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初见》(小瓶大邪,原著背景,儿童节贺)

清澄:

这大概是老张(划掉),小张的初恋故事(划掉),一个大邪偶遇穿越而来的小瓶给他过了个儿童节的故事。


依然走治愈系。


一个胡诌的初遇,比三叔楼下那次擦肩还要早。


小哥年龄小,虽然闷但是还没到闷王的地步,毕竟还没经过进化……何况,对于小小哥来说,这个地方到处都是新世界的大门……


嗯,我就是要在粽子节发儿童节贺篇。


————————————


1.




吴邪坐在长椅上对着碧波悠悠的西湖一筹莫展。


他捡了一个儿子……啊不,一个孩子。


十二三岁的样子,瘦瘦小小白白净净,倒是生了副好皮相,尤其是那双眼睛黑漆漆的,特别的深邃好看。


这孩子的父母不知道做什么的,似乎很不负责任的样子,当然很大可能是这孩子根本没有父母。好好的一个孩子,头发却好像很久没打理过一般,略长的刘海几乎完全遮住了眼睛,一身衣服竟然像是民国时期的长袍,破破烂烂脏兮兮的都是泥,隐约还有血液甜腥的气息,浑身的行李就一个同样破破烂烂的包裹——那小子还看得特别紧,碰都不准别人碰一下。


哦对了,这小子现在就坐在他旁边,他看西湖,孩子看天。


这事说复杂吧其实也很简单。


吴邪马上要大学毕业了,三叔把祖上一家小小的古董店给了他,就在西湖边,西泠印社隔壁。吴邪兴奋得不行,第二天就跑来想看看自己的店,结果就在店门口捡到了这小子。


按理说,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很清楚自己的父母家庭住址等等的信息了,然而无论吴邪怎么问,这小子就是一句话也不说,甚至看都不看他一眼,只倚着他的店门坐着,一直看着天,眼神淡的几乎不像个小孩子。


啧,简直是个闷油瓶。


吴邪就算很少接触小孩也知道这样绝对是不正常的。


这小子怎么回事。自闭症?哑巴?智力有问题?还是……三者兼有?因为这些疾病所以被遗弃了?


可这小子眼神清明,虽然很闷但是看面相并不像是傻子的样子。吴邪想了想自己有个学长毕业了就在附近的派出所当片警,于是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学长此时正在忙,隔着话筒吴邪都能听到那边正吵吵嚷嚷似乎正在什么事故现场,听吴邪大概说了下经过,学长道:


“吴邪,要不这么着,你先让那孩子在你那待段时间,我帮你留意下有没有报警找孩子的,不行咱送福利院。你现在送去我那也顾不上这个,最近旅游旺季忙的要死,局里没有人手照顾小孩,很可能给送收容所去。你要是不方便,我待会儿叫个车接着直接送收容所先放着?”


去你大爷的收容所!


吴邪愤愤然的挂了电话,看了看身边一脸事不关己只是看天的小孩,决定尝试最后一次。


“小朋友,你家住哪?”


……


“你父母的电话号码你记得吗?”


……


“那么名字呢?你父母的名字?好吧,那你自己的名字总该记得吧?”


……


“你在哪上学?”


……


别说回应了,那小子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难道真是聋哑人?


吴邪看了他一眼,想了想,从包里取出笔记本和笔,刷刷刷的写了一行字,递给了小孩。


那小孩总算有了点反应,看了看本子上的字,又看了看吴邪,然后眼神还是转向了一边。


该不会连字都不认得吧?


吴邪狐疑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那小子正盯着隔壁长椅上的一对情侣——准确的说,盯得是那对情侣正吃着的炸鸡。


吴邪突然福至心灵,问道:“你饿了?要不哥先请你吃饭?”


小孩终于正眼看了看吴邪,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沉默了老大一会儿,才站起了身来,轻声道了一声:“好。”


他娘的,不聋也不哑,智力也没问题,而且并不自闭!


