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光》(《初见》后续,瓶邪原著风)

清澄:

想一想还是补个后续吧,其实这个后续是我本来构思的开头,后来嫌太罗嗦毙掉了……


接三叔微信段子《一个之前被忽略的问题》。




1.




对于三叔的老房子讨论未果,胖子还一个劲儿的絮絮叨叨他的夜店提议。


和胖子认识了十几年了,他说的十句话靠谱的不超过五句,那五句话里面还得有三句是研究早中午餐吃什么。我沉默着听他畅想未来,并不打算打断他,反正打断也未必有用,任他发散发散思维用用脑子,也省的哪天脂肪都灌进脑壳里最后老年痴呆。


“天真,不是我说。就咱小哥那脸,那腰身,那肌肉,往台上一杵,也不用他怎么跳,就是靠着钢管那么一站,小姑娘老大妈就得呼啦呼啦的往这边跑,鲜花举横幅,没两天瓶仔就得有粉丝团。嗯,就叫瓶盖。除了中间这家夜总会,周围你还可以开小吃街、咖啡馆,购物街、美容院、还得有个儿童托管所帮着看孩子。女人钱最好挣,有了小哥摇钱树不倒,你就坐那数钱就行。”


胖子红光满面,两眼冒金光,好像已经看到了大把钞票漫天飞。


我抬头看了看他后面,想想打断别人的白日美梦还是挺残忍的,所以就没提醒他闷油瓶已经在他身后站了半天了这个事实。


不过其实提醒不提醒的也没什么差别,多年的并肩作战,胖子熟悉我每一个肢体语言,只见他脸色一变,一下子就转过了身去。


“小,小哥!啥时候来的?”


闷油瓶是不可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于是我特别热心的对胖子说道:“你夸他脸蛋身材肌肉的时候。”


胖子瞪我一眼,使出尿遁大招,以一个胖子绝不应该出现的违反物理定律的速度,一溜烟逃离现场。


闷油瓶递给我一瓶矿泉水,还特贴心的把瓶盖也拧开了。


我看着他手里的瓶盖,想起刚才胖子说的粉丝团,忍不住咧了咧嘴,指了指周围这一圈状似鬼楼的破旧村屋,道:


“二叔让我把这里处理处理。这下面有什么小哥你知道吧?”


闷油瓶点点头,淡淡道:“我去处理。”


我愣了愣,想起瞬间清空一个斗,做得让人完全看不出这是个古墓遗址,这事除了胖子钟爱的C4,也就是张家最专业,交给他确实合适,于是点了点头。


闷油瓶听了便拿出手机,奇长的两指灵活的在屏幕上滑动了好一会儿,又将手机收了起来。


张家族长现在都开始用微信发号施令了,再发展发展估计下次张家收账的时候可以直接扫二维码了,扫一下,哔,该有的都有了,多余的话一个字不需要说,多符合高冷族长的人设要求。


脑补了一个面瘫坐在那个举着手机,下面一排面瘫过来轮着扫码,无比沉默的收账画面,我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闷油瓶淡淡的看着我。


为了不让他以为我真的像黎簇说的那样是个蛇精病,我决定立刻转换话题,指了指身后已经有些破败的二层小楼。


“小哥,你还记得这里吗?”


闷油瓶安静的看着我,不说话。


对于他的记忆力我是不抱希望的,于是直接说道:“十四年前,就在这。”


我比划了一下。


“我的小金杯停在这,我一路闯了好几个红灯,就为了三叔说的龙脊背,结果到了之后,就看到了你。”


我跑到小楼门口,站在那,道:“你就在这,背着本来属于我的龙脊背,目不斜视的一路走过去了。”


闷油瓶依然安静的看着我,不发一言。


我翻了个白眼:“成吧,我就知道你肯定不记得。那是咱俩第一次见面,多有纪念意义。你他娘的这是要跪钉板的知道吗?算了,你夫君心疼媳妇,不和你一般见识。”


我过去从来对诸如“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能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之类的牙酸言论嗤之以鼻,现在想想,也真不知道如果真的有前世,我俩那眸是怎么回的,这辈子竟然换来个如此的擦肩。


说不定我俩上辈子都是虫子,有复眼的那种,一个回眸几千眼。擦肩之后非但没有从此陌路,而是彻底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轨迹,连性向都他妈改了。


“不是第一次。”


闷油瓶淡淡道,他走过来拉住我的手:“一会儿要回家吃饭。”


我想起出门前我妈是说过要我们两个中午回去吃饭的话,于是任他牵着就往停车的位置走去。


说实在两个一米八大男人手拉手走确实挺扎眼,不过这里反正也人迹罕至。就算有人我也是不怵的,老子折腾了十几年才把这人领回家,在一起的每一秒都恨不得掰成几份来用,想要补足彼此十年的孤寂与想念,出门在外若是小手都不能拉两下,岂不白白耽误了谈恋爱的时间?


