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雨村瓶邪】伺候 by 坨坨

一坨坨坨:


小满哥西藏獚胖哥的故事
接三叔的梗
———————————————————
小满哥在辈分上来说,可以算是我的叔叔辈。自打来了雨村,小满哥的生活习性越发地往中华田园犬方向发展了。每天三顿管饱,早上和闷油瓶晨练,傍晚陪着闷油瓶遛鸡。这么几年下来,小满哥往时精壮的腰身也渐渐有了些胖子的影子。
说起来现在小满哥和闷油瓶在一块儿的时间竟比我还多了。

狗对味道很敏感,所以因为我身上带着爷爷的味道,小满哥在我们仨中还是最喜欢我的。每次他靠着闷油瓶的腿晒太阳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证明一下自己在小满哥心中的存在感,即拍拍手召唤小满哥式的熊抱。
“天真你说你这闲出屁了不是,总搅和人好事。”
胖子每每看到这一幕,都会忍不住挤兑我几句。

我和胖子讨论过为啥小满哥比较喜欢闷油瓶。
“那还能为啥,狗随主子呗。”
我猜是因为闷油瓶的蚊烟香体质,因为现在几乎很少见小满哥用后爪挠痒痒。

下午我和胖子坐在院子里嗑花生米,从收咸菜聊到了小满哥的终身大事。
我寻思着胖子的话,觉得也该给小满哥找个媳妇儿了。要是连这点都随了我,到时候下去见了爷爷,他还不弄死我。
想起开春的时候小满哥和隔壁大妈的泰迪来往的挺有那么回事儿,改天找隔壁大妈好好聊聊。

今天轮到胖子刷碗,我靠在椅子上仰头消食,闷油瓶则一如既往地在看新闻联播。那眼神那姿势,和我爸一模一样。

之前我问他为啥爱看新闻联播,他想了想,道,“每到这个时段,只有新闻联播。”
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小满哥呼哧呼哧地跑进屋,在我脚边转了一圈,随后往沙发上一蹦找闷油瓶去了。
算算今天该到给小满哥洗澡的日子了。闷油瓶拍拍小满哥的脑袋,示意他先去院子里等着。
“天真你看,人小哥自打跟了你,除了伺候你还得伺候狗。”

胖子也从狗厂里挑了一只土狗,不出三月就给他养的和他自己体型差不多了。原来胖子打算给它取个霸气响亮的名字,比如金刚,虎哥之类的。可如今碍于体型,只能取名叫胖哥。

说到家里的狗,还有一只二叔送来的西藏獚,据说能防身。我一开始还以为它是当年三寸丁的同款,结果事实证明是高仿的淘宝同款。跟猫似的黏人,别的不会,就会挑我身上暖和的地方钻。我呼噜了一把它脑袋顶上的毛,然后提溜着它的后颈扔沙发上去了。小东西嗷了一声,委屈兮兮地缩在沙发里。

胖子把围裙搭在椅子上,随后凑到我旁边,“诶,我说,你给小满哥打过手枪么?”
我刚好打了个哈欠,生生地给他吓了下去。
“难道你给胖哥打手枪?”
“这你就不明白了不是,家里这一窝公狗,大家又不能互相帮助。这不得憋坏了!”
胖子什么时候这么有人文关怀精神了?
“不信你问小哥,他肯定给小满哥伺候的挺好,要不为啥人现在都不想找媳妇儿呢?”

我望了一眼两抓搭在闷油瓶肩上摇尾巴的小满哥,脑子里构想了一下闷油瓶伺候小满哥的场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在旁边的缩着的西藏獚好像感受到了我的惊恐,全身并用地挪到我腿上汪汪地嚎。

睡前我把小满哥的婚事给闷油瓶说了一下,他没什么表示,只是点点头,道,“好。”

闷油瓶的手指很长,又很白,指节却不膨大,十分好看。在擦头发的时候尤为赏心悦目。
这时我脑子里好像又弹出了闷油瓶给小满哥打飞机的画面,觉得真个人都不对劲了,马上把目光移向了团在床脚的西藏獚。
后者轻轻喷了一下鼻子,似乎做了个梦。

闷油瓶关灯跟我道了晚安,然后如往常一样搂住我的腰把我往他怀里捞。
不知道我脑子里哪根神经搭错了,一句话就秃噜了出来,“小哥,你给小满哥打过飞机么?”
说完我就想给自己抽一巴掌。
我明显感觉到闷油瓶僵了一下,随后道,“不曾。”
他的鼻息喷在我的后颈上,痒痒地我缩了一下。接着就感觉那双修长好看的手伸进了我衣服的下摆,在我肚子上轻轻地捏着。
“怎么了?”
“伺候你。”

第二天我醒时,已到了将近十点。闷油瓶到镇上买东西去了,胖子蹲在门口抽烟,旁边蹲着和他姿势一样的胖哥。
我想起小满哥的媳妇儿还没着落,换衣服去隔壁找大妈把这事儿商量商量。

不过,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大妈一脸奇怪的看着我,道,“你家那只大黑狗公的母的?”
我说当然公的啊。
“我家猴子也是公的。”
———————————————————
好久不见~




评论
热度(242)
  1. 荷花一坨坨坨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