这小子居然备份了!
    我啧啧一声,对一旁的闷油瓶道:“这人之前的照片居然还备份了,有心啊。”
    我意在调侃他,没想到闷油瓶很快接话:“是云储存。”
    他拿过手机,摆弄了几下,居然开始很流畅地删除照片。
    厉害了我瓶。
    接着,他又打开了相册,我刚想说已经被我删的只剩几张表情包了,他不知怎么弄了一下,翻出来一个私密相册。
    他一点进去,脸黑了。
    我一看,哟哟哟,真狗血,全他妈是我的照片。
    有偷拍的,那张自拍被他调了各种滤镜保存了好多次。
    厉害厉害。
    在啧啧称赞刘丧的机智与大胆之外,我敏锐地感受到了一丝违和。
    他娘的闷油瓶用的也太六了吧。
    紧接着我想起有几次为爱情鼓掌我意识不清的时候闷油瓶好像有拿过手机,我那时候有怀疑他拍小黄片,但想着是情趣就没管,到后来就忘了。
    看来闷油瓶是个老司机啊。我看着他删照片,心里突然对闷油瓶的云盘和可能存在的小黄片产生了好奇。
    突然好想看看自己在鼓掌的时候的样子。我看向闷油瓶,道:“你前几天有拍照吗?”
    他明显懂我的意思,一脸正经地摇了摇头。
    信你才怪。
    “不行,你有我的,我也要有你的。今晚用我手机拍。不然我太亏。”我戳了戳他。
     于是回房又是一场精风浪雨。
    吴邪授予张起灵拍片小能手头衔。
    从此我们俩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5.
    黎簇:刘丧你能让张小哥鸟你我就生吞砖头。
    刘丧:……
    吴邪:……
    (刘丧突然和吴邪对视)
    张起灵:不准看。
    苏万:黎簇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黎簇:要大张哥鸟刘丧,我就一板砖呼死他。
    苏万:说话不算话要被弹小鸡鸡。


6.
    苏万:黎簇你别想那么简单啊,换个角度想想!表面上看刘丧对张老板殷勤,但他的真实目的可能不是张老板!他可能想通过模仿张起灵来引起吴邪注意!你看那个纹身!是不是!你想想你当初痴迷张男神的时候被吴邪怼地多惨!而刘丧现在居然和吴老板和谐有爱地互动!这从一个侧面来讲,吴老板可能对这个刘丧有好感!balabalabala……(请各位自行补充苏万的神奇推理)

评论
热度(145)
  1. 琉璃子鸢吴邪我男神 转载了此文字
  2. 吴邪我男神启根拒绝黄赌毒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