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瓶邪】一只善良的妖怪

Adrianne:

-乱七八糟的设定
-ooc


0
  张家的孩子在十五岁之前都能看见一只妖怪,每个人看见的都不一样,听长老说那是陨铁赐予他们长生之后的后遗症。这个后遗症没什么影响谁也不在意,也没有人会去和妖怪交流,对于追求效率的张家人来说那是浪费时间。


1.
  张起灵记得自己见到那只属于自己妖怪还是在七岁的时候,也许之前也有见过但却绝对没有这一次深入人心。那天是族里一个重要的庆典,但他不在被邀请的范围内,他自己一个人坐在黑暗的小院子里,仰着脸去看不远处的天空上绽放的烟花。没有那个小孩子能抵抗的了孤独和黑暗,他只是不说而已。


  “嘿,你好啊”


  声音在小院子里格外的突兀,张起灵下意识绷紧了身体向发出声音的位置看去,那是一个半透明的人,却丝毫阻碍不了那双眼睛投过来的带笑的目光。张起灵并没有慌张他记得长老们说过张家人在小时候会看到妖怪一直到15岁,应对方法就是无视。


  不远处的烟花还在依次燃放,映的那只妖怪也亮晶晶的。张起灵在这一刻并不是那么想无视这只笑着的要乖,所以他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诶呀你总算肯理我了,我大概是你们张家能看见的妖怪里最幸运的一个吧?”妖怪笑嘻嘻的挨着张起灵坐了下来,他看见张起灵兴致不高的样子有点失落于是对他打了一个响指“这样吧,我告诉你个小秘密,我可以在你十五岁之前实现你三个愿望,先送你一个小惊喜”


  张起灵这才把视线放在了这只妖怪身上,妖怪对张起灵的反应十分满意,于是晃了晃手指,点点的火星慢慢聚集起来然后再上升在不高的地方绽放,像是烟花一样。


  “看你一直盯着那边的烟花估计你也挺想看的吧?虽然说比不了那边的但是总归有胜于无的对吧?”


  妖怪还是笑着,手上的火星再一次聚集释放,倒映在张起灵黑色的眸子里绽开了花。


  这是第一次有人为他绽放烟花


2.


  没有任何一个孤独的孩子能无视别人的善意,张起灵也不能,所以在他的那只妖怪唠唠叨叨的时候他会认真的听并时不时的给出回应,他大概是一个与妖怪交流的张家人,大概也是第一个知道妖怪名字的张家人。


  那只妖怪叫做吴邪,是一只游魂,总是会在张起灵闲着的时候给他讲自己以前的故事,或者这些年做游魂的见闻。张起灵听着也记着,但是性格使然他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吴邪就打趣他说,你这么老气横秋感觉比我还大,我以后都得管你叫哥了,是吧小哥?


  张起灵大概也是第一个被妖怪起外号的张家人。


3.


  张起灵在十五岁之前用掉了两个愿望。


  第一次在七岁,他被养父带到了地下的墓穴,一开始就撸起他的袖子采血。张家人对于他并不在意,伤口并没有好好包扎,吴邪在一边一脸担忧的看着张起灵因为失血而苍白的小脸。小声的问他“没事吧?”


  张起灵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什么大问题。但吴邪放不下心绕着张起灵一圈一圈的转,他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干着急。张起灵到不在意自己的身体,他反而希望自己的伤口慢点好,这样吴邪就会多关心他一点。


  后来在墓穴里张家人发生了内战,带来的小孩子几乎都被灭了口,只有张起灵一个人吊着一口气却也出气长,进气短。吴邪跪在一边试图握住张起灵的手但是他根本触碰不到,而张起灵依旧是淡淡的,没有因为疼痛而皱眉。


  在很小的时候张起灵就想过死亡,他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现在他遇见了吴邪,那个唯一会给予他善意的游魂,所以他并不想去死于是他咬咬牙,用及其虚弱的声音对吴邪说“我想活下去。”


  “好,你要活下去”吴邪这么说,这是他三个愿望中的第一个。


   后来也许真的是吴邪起了作用,张起灵强撑着等到了来寻找他的张家人。那时候张起灵的意识很模糊只是记得吴邪在一遍遍的说,你要活下去。


  是的他要活下去。


4.


  第二次的愿望用在了十三岁的时候,那时候他跟着张海客去放野,结果张海客却被困在了墓穴里,等张起灵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快不行了,蚂蝗已经深入血脉就连张起灵的麒麟血都没有什么大用处。


  吴邪一直陪在张起灵身边,默默的看着他皱紧了眉头。


  “我想救他们”张起灵这么说,“可以么?”
  吴邪愣了一下他知道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可这么大的治疗量吴邪作为一个游魂还是吃不消的,但他笑一笑,凑到了张起灵身边,“可以啊,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了?”


  张起灵抿着嘴点了点头,他似乎也知道这对于吴邪来说不太容易,但是吴邪从不会让他失望,烟花那次是,墓里那次也是,


  张起灵看着张海客他们慢慢正常起来,他觉得吴邪是一只善良的妖怪。


5.
  离张起灵15岁的生日越来越近,吴邪叨叨的频率也越来越高。吴邪说等张起灵十五岁之后他就可以去投胎了,远离游魂的职业。张起灵表面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掀起了涟漪,他并不希望吴邪离开,他可以许一个要吴邪留下的愿望,吴邪这么好一定会答应下来然后永远陪着他。但是他知道投胎转世对于吴邪来说才是最好的,所以他只能闭上嘴掩埋自己内心的想法。


  又是一年的庆典,这时候的张起灵不会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遥望远处的烟火,但他还是觉得那年的吴邪手心的烟花才是最漂亮的。而现在吴邪坐在他身边,即将要离开,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他觉得吴邪的身体变得透明许多。


  “你还有最后一个愿望,再不许可就来不及了”吴邪这么说,声音轻的像是飘在天上的柳絮,张起灵转过头发现眼前的这个人已经开始飘散,他难得的心急,伸手就要去抓住吴邪的手,但是抓了个空他根本碰不到吴邪的身体。


  让他留下!这个想法侵占了张起灵的大脑,他清楚只要他许下这个愿望吴邪就可以留下,但是……


  “我想再见到你”张起灵最后这么说,处于变声器的声音有点沙哑,透着一股难言的味道。吴邪这个时候已经快消散干净了,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笑容却从嘴角蔓延到眉梢,最后的最后他张了张嘴,声音没有出来就是消失不见。


  张起灵知道,吴邪说“好。”


6.


  后来张起灵忘了很多又记起很多,责任在他肩上越来越重,他的时间很漫长却再也没有遇见那个人,但是他总是执着着相信也许明天就会遇见了,因为吴邪答应了他又怎么会食言?


  所以在那年那个铺子下当他与那个年轻的小老板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并没有多少惊讶,脑海里渐渐的浮现出那个半透明的游魂。张起灵微微勾了勾唇角。


  吴邪不会让他失望的,从来不会。


――END


今天去治牙,我现在觉得我的嘴都不是我自己的

评论
热度(530)
  1. 是扶是苏Adrianne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