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几度秋

二月初春:

桑榆·非晚




2




吴邪觉得自己在张起灵车里的表情全程都像是吃了屎一样。




张起灵车里放的全是轻音乐,吴邪强打着精神不让自己睡过去。他僵硬地跨入车里时发现副驾驶座正中躺着黑瞎子的iphone,还是手机壳那面朝着自己,白底上面好几种墨镜平铺的图案。




妈个鸡。吴邪思考了半秒便把张起灵找到自己的原因发觉得七七八八,暗地后悔自己一时冲动往瞎子那打了个求救电话。




路旁的人行道上一个人也没有,刚刚种上的稀疏的行道树连成色块往后退去,水珠遍布了整个车窗。吴邪对着那些水珠的流线发愣。外面的光线很暗,好像就他们一辆车在空旷的道路上行驶。两个人都缄默着,清冷的音乐跟外面激昂的雨声混杂着在衬托一种寂寞。




车里也没开灯,所以吴邪的手机亮起的那一刹那让他不自觉地眯起了眼睛。黎簇的来电。“诶老板啊,是在Z大江滨校区那站下吗?路费有得报销吗?”妈的,还惦念着钱。




“从你工资里扣。”吴邪一皱眉下意识就结束了通话,但后一秒就无限后悔,尴尬气氛又回来了。除了他刚进来报了个停车地点外两人再无话语,车厢里沉默像深夜里的海水覆没。




地铁站里灯火通明,相比下周围的无人之景就黯淡了许多,LED板上红字绿字来回滚动闪烁。张起灵的那把大伞被他放在后座的下面,柄是朝着主人方向的。吴邪是决定了把张起灵当陌生人看了的,思量着拿陌生人东西是不礼貌的行为便直接推门而去。大雨似乎是跟了他们一路追来,吴邪出门没几秒就给淋了个全湿。地铁站也不远,那些LED光在他视野里模糊成一个光斑,他迈开大长腿姿态有些狼狈地猫进了地铁口。他知道刚才自己的背影有多可笑,但一转念在心里骂一句自己可笑的时候多的去了随便想想就……妈的又回到那不堪回首的记忆里去了。吴邪紧皱眉头下扶梯,过程中没有一次回望。




张起灵对着匆忙离去的背影出神,他很想拿着伞过去给吴邪撑开,但身体却僵在那里无法动弹。在国外那么些年里他时常做梦,梦里的主角永远只有自己与吴邪,别的人都虚化成了背景。大概是失去后便格外珍惜。他回想起每一次从梦境抽离的瞬间,绒厚的窗帘将窗口紧紧遮住,整个空间是被密封的黑暗。吴邪跟那个梦境一起没有被他抓住。




张起灵在车里静坐许久,到夜色浓了雨势小了才意识回来。街道上依旧没有半个人影,他像这几年来无数次梦醒时刻那般深叹一口气,缓缓开车离去。


 








黎簇觉得吴老板上次湿身回来后就变得怪怪。




近日来工作量有些减少,工作室的人都在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清闲。当然有两个人没有这份安乐可享,一个是王盟,一个便是黎簇。黎簇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之后吴邪把Z大江滨校区的景观规划全权扔给了这两个倒霉鬼。他动用了当年高三的巅峰智商来思考这个问题,得出的结论依旧是怪那天雨太大,浇得吴蛇精姨妈跟脾气一起失调。




“吴老板是不是跟秦海婷分手了?”




旁边的王盟看都不看他:“老板那长相,一看就知道到现在还在打光棍。”




“啊?吴老板跟秦学姐还没修成正果啊?”




