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犹记少年时

九久归依:

犹记少年时
cp:瓶邪【量不多】
字数:3500
全文私设。
小甜饼一枚?
OOC属于我,大张哥属于三叔,吴邪是我的。
*
吴邪接到短信的时候正躺在福建雨村里庭院里晒太阳。
本来他是蹲在田梗上看胖子干活的。戴了顶宽边的草帽,吞云吐雾的抽烟。偷来的烟。他已经被张起灵逼着戒烟,可实在瘾上来了,百爪挠心的难受,向王胖子性命相逼才讨了根。
大概是看他的样子太享受,王胖子光着膀子就上来用擦汗的毛巾抽他,“胖爷累得半死半活在这里种地,你他奶奶的倒是开心。“”去去去,滚一边玩蛋去儿,别在这碍手碍脚。这苗都娇贵得很,被你一玷污,长成罂粟不可。”
吴邪一边嚷嚷“这不是看您老身有神膘,帮你找点事做吗。”一边灵敏躲过王胖子的肘击,蹦上田间小路,踩着一地泥泞,哼着歌抽着烟走了。闲适又欠扁。
他现在到了这里,地位直线上升,饭菜是王胖子烧,资金流通靠解土豪包养,张起灵种地喂鸡毫不含糊不时被他出卖美色色诱邻家小妹妹的棒棒糖,偶尔还能听听黑瞎子从几千公里以外大山深处传来的rap。自己好像闺阁里的千金小姐,重物不让提家务不叫做,天天荡东荡西闲的长蘑菇。
于是在他躺在躺椅上晒着太阳昏昏欲睡,翻阅苏万遗留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吐槽这小伙子的字迹龙飞凤舞智商有些难言时,他的手机在信号苟延残喘的情况下,收到了一条短信。
群发的。高中一个寝室的同学。请求聚餐。
其实这项传统每年都有,可吴邪这十几年过得的是什么日子?风里来雨里去搞得青丝变光头,哪里有时间去。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吴邪抬头看了眼小山村清爽的蓝天,突然有些想念恍如隔世的青葱岁月和那群说荤话打游戏嬉笑打诨的同学了。那段当时看上去黑暗压抑到不行的日子,行云流水般过去,现在看来也不过就那样。
他万年诈尸般,回了个“我也来。”扔下突然炸开了的微信群也不管,笑了笑,继续看起五三来。
苏万那小子写的好像也没有那么差劲,阳光透过树叶在书上撒下斑驳的光与影,一笔一划都是青春的痕迹。
*
那天的饭菜有清蒸鲈鱼。张起灵在河边坐了一个下午拎上来三条肥不溜啾的大鱼,被他用斩粽子的精湛刀法干脆利落放血掏肚。一条上了餐桌,两条被腌了挂在窗上,死不瞑目。张起灵原本一身出尘的仙气在出了门后被吴邪直接拉下凡间,拖地杀鱼杀鸡,生活能力九级残障除了语言功能依旧失调其余至少保证可以自由活动。
吴邪一边戳着鱼肚子上的肉一边和他们说了这件事。王胖子“恩”了一声,咽下嘴里的肉,“我最近也要出去一趟,不是快过年了吗。”吴邪也没问他去哪,和胖子相处十几年,狡兔三窟一窟都没见着,身世什么的都是迷,可就是信任。
吃完饭胖子去遛弯,吴邪继续坐着看书,一个抬头望见张起灵,心里咯噔一下。他这一去杭州免不了回趟家被他爸妈留下来过年,胖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张起灵大概就得一个人过年了。于心不忍,吴邪走过去摆正他望着天花板弯曲的脖子,盯着他的眼睛。张起灵的眼睛黑色的地方似乎比别人的要多一些,本来这样一双眼睛七情六欲盛在里面最该眼波含情,但相反的却让平时沉默寡言的他看上去多了几分不近人情的气息。很冷,让人想到了长白山的积雪,巍峨高山肃穆庄严,呼出的寒风刺骨。
吴邪一下下摸着他后脖子上有些扎手的发根,“小哥,你跟我一起去回杭州吧?”
张起灵愣了一下,后脖子处被他用带着茄和茧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着,他想说“不用了”可话到嘴边却什么都没能说出口。张起灵只是盯着眼前的人,昏黄的灯光撒在他眉眼处,于眼角汇聚成一条缀满了星子的长河。万物静默如初。
吴邪在他愣神的时候笑了笑,挥了挥他给王盟发的短信,让他订两张机票,以及电子扣款单。他说“张起灵,你要是不陪我回去只能和窗户上两条死鱼作伴了。”
“......”张起灵使了个巧劲把吴邪捋了回来,把回答融进一个浅尝即止的吻里面。他喜欢他这种不动声色的温柔,十几年来从来没有变过。
吴邪自从接到聚会短信后似乎变得鲜活起来,当然不是说他以前怎样。这十年的经历促使他的改变无法挽回,张起灵很明白这一点,但是吴邪以前的眼里总是没有温度的,即使笑意盎然,但总是达不到眼底。他像是制造了一个壳,把整个自己都缩在里面,偶尔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张起灵出来后就不断的想把他带出来,让他从自己失约的十年里的所有黑暗阴霾中走出来,他成功了不少,但现在似乎不用担心了。
他们靠的很近,睡在同一张床上。张起灵为他掖好被角,安静的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声。
*
福建离杭州不远,但延误堵车乱七八糟事情一搞大半天都过去了,还好是晚上的活动。他们去店里了一趟,看着惨不忍睹的账本,警告王盟再这样沉迷王者荣耀阴阳师就别想要工资,却在临走前塞了个不算薄的红包给他。
张起灵依旧是一身蓝色连帽衫,这几年他颜值一直在线,即使是小山村里都逃不过小到牙牙学语的小孩大到八十岁的老人的特殊照顾。又是时下最流行的霸道总裁款,走路带风。吴邪这次好好折腾了下,头发长了不少,毛寸也算的上了,破天荒穿了白衬衫牛仔裤,没有张起灵那么惊艳但是耐看,有一股介于成熟和青春的模糊感。两个人并排走在路上,手不时的碰上。
订的是楼外流的包厢,去的时候来的人差不多了。十几年前只需要一桌的好友,拖家带口,凑到两桌。一桌归他们,一桌家属席。
吴邪进去的时候,全程突然一下子安静下来了,随即炸开了锅。
“你他娘的还记得我们啊!”
“等下罚酒!干嘛去了这几年啊!还是不是兄弟了啊!”
“好久不见!你这死瘪三嘞①!”
“坐坐坐,随便坐吧。”
勾肩搭背排除万难的坐下。吴邪不知道期间说了多少个“对不起”遭到了多少看似凶狠实则轻柔的谩骂殴打,笑的实在太开心。
昔日好友都已经成家立业儿女成双,张起灵一个人去和另一桌他们的家属坐在一起也不是很舒服,干脆就坐在吴邪旁边了。
十几年没见,什么都好像变了什么又好像都没变。
张起灵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吴邪,端着酒杯一口闷,粗话脏话随意飚,笑的肆无忌惮前俯后仰,像是十几年前那个年轻的少年郎走过时间逆流而上走到他的面前,拍拍他的肩膀 说“看好了,我的过去。”
张起灵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吴邪,逃学旷课被处分还笑眯眯的,像是什么都不放在心上,泡到学校最美的校花,失恋后抽第一根香烟。这些回忆一步步踏在他的心上,残忍而又温暖。