吴邪哭笑不得,不过他也不会跟个小屁孩一边计较什么,于是带着那孩子走向了附近的肯德基。


今天是周六,又刚刚好是饭点,肯德基里人满为患。


吴邪到处看了一圈一个位置也没找到,想了想这小子还饿着肚子不宜久等,便打算打包带走去外面吃。怕小孩再走丢,吴邪直接带着他排队。一个大男孩一个小男孩,两个人的回头率不是一般的高,倒不是因为两个人皮相都不错的原因,而是……小孩的衣服。


吴邪相信,这小家伙往街边一坐,没一会儿就能收到一堆钢镚。一个衣着整洁干净的一米八小鲜肉带着个穿着怪异宛若乞儿的小孩,这种组合很难不引人注意。


阿西吧,但愿不会被当成人贩子。


买好东西,吴邪拉着小孩几乎是逃出了餐厅,路过一家超市的时候,他冲了进去,光速随便捞了两件童装一双运动鞋就付了帐。


然后,一大一小两个人去了吴邪那间尚未开张的古董店。


吴邪忙着整理乱糟糟的桌子,小孩默默地看了一圈。


难得见到小孩子会古董感兴趣,吴邪禁不住乐了:“你在看什么?”


“赝品。”


小孩淡淡道。


擦!


吴邪嘴角抽搐了下。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小孩又补充了两个字:“全部。”


加起来的意思就是,全部是赝品。


尼玛,会不会说话?


虽然这里确实没有真货……但是被一个小孩子直接说出来还是挺没面子的。


不过吴邪可不信这小孩真的会鉴别古董,心想八成也就是随便说说,虽然说的很欠打。


店里没有水,吴邪让小孩先吃,自己拿了钱包去买矿泉水。


那孩子人看着不大,瘦瘦的,没想到饭量特别惊人,吴邪不过是去隔壁店买了几瓶水的时间,买回来的快餐竟然已经被解决的七七八八了。


正是饭点,吴邪肚子也饿,所以买的并不少,一个全家桶,四个汉堡,还有薯条以及零零碎碎的小吃食,按道理一个大人带一个孩子这些食物怎么说也足够了,然而吴邪只看到了一桌子的各种包装纸,以及唯一剩下的一瓶可乐。


吴邪抽了抽嘴角,很想问问小子你需不需要健胃消食片,结果说出口的却是,


“还吃吗?”


小孩神情无比淡然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这孩子多久没吃顿饱饭了……吴邪叹了口气,把自己刚买的新衣服拿出来递给他道:


“换了衣服我们再出门。”


小孩安静的接过,看了看手里的衣服沉默了一会儿,还是乖顺的脱掉了自己的长衫。


长衫一落地,吴邪就震惊了。


小小年纪,比普通小孩还要瘦弱的多的小身板,竟然他娘的有肌肉!而且看上去肌肉密度特别高。


不过这还不是让吴邪震惊的原因,他震惊的是小孩左臂上三道露出粉嫩血肉的伤口。


他一把拉住了小孩的手,仔细看了看。


切口很平整,显然是用锋利的刀刃割伤,伤口不深不浅,已经没有流血了,但是在这细细的小胳膊上,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这是怎么回事?谁干的?”


吴邪问道。他觉得胸口发闷,一股怒意翻涌而来压不下去——但凡是个有点良心的正常人,看到有人如此伤害这么小的孩子,恐怕都会出离愤怒。


小孩默默的看了他一眼,把手抽出去,淡定的穿上吴邪给他的衣服,什么都没说。


“别怕,我在这呢,”吴邪犹自愤怒不已:“跟我说说,哪个王八蛋干的,我们可以报警。”


他说着,在古董店里团团转,可就是找不到可以包扎消毒的东西,想了想,拉住小孩的手:“我先带你去医院。”


“不用。”


小孩抽回手去,淡淡道。


吴邪愣了愣。


他刚才抓的挺紧,一般小孩子想要挣脱肯定得费点力气,可这小子半秒不费,他都没看清楚他到底怎么做到的,竟然就被这小子挣开了,而且力道掌握的刚刚好,一点都没伤到抓着他的人。


这小子年纪看着虽然不大,可不知为何总给人一种幼小的皮囊里装了一个无比成熟的灵魂的感觉,如此淡然的语气说出的话竟然带着股不容反驳的强大气场,年长十岁的吴邪生生被他压了几头。


大概是吴邪的表情有点难看,小孩难得的主动说了一句话:“我自己弄的,很快会好。”


啥???




2.




