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瓶邪AU/知乎体/一发完】你见过最强大的人是什么样的?

南华_NAMWAH:

试着写写知乎体√


大概是……一个高中生眼中的虐狗故事(??)


本来只是单纯想写一个吴邪迷弟的视角,最后还是发了糖(。)


本文又名,那些年我们高山仰止过的男人233333


 【预警】


◎双教师设定,中国文史老师邪帝X教物理的大张哥(文理搭配干活不累√)


◎邪帝有代入原著性格,一个很社会的文史老师:-D


◎苏万小天使全程装逼,可能有崩坏请注意:-D


◎也许会写成一个系列?(并不抱有希望)


 


那么,食用愉快。


 


 


-------- 


[体验类问题] 


你见过最强大的人是什么样的? 


来,诸君。说出你的故事。 


135个回答 默认排序 


 


 


 


知乎用户苏不叮当万[科学类问题优秀回答者] 


3K人赞同了该回答 


 


谢邀。 


看到这个问题,我首先脑海里浮现出两个人,虽然他们给人的感觉天差地别,但从某种角度说,都可称得上强大。从可惜题目里加了个最,我只好选说其中一个。 


 


我想讲我认识的一个人,他是我高中时期的老师。我们私下称他,吴先生。 


为什么叫吴先生,这个有些说来话长。但这称呼倒是公认的。对于我们这个年代的青少年来说,虽不能体会到民国时期那种风骨,但能心甘情愿叫上一声先生,可想而知是包含了敬仰在内的感情。 


还有就是,很多女生把吴先生当做Mr.right。这其中的爱恨情仇,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关于这个请看我好哥们兼同学 @黎明之簇 的另一个回答,里面吴先生有客串:你见过的情圣是什么样的? 


 


说回来。 


 


具有人格魅力的人通常特别有气质。或者有某种特质吸引人。 


吴先生身上有两种气质,一种是文人的温文尔雅,带着深邃和沉稳,是读历史读久了的的人,从内从外散发出来的。 


另一种是说不出的、不怒而威的气质。这使得他只需淡淡一眼,我那些跃跃欲试的同学们都不敢造次。其中包括我那个倒霉的好哥们。 


潇洒。我感叹了一声。 


对,我是吴先生后援团的头号脑残粉。 


 


吴先生教的是文学历史(以下简称文史),至于为什么一个国际学校里要学习中国的文史,也是迷。 


我只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是一堂自习课,我正背着单词,门外走进来一个高瘦的男人,目测有一米八左右的个子,根据我健身的经验,他应该是有腹肌的——脸有一些小帅,好吧,比我帅,不然那群女生也不至于突然兴奋的窃窃私语。 


他穿着文化衫的,上面是瘦金体印刷的四个字——一刀渡我。我一眼就停留在了那四个字上,觉得这人有意思。还没细想,耳畔其他人的讨论声传来。 


这人是谁啊,这么年轻看起来不像老师。 


不知道啊? 


有人大胆的问了一句,老师,你是不是走错教室了? 


听了质问,那人也不恼,看了他一眼,勾起嘴角笑了。伸手拿起桌上的粉笔,在黑板上写了起来。等他写完,收笔转身,我看见黑板上是两个汉字,字的内容本身是张扬跳脱的,但被他写起来,却有一种内敛。 


“我是WX,你们的文史老师。”他说。 


这是我们和吴先生的第一次见面。 


 


作为高三国际班,其实我们的考试已经结束了,有些同学录取通知书都已经收到,不过是离八月份入学还有几个月,闲着也是闲着,学校索性给我们安排了中国文史课。对于我们这些读了六年全英文课程的高中生来说,中文倒是反而有些生疏了。 


吴先生就是我们的文史老师。 


他向来不喜欢西装革履,常常T恤加牛仔裤就出现在我们面前,年龄更是不可考——有人说他二十多,有人说他三十多。但不管怎么样,他看起来随性极了。 


上课也很少见他拿书,但思路却依旧清晰流程,只有偶尔讲到年份的时候他会瞟一眼书本,但其实话到嘴里已经吐出来了,我怀疑这个动作根本是多余的,只是他做出来爱岗敬业的一种表现。 


我的兴趣是物理,加上本身理科思维比较发达,对文科本不感兴趣,更多的是抱着听听看的意思往下听的,但没想带他讲的十分有趣,又很灵活,从不照本宣科。他讲二战时期的历史,各种趣事野史信手拈来。等我回过神来时,不知何时我已经放下了手里的全英版《时间简史》,津津有味的听了起来。 


我听了没几节课就发现,和他的备课一样,他讲的很随性,根本不会在乎有多少人听。也正因为如此反而激起了我们这些正处于逆反期青少年的兴趣。我自认为对老师比较挑剔,曾有过带头拒听一位很做作的英语老师课的历史。最后学校无可奈何的给我们换了一个英语老师,这才结束。 


 


吴先生不一样。更多的时候,他给我一种感觉,来学校教教我们这些小屁孩不过是一种兴趣,而这个男人真正的内涵有多少,是我不可得知的。但,从他的眼神里,我能够读出一种沧桑,有时甚至是一种鄙视,那是种只有经历过许多事情的人对一无所知的傻逼独有的鄙视。 


