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黑苏】《代理师父》上

羯墨*:

1、


当瞎子说要把苏万放到我这里待一段时间时,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他在电话那头说,“你回答的这么快一听就没有走心,给你个机会重新说。”


我说:“你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走心了吗?舍近求远不是你的风格……”


“你花姐去欧洲了……”他在那边笑,“两口子一起去的。”


我愤怒了,“他俩就这么悄悄走了?都不知会我一声?”


黑瞎子在那边慢悠悠的说:“咋地你还想去送个机?”


 


挂了电话洗脚水都凉了,闷油瓶坐在我手边打盹,我推醒他,让他看看这屋里还有什么地方能睡下一个苏万。他想了想,说“胖子床上?”


我冲他比了比大拇指,鉴于胖子出门打牌至今未归,我们决定不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2、


胖子天亮才回来。他曾创下一夜之间输给村支书四十多圈的纪录,在村里也早已传为一段佳话,虽然钱不多,但胖子拉不下来这个面子,屡败屡战,屡战屡败,最后村支书都不带他玩了,他现在的牌搭子据说是以隔壁大妈为首的村中妇女。


我掀开帘子出去的时候,他正蹲在灶台边吃我昨晚给他留的蒸地瓜,我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又输了,再一问,果不其然。


我说:“你就不能换个娱乐活动?跳跳广场舞也行啊?要不然白浪费那么多现成大妈。”


胖子冲我翻了个白眼,说:“广场舞什么鬼,就我们村这几个妇女连个队形都排不出来!”


“对对对,”我笑着鼓励他,“既然你和妇女们关系这么好,去隔壁弄只鸡,苏万要来。”


“谁?”胖子站起来掏了掏耳朵“那小鬼来干吗?他一个人?”边说他已经边朝门口走了,临出门又问了我一句:“他什么时候来?”


虽然他面上表现的很平静,但我知道其实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3


鉴于我们村的路实在是不好走的,所以按照瞎子提供的时间表,苏万起码得天黑前才能到,并且前提是他有足够的好运气搭上那每天只有一趟的班车,因此当苏万开着辆破越野车出现在我院子门口的时候,我还在悠闲的拔鸡毛。


“师兄!”他摇下车窗一脸热情的招呼我,仿佛我才是来投奔的那个,“想我了没?”


胖子系着围裙从屋里冲出来,问我:“他怎么这么快?”


我耸耸肩,“富二代人设,不差钱呗。“


苏万的车是下了飞机在市里租的,算他有良心,行李里有一半是给我们仨带的东西,除过烟外,他还买了几箱当地的啤酒,胖子在搬这些酒的时候,脸上笑的像包子褶,现在别说让苏万和他睡一张床,就算是把床全给苏万他睡地上,胖子估计也是没什么意见的。


面对这份难得的孝心,我的内心也柔软了许多,招手让苏万过来:“给你师兄说说,到底是怎么被发配到这里来的?”


 


4


由于时间仓促,鸡来不及烧了,把腊排骨和土豆炖了一大锅,最近我已经对做饭很有心得,可惜苏万来的时节不对,笋已经没有了,但胖子搞来了一条鱼,算的上是顿雨村豪华午餐了。


苏万头都没抬的吃了十分钟,家里面突然多了这样一个年轻人,我们三个连说话都谨慎了许多,胖子这种时时刻刻要都要开车的人,张了几次嘴,都闭上了,小哥又是个不能聊的,我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一个话题,问苏万:“高考考的怎么样?”


苏万嘴里叼着块咬了一半的排骨,怔住看着我,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大概说错了话,万一考砸了,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岂不是很尴尬,我迅速反省了一下自己在社交上的生疏表现,生硬的准备换一个话题:“这个排骨……”


苏万的排骨掉回碗里,他说:“考的挺好的,不过那是去年的事了。”


5、


按照瞎子的说法,把苏万不远千里托付给我,是因为他要出趟远门,时间没准,不放心小鬼一个人在家。


我当时就怒斥了他这种莫名其妙的保姆心态,苏万又不是个孤儿,没遇到你之前这么多年不是活的好好的。


他叹了口气,显得非常矫情,“正因为现在遇见我了,道上都知道我新收了个徒弟,亲自带入行,我怕盯着他的人太多了……你懂的。”


我懂个屁!


但他这样说,让我迅速回忆起了那段在他手下不堪回首的经历,特别是被以汤玛士为首的鳄鱼黑帮支配的恐惧。我能同意苏万来的另一个更重要原因是,瞎子郑重的知会我,苏万的训练不能停,当年他怎么训练我的,我就可以怎么对付他这个心爱的小徒弟。


不得不说,我被这个条件打动了。



评论
热度(232)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