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几度秋

二月初春:



东隅·已逝






1




吴邪以为这次平常不过的迟到不会被人发现。




大家都在上课。虽然已经入秋,但天气依旧炎热如酷暑,没有人想离开凉爽的空调房。吴邪叼着酸牛奶,背后大汗淋漓,衣服湿了一块。他们教室在三楼,东侧的楼梯人最不常走,吴邪到三楼间还一个人都没见到。




变故就发生在他经过厕所那一刻。那时他正盘算着怎样矮身到教室后门再偷偷溜到自己座位上。这节课应该是近视眼的生物课,自己有百分之九十的几率不被发现。“吴邪!”一个响亮还威严的女声从背后响起,被叫到的人心里一惊,他看到离厕所最近的班里第一排一个女生朝他这边望来,还笑了一下。




“三婶……啊陈老师!”吴邪心道不好,被班主任抓了个现行。手上只有一片被啃过了的吐司和一袋酸奶。陈文锦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这个不让自己省心的男孩,走到他前面给他一个利落的背影。“来我办公室。”吴邪扁扁嘴,蔫蔫地跟在后面,路过自己班的时候还被几个前排同学看到了。装逼失败,吴邪朝天翻了个白眼。




陈文锦搬出了自己办公桌下的一个小板凳给吴邪,然后顺手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桌面。看这架势估计是要来个大谈心了。吴邪坐下时左右环顾了一下,英语组的老师很多都还没来,估计是课被排在了下午。




“小邪,”陈文锦一开头就换上了平时新年里亲人间念叨的语气,温柔是温柔,但还是让听者心里瘆得慌,“三省把你安排进实验班,不是让你来这里耍流氓的,你能不能让你三叔省点心呢?”吴邪低低眼,稍过长的刘海挡下来,他装出一副很乖的样子。“你说你做事这么出格,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心绪飘远。为了什么呢?有什么好处吗?


 










张起灵转进自己班里是在初三。




在那之前,吴邪一直是站在Y中顶端的人物,霸着年级第一不放手,直到那个小白脸转进来。一开始吴邪撑着脑袋看讲台上寡言的转校生百思不得其解,他觉得他傻,现在多的是他们这最好的民办初中里中上的学生往差的学校里转,来夺得前面几所重高的保送资格,哪有闲得蛋疼来这个饿狼厮杀般的学校的?而且学费还贵上了天。




起初没把张起灵放在眼里的吴邪在九月的第一次月考便尝到了苦头,这个傻逼小白脸的总分竟然比自己高了二十多分,一个接近满分的数字。他像是一下子从山顶跌落至深渊,大家看他的眼神从崇拜变为了一种看好戏的嘲讽。吴邪自然不甘落后,加倍努力,在后面的几次月考里一点一点拉近距离,到中考成绩出来,张起灵不负众望是市状元,那是吴邪与他分差最小的一次,但还是有个十二分。




高一开始是九门功课,他张起灵能做到一门不弱地继续霸主。吴邪与他不同班,但总能听到自己班里的人常常提到他,特别是女生,在他经过班级门口时还会聚成一团又小心又热切地望去,嘴里的感叹熙熙攘攘,花痴得散出了一股甜味,可惜被议论者一个正眼都没往这边扔来。吴邪发觉,张起灵是个光源,他的光足够强,一直在吞噬那些跟自己一样的小光源。就像太阳,任何灯火放在它的旁边,光芒都会被覆盖。




那怎么办呢?