吴邪最终还是带了小孩出门继续吃饭,只是在路过药店的时候进去买了些绷带和碘伏帮他消毒包扎,顺便……还买了健胃消食片。在他心目中,对这小子的印象又被重新刷新了,变成了一个有心理问题的问题儿童。


不是问题儿童怎么会自残割伤自己?而且显然不是第一次了。吴邪眼尖,看到小孩的胳膊上,整整齐齐的不少淡色的伤疤,虽然已经痊愈的几乎看不出来了,但是明显也是利器割伤的结果。


缄默,早熟,自残,有心理问题的流浪儿童。


吴邪心里很不是滋味,想想自己在这小闷油瓶这么大的时候,还好好的享受家人的疼爱,有很多的朋友,吃喝不愁生活优渥,要多幸福有多幸福,当然现在他也是这样。而这个孩子……


吴邪没带他再去吃肯德基,小孩之前已经吃了太多的油炸食品,吴邪担心他的肠胃接受不了,既然没吃饱,那就去喝点粥好了,于是,带了小孩去了一家粥铺,叫了粥和几样清淡小菜,与小孩一起吃饭。所幸这小孩也不挑食,给什么吃什么,好养活的很。


吃饱结账,服务生看了看账单,冲吴邪热情的笑了笑:“我们店正举行三周年活动,您可以抽奖一次,一等奖是长白山双人游,您要不要试一试?”


长白山,忒冷,一点也不想去。


不过有奖可抽总比没有的强,吴邪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没看到服务生在提到长白山的时候,小孩眼神一瞬间的变化。


结果自然不可能抽到头奖,不过结果也不算差,吴邪看着手里两张游乐场的通票哭笑不得。


单身狗给两张游乐场票,干得漂亮。


要不就送给室友吧,吴邪想,那小子保研以后正苦追学妹,正好送他个约会的机会,正要把票收起来,余光却看到小孩两眼直直的盯着他手里的两张票看。


“你想去?”


吴邪问。


小孩看着他,小声道:“长白山……”


“得了吧,”吴邪哈哈一笑,拎起包带着小孩往外走:“有礼品就不错了,你哥可没抽头奖的手气。得了,反正今儿我也没事,要么带你去逛逛吧。”


没想到这小家伙会对游乐场感兴趣,难得发现他符合年龄特质小孩子气的一面,实在难能可贵。况且吴邪对这小孩着实存了几分恻隐之心,二话不说,出门打了个的,一大一小直奔游乐场而去。


游乐场同样人满为患。


吴邪看着到处挂着的气球和横幅,总算知道了原因。


六月一日,妈蛋,儿童节。


看着每一个娱乐设施前长长的队伍,吴邪就有点想打退堂鼓,可话都撂出去了,票也用了,不玩不光是对小孩子失信的问题,而且还很浪费。


看了一圈,也没找到人少的项目,吴邪挫败的低头问小孩:“你想玩哪个?”


小孩自从进了游乐场就一直异常沉默,但是吴邪却莫名能感觉到他隐藏在淡漠外表下的那点不知如何应对不知身处何地的懵逼。于是他小心地问道:“你过去没来过这种地方?”


小孩淡淡的看了看他,迟疑了下,摇了摇头。


吴邪的心莫名的一软,笑了笑,道:“那成吧,我给你当导游带你好好玩玩,就当给你过节了。”


他拉着小孩跑到赠送气球的米老鼠跟前,挑了个鸣人图案的氢气球,递给小孩。


“儿童节礼物,节日快乐。”


这小子比佐助还冷还闷,希望以后他的也能遇到个鸣人一般强大的二货,照亮他整个人生,当然,希望他们的命运不要如此曲折才好。 


小孩看着手里的气球,又看了看自己不离身的脏兮兮的包裹,看上去想把球装进去。但是这显然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于是他只好像其他小孩子一样用手拿着,牢牢的跟在吴邪身边。


说是吴邪陪小孩玩,结果事实是小孩像个尽职的家长一般,亦步亦趋的跟着吴邪,盯着他玩。


原因无他,因为这小子哪个项目都不肯参加,他一个小孩子力气不知为何那么大,吴邪拉都拉不动。结果最后就是小孩安静的等着吴邪几乎把所有的娱乐项目完了一圈。


到底谁是儿童……


吴邪哭笑不得。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两个人……准确的说只有吴邪一个人,只剩下过山车还没有玩了。


吴邪拉着小孩排队,特别严肃的说:“这个必须你上去玩,我在这里等你,你看别人看咱俩的眼神都不对了,肯定觉得我是个欺负小孩的大人。”