我对闷油瓶的话很在意。


他说那不是我们的初遇。那么初遇是在哪里?难道真像胖子说的,他其实来喝过我的满月酒,弄不好还围观过我被换尿布?这他妈就有点坑爹了。


不懂就问。


于是闷油瓶开了一路的车,我问了一路的话——一个字也没问出来。


在保守秘密这个方面,闷油瓶若是地球第二,那外星人也不敢来认第一。但凡他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我是一个标点符号都问不出来。哪怕我俩现在已经混到现在这个程度了,对对方身上的伤疤知道的比自己身上的还清楚。当然我也不像过去那样那么多问题,有些事不知道远比知道要好得多,秘密之所以是秘密,那就因为它们不该被过多的人知道。


然而对于初遇的问题,我觉得我必须享有知情权。


所以直到进门的时候我还在努力的猜测,这副追着闷油瓶屁股后面要个答案的架势,简直像是回到了十几年前。然而这份难得找回的青春状态被我妈无情的一拳打跑了。


我妈正在整理储藏室,见我俩回来,毫不客气的就拉着我们去帮忙:“这两箱子整理出来,我去给你们做龙井虾仁。”


说着,她把围裙往我腰上一系,报纸做的帽子往闷油瓶头上一套,一扭头大步走去了厨房。


这两厢都是我过去的相册,我认命的开始按照年代一本一本的收纳到一起,一转脸,却看到闷油瓶盯着一本打开的相册一动不动。


“小哥?”


我凑过去一看,发现他看的是一张彩色照片,上面的人不是我,而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手里拿着个鸣人造型的氢气球,面无表情的站在那,背景是游乐场五彩斑斓的摩天轮。


照片夹在一本相册当中,夹在一起的还有一张金黄色的琉璃纸。


我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才道:“这小鬼啊,我大学刚毕业那年在店门口捡到的,说来也是段奇遇,他……”


我看着那照片的小孩子的脸,面容白皙,眼眸漆黑,面容清俊,颇为面熟。


我看了看闷油瓶……


尘封已久的记忆汹涌而来,一个相当可怕的脑洞一下子冒了出来,老子差点跳了起来:“卧槽,小哥,这该不会是被你遗忘了的私生子吧?”


闷油瓶抬眼看了看我,眼神难得的带了点无奈。


他伸出两根长长的指头轻轻的摸索着那张金黄的琉璃纸,淡淡道:“你还留着。”


“是啊,当然,那小鬼挺宝贝这个的,那么宝贝都舍得送我,哪能不好好收藏,再说……”


我猛地一震,突然反应了过来,张大嘴巴,无比震惊的瞪着闷油瓶。


我猜我这模样肯定傻透了,但是那时候真的顾不过来。


这他妈太劲爆了!


半天,我才勉强平静道:“卧槽,真的假的?”


闷油瓶看着我,漆黑的眸盛着一丝极淡的笑意:“我第一次见你,是在你的店门口。”


尼玛!


我看着他的脸,想了想,拍了拍他的肩头:


“乖,叫声哥听听,哥哥带你吃肯德基。”




2.




张起灵背着黑金古刀从吴三省家大门走出,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面包车前的青年。


青年微张着嘴巴,笑容还没来得及收起,僵在了脸上,有点愣怔的盯着自己发呆,眼睛里有着显而易见的郁卒和失望。他看看吴三省,又看了看张起灵,撇撇嘴,声音很低的骂了一句。


他以为别人听不见,然而张起灵会唇语。


张起灵目不斜视的与他擦肩而过,飞快的隐入黑暗阴暗的拐角之中,才转身细细打量那个青年。


衬衣,牛仔裤,面容清秀,眼神清亮,笑容干净又和煦。


是他。他是吴邪。


他如光。


明亮温暖,与他几乎是对立的反义词。


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张起灵垂下眼睑,转身离去。




—————这次是真的FIN了—————



评论
热度(145)
  1. 吴邪我男神清澄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