十几年后吴邪再想起自己那时真是中二过了头,再加了点叛逆期的傻逼劲儿。自己高中那段时间整一个臭流氓,陈文锦总结得十分到位。自己的中二觉悟还是在一次过道上与自己校长三叔吵嘴上领悟的,缘由他忘光了,就记得张起灵路过了自己,听到自己不自觉提高了个度的声音后,破天荒地转过身来凝视了自己好几秒。这让他瞬间忘却周遭的声音与光景,其他颜色都虚化掉了,好像世界只剩下了这个对视。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这个与自己对话不过十句的人,那些嫉妒与焦躁什么时候发酵成了另类的感情,这些答案藏在他自己也不知道的角落里吧。




与其做一个注定被吞没的小光源,不如成为阴影,毕竟光影相随,有光在的地方,阴影也都在。


 










吴邪心思飘回来时,陈文锦似乎也正好要进入结尾部分了,听者已经泛起了睡意。吴邪把头低得更下来,好让刘海遮住自己快要合上的眼睛,就在他成功入睡的前一刻他听到了一个于他来讲是重磅炸弹般的话语:“我跟你三叔商量过了,决定让你和张起灵同桌,你可要好好向人家学习学习。”说完,还长叹一口气,凝视着面前这个沉默的孩子。




吴邪在这句话的冲击中愣了好几秒才回神,直直地看向自己的班主任。这座位排得绝妙啊,吴邪在心里给了自己三叔三婶一个夸张的大熊抱,但表面上装作无所谓,行吧。




他随着陈文锦回班时已经下课了。走廊里人不多,没人喜欢在大热天出来晒太阳。休息期间,学生多是在教室里团聚着聊天或是在自己位置上写作业。吴邪跟陈文锦进班里都没几个人注意到。他们从前门进,下一节课正好是陈文锦的英语。上课铃还没响,陈老师指挥着电教员放下投影,这期间吴邪一直按捺这心中的兴奋走到自己孤独而又偏僻的座位上,然后不知所措。坐下则感觉下一秒就要被叫到去换座位,站着又觉得自己像个傻逼。就在他不知如何动作的时候,陈文锦清了清嗓子:“吴邪,你坐到张起灵边上去。”




众人惊诧,这张学神可从来没有过同桌,他从开始便是单座,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正中间,永远不动的。吴邪便在无数惊奇目光的洗礼下从容地把自己里外加起来也没几本书的课桌搬到了寡言神话学神的边上。后者连个目光都不舍予,继续专心刷完型。吴邪有些气馁,但还是学着不在乎的样子直直坐下,十分自然地跷了个二郎腿,撑着脑袋看张学神刷题。




上课铃恰时地响起。吴邪全程看着张起灵把《三·二》的完型放到侧边的书袋里,再从中拎出天利38套的英语卷。操,手真好看。




这还是至今他离张起灵最近的一次,他特唾弃自己收不住的打探眼神。在他一个恍然里,被盯了许久的张学神终于赏脸回望了他。这搞得气氛有点尴尬,吴邪只好出声:“张学神啊,你还认不认识我了?”




要是敢摇头我给你吃巴掌!




被问的人似乎没把这个搭讪问题当个问题,打量了他一会就转过脑袋专心听课。吴邪觉得自己好失败啊,但怎样都要维护一下自己的颜面,吸了口气刚想说些什么厉害的话就被自己三婶毫不留情地点名了:“上课这么久了你的试卷呢?”




吴邪扁扁嘴,真不给情面。天利卷他一份都没做过,一摊开就自然懵逼了。平日里自己作为一个出名的臭流氓都是在迟到闹事睡觉里度过学院时光的,现在在心里念念叨叨的张学神旁边当然有些不敢撒野了。




又要走上追逐不可能的路了吗。他讨厌这个游戏。




“06海宁卷。”旁边的张学神土人提醒,吴邪下意识地往那边翻去,同时目光飘到自己同桌身上。一个清冷的侧脸,仿佛刚才不是他开口。




吴邪别开眼,低下头盯着密密麻麻的英文字母。刚才的欣喜与兴奋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如堕深渊的窒息感。你看看你,就是自作多情。吴邪将自己那些不见光的思绪小心翼翼地收拢,手中的笔无意识地在面前空白的试卷上划开一道深痕。






收敛点。


不要露出破绽。


忘掉他们。






“我认识你的。”



评论
热度(23)
  1. 吴邪我男神十月三十七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