小孩淡淡的看着他。


吴邪挑起抹笑:“你不会害怕吧?没关系,害怕的话哥哥可以抱着你。”


小孩淡淡的扫他一眼,把气球递给吴邪,然后转身利落了上了车。 


过山车在空中疾驰。


吴邪心里这时倒是有点后悔了,万一小孩害怕怎么办,他用激将法逼孩子上去才是明摆着欺负小孩吧……万一把小孩吓坏……


他正满脑子跑火车,却没想到下一秒被吓坏的是自己。


吴邪听到周围人的惊呼喊叫,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见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天而降,稳稳的落到他身边,接着身手极利落的腾空而起,漂亮的一脚飞踢,将他身后的一个年轻人踹翻在地。


小孩眼神冷冷的盯着滚在地上哀嚎不已的人,伸手飞快的从他手里拿过一个黑色的钱包。


吴邪一愣,卧槽,那不是他的钱包吗?身为(盗墓)贼世家出身的小太爷竟然被扒手偷了,这要被三叔知道了不一定怎么嘲笑他呢。


当然小偷并不是重点,钱包现在也不重要了,此刻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吴邪拉起小孩的手,撒腿就跑。


他不知道这熊孩子是怎么做到从还在疾驰中的过山车上,掰掉安全带,毫发无伤凌空跃下的;更不知道他在过山车上是怎么看到自己遭了贼的。


他只知道这些行为都极为不正常,或许他捡到的不是人类小孩而是个ET?甚至是个妖怪神仙?不管是什么,小闷油瓶的这些行为必然会对他们两个人带来极大的麻烦。


因为看见的人很多,不止吴邪一个。


一开始是吴邪带着小孩跑,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小孩拉着吴邪跑。


小孩力气极大,跑得极快,吴邪几乎跟不上,半跑半被拖着往前跑,几乎要喘不上气,不知跑了多久,前面便是游乐场的院墙,小孩毫不费力的把吴邪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抓起抬上墙然后自己跳了上去,接着拉着吴邪又往下一跃,两个人成功逃离。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吴邪倚在墙边气喘吁吁,半天,才断断续续道:“你,你他娘的……你,到底怎么回事?”


“吴邪。”


小孩淡淡开了口,这是他第一次喊他的名字,吴邪愣了愣,心想自己好像并没有告诉小孩自己叫什么吧。然而他还没来的表示什么,就听到小孩继续说道。


“我要回去了。”


吴邪懵。


“回哪?你记起你家地址了?在哪?我叫个车送你回去。”


“不用。”小孩淡淡道,他低头打开自己的包裹,从里面摸出一颗流光溢彩的什么东西递给吴邪,迟疑了一下,似乎很不习惯做这种事,但是他还是开口说道。


“儿童节快乐。”


吴邪愣愣的接过,才发现竟然是一颗糖。


很古老很古老的样式,吴邪只在爷爷的旧照片里见过,琉璃纸包着,路灯照耀下反射着七彩流光。


“你……”


吴邪话还没说出口,只见小孩还没来记得系好的包裹里透出一点金色的光亮,光亮越来越大,顷刻间裹住了小孩的周身。


吴邪目瞪口呆。


金色的光芒中,小孩淡淡的笑了笑,嘴唇动了动,下一秒,整个人就像他凭空出现的那样,在吴邪眼皮子底下,凭空消失了。


吴邪看懂了。


小孩最后说的是——再见。


吴邪愣愣的看着手中的糖,许久未动。




3.




张起灵睁开了眼睛的瞬间,蹙了蹙眉。


他绝少睡得如此深沉,更不会做梦,而刚才那个梦……真的只是个梦吗?他努力回想了一下,大脑中破碎的记忆画面太多,根本对不上号。


失忆太多次,他甚至都不记得自己应该记得什么,分不清脑中的记忆碎片,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虚幻的。


可唯有梦中那个青年干净的笑,如此真实,如此温暖。


这不该是一个张起灵会有的心思。


张起灵收起思绪,看了看时间。


下午两点,该出发了。


今日一位故人约他看刀,张家的黑金古刀,本来就是他的东西。


张起灵起身出门。


----------FIN----------


就当是终极恶作剧,送小小哥时间旅行了一次好了XD


粽子节快乐,儿童节快乐~

评论
热度(230)
  1. 吴邪我男神清澄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