“老吴牛x啊,当时旷课打游戏,熬夜看小说,最后还考了个年纪前十几。”
“同桌?哦对!我和老吴是同桌过一段时间,天天看见他桌肚里的情书。”
“怎么他妈的没有。这个人高中就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小白脸。还次奥泡到了校花!”
“滚蛋吧,是谁当初失恋后魂不守舍的啊!”
“翻墙逃课,和外校人打架!都是你带的头!”
“当时也是个壕。毕业旅行我们花光所有钱,结果这人他妈的从鞋底扯出几张红票子替我们买车票。”
“果然,现在也是个奸商吧!”
“当时也不过十几岁,现在都快四十了。孩子都要上高中了。”
“真快啊。”


是呀,真快啊。白马过隙,光影似箭。这段快活而又嚣张的年纪要不是你们替我记着,我都要忘了。吴邪捏了把张起灵的手,站起来半杯子红酒一口闷
“敬大家。”
敬这些逝去的青春时光。
敬这段美好的年少轻狂。
敬这些骄傲的少年郎。
①骂人的...上海话,不知道江浙这一带是不是也这么说。
*
晚宴后喝的有点多,走在西湖边上吹风 吴邪满脸通红,走路有些不稳,张起灵扶着他,看着晚上灿如昼的灯光倒映在西子湖上。
刚刚他呆在那里,没怎么说活,但是也不觉得尴尬。没有人问起吴邪十年没有联系的原因,没有问起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们一定看到了他脖子上那道有些刺眼的伤疤,一定发现了他受损的声带和闻不出味道的鼻腔,可他们不说。只是聊着柴米油盐酱醋茶,菜价房价孩子的未来,掺杂着过去的回忆。吴邪只是那个与他们共处三年的同学,只是老友,只是兄弟。
张起灵脱下了他的外套套在吴邪身上,怕他吹了风着凉,吴邪的嗓子刚才话说多了酒喝多了现在有点沙哑,说不出话来。
张起灵很开心,自己也觉得有点奇怪。但他就死没来由的开心,因为这一场充满了人情味的世俗的聚会。
两人慢慢的走回了吴山居,出人意料的灯还亮着,暖暖的,一团小火焰。门口站着个人,远远见他们来了就嚷起来
“小哥,天真!快点啊!回家了!”
王胖子挥着手,门后探出解雨臣黑瞎子王盟的脸。
张起灵看着门上新黏上去的福字和对联,有些歪。红色的字符带着温度,暖意融融。
“吴邪,回家了。”
*
多年后,我提着好酒,愿你还是老友。


——end——
每年一聚餐是真事!我每年都和我爸去吃们的聚会宴,不过他们可厉害啦,小学同学,三十几年的交情。真的非常棒的友谊。没能写出这种味道真的是QAQ
私设的雨村。 我邪就是要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邪吹!不管!
最近沉迷于SKAM第三季,完全写不出东西来。_超级好看你们快去看呀!isak是天使!!
希望能给你一点温暖。

评论
热度(35)
  1. 吴邪我男神一程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