闻言者终于转过了那颗宝贵的脑袋,表情微妙:“你脑子里在想些啥?他们之间是纯纯的友谊。”




“别掩饰了,他们之间有的是纯纯的爱,”黎簇目光坚定,“只是没说出来罢了。”




没等黎簇把“我站的是官方cp”的得瑟表情摆出来王盟就一个巴掌招呼到他头上。“扯淡。”作为半个知情人士,王盟不打算跟这个好问的学弟讲当年剪不断理还乱的故事。幸好两个当事人都不在,他心里暗自感叹,脑海里却突然唱起了阿桑的那句“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连自己都不觉得自己是当事人了。




“哼,别当我傻,我可是有慧眼的人哪,”黎簇还真跟他扛上了,“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喜欢秦学姐,秦学姐喜欢吴老板,这吴老板跟秦学姐的关系还不一般,啧啧,让人想入非非是吧。如果他们真没有偷偷摸摸背着我们搞地下情那就一定是吴老板在心里悄悄暗恋我。”




王盟又好气又好笑,随即又升起了一股悲伤与无奈。大学时期的那些心结又缠了回来。他忘记在哪看到过的一句话,“在感情的天平上,三个人是永远无法平衡的”。他们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表面的平衡,但他们都知道这平衡总会在某一天被打破。王盟暗暗吁出一口气,这小子眼睛还挺毒的,然后转念到自己这里,自己怎么看都像个炮灰的命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黎簇的脑袋又遭到了一个更为大力的巴掌,这引发了它主人如丧考妣的一声惨叫。




装傻到最后都是会被无情地揭穿的。王盟隐隐担心。


 










“你这样逃避是没有用的。”几天前秦海婷的话又回响在脑中,他有意识到这话意在指两方面,但他就事论事,“喜欢就是喜欢了,仇恨就是仇恨了,你要更加干净利落点。”




吴邪不说话,就是盯着虚渺远方的城市街景,默默将面前的酒喝光。好几次都是这样,他和秦海婷,在这家半山腰的酒吧喝到半夜。窗外望去能见到西湖夜晚点缀繁华的灯火光芒,但听不到那些冗杂的城市之声。理想的买醉之地,比原先大学时期的小饭馆好太多了。




“吴邪你醉了。”对面的秦海婷一脸愁容。




“是,”吴邪又回想起那天的经历,“真他妈醉了。”




吴邪在地铁上突然惊醒,他有些不明所以地望着空旷了许多的车厢,车门上的红灯快连到了终端,对面玻璃上照出了自己疲惫的像。




操蛋坐过站了!




吴邪这次惊得直接跳着站了起来,周遭的人被他搞得莫名其妙,用一种怪异地眼神打量着这个小年轻。妈的怎么还这么冒失,吴邪尴尬得低头整理着装,摸摸裤带,钱包在的;翻翻公文包,图纸在的;看看手表,日狗了已经迟了。




怎么算都赶不上了,这么想着吴邪又突然放松了下来,自己多久没迟到过了?上一次迟到好像是高二尾巴上的事了吧?反正没有那个逮着人就骂的年级主任了,这次大不了不做了嘛。那更好!张起灵就找不到自己了!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但又有点他不想承认的失落萦绕着。




到Z大玉泉校区时他已经逾时许久了。这是个老校区,行道树蓊郁葱茏,建筑很有岁月悠然的味道。吴邪一时被它们吸引,随心漫步了一会,待逮着个面目和善的学生问路后才发觉自己走了完全相反的方向。




今早收到消息时吴邪就觉得很奇怪,新校区的绿化规划为什么要让校长来管。他站在紧闭的门前还是无比紧张,手心里微微出了汗,有些木讷地敲了三下门。没人应。顿了顿,该不会校长也迟到了,他准备第二次敲门,手悬在半空时门从内打开了。




“我以为你不来了。”




吴邪看到来者面容时惊诧得说不出话,他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自己不再是高二那个天真到蠢的傻逼了。还没等他调整好表情,张起灵顺手拉过他的手,将他轻飘飘地带进办公室。




“那个,”吴邪眨眨眼,表情还留有点呆滞,“张校?”




“嗯。”张起灵回应一声,随手锁了门。



评论
热度(24)
  1. 吴邪我男神十月三十七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