照我的性格,一开始我也就觉得他同样是个自以为是的傻逼,但自从那天晚上我在校门口看见吴先生抽烟的时候,我就彻底服了。 


那哪是在抽烟,分明是在品烟。 


也因此,我从此踏上粉吴先生的不归路。 


 


我是物理课代表,这活在别人眼里是个美差,对我来说却苦不堪言,完全是凭着对物理的满腔热血才做下去的。无他,就是因为物理课的张老师。我们背后里称他张阎王,或者哑巴张。他也是前文我说的,另一个称得上强大的人。因为某种原因我写了吴先生,但这并不能改变他牛逼的事实。 


说到张老师,全校闻名,一是因为他是个移动空调,人又冷又酷,还长得特别帅,可学校里初二初三那些情窦初开的小女孩,言情小说看多了偏偏吃这一套。二是因为,他真的特别牛逼,高学历,据说是超识教育下长大的,少年科技班出身。以前我还只当是吹牛逼,要是当年的少年班那他得多老啊。可听说前届有高三的学长对他不服气,故意在课堂上问超纲问题,一般正常老师都要停下来算下的,二他老人家眼睛都不眨,转身刷刷刷在黑板上开始写,连着占了大半个黑板,解题思路流畅清晰,还用了许多特偏的公式。学长看了不服不行,然后写完了告诉说这题包括进期末考……哀鸿遍野,此后再没人敢问他出处。 


 


跑题了。 


 


那晚我因为帮张老师整理试卷的缘故回去的晚。别说张阎王人比较冷,但确实性格特别认真负责,有板有眼,老派作风。这本来是我分内之事,他却愣是和我一起熬到了晚上八点。还顺便给我讲解了一道困扰我许久的题目。于是乎我沉迷物理,无法自拔。 


当我抬头看表时,心里咯噔一声,快九点了。连忙向他道歉,他摇了摇头,再次打了个电话,也不知是不是耽误了他和家中女眷。 


我之所以这么猜,是因为中途见他发短信了两三回。有一次还勾了勾嘴角,吓得我不由多看了两眼。心想全校都默认哑巴张是单身汉,没想到居然还是有女朋友的人?深藏不露啊,不知有多少女老师和女同学要心碎西雅图了。 


 


我和张老师一同走出了校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供电不足的缘故,路灯比往常暗。而校门口转角的那个男人在暗橙黄流动的灯光下,一手插在驼色的加长风衣的口袋里,头后仰着靠在灰白的墙壁上,他个子本来就高,腿那么伸着更显得修长。立体分明的五官,沉默儒雅的气质中带锋利和成熟。 


那是吴先生。平时在学校里见惯了他T恤牛仔裤的装扮,突然见着这样的装束,竟有些亮眼。他就站在我十步开不到的地方,我脑海里居然浮现出那么一句话。 


翩翩浊世佳公子。 


他原本衔着烟,见我们迎面走来,便单手将烟拿下,在空中虚弹了一下。细细碎碎的烟灰飘落,在昏暗的灯光下飘飘洒洒的落下,我的脑海中瞬间出现了某堂语文课上听到的句子。“未若柳絮因风起”。 


吴先生看见了我,勾了下嘴角,他当然认得我,好几次我下课堵着他和他讨论历史遗留问题,这是我的毛病,有不懂得一定当堂弄完。许多老师被我刨根问底的脑仁疼,从此见着我都绕道。但吴先生却是不怕的,我在他那问的问题,多少能够得到解答,他还能够触类旁通的举好多例子,从历史讲到五行讲到天文……有时候我回味起来,居然发现其中涉及了不少理科专业知识。说好的文理科分家呢??……可见他的知识渊博。 


他先是对我笑了一下,接着越过我了,对我身边啧了一声。 


“还有十五分钟,”他道。“再不回去粥要糊了。” 


我反应了大概十秒钟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和张阎王说话,抖了一下。 


 


更惊奇的是,谁都不理的张阎王居然“嗯”了一声,主动向前走出了吴先生几步,又转身看着他,那意思大概是反过来催他了。吴先生皱了皱眉,一瞬间流露出一些无奈的神色,接着像是习惯了他的行为,悠悠的从墙上站起来。张阎王看着他像是在催促,他哼了一声,不急不慢的将烟熄灭扔在地上还抬脚碾了一下,像是故意和他作对。 


——以上的这些都是我的脑补,事实上两人之间一个字都没有说,但却看得我心惊胆战。他们之间散发的那种默契,一时间让我有种错觉,觉得自己的存在特别特别的多余,就像某种是透过通电、利用电阻把钨丝加热至白炽,用来发光的东西。 


想完我差点反手给自己一巴掌。呸呸呸,想啥呢。都是大老爷们……况且谁要和张阎王谈恋爱,那吴先生得多累啊。虽然张老师是个好男人,除了闷了些,又帅又牛逼还负责,绝对不会出轨……这么想想我吴先生好像不亏? 


我又打量了下两人,都高个,腿长,人帅,牛逼。仔细看看,哑巴张的那种不言不语的刚,和吴先生那种不显山不露水的柔,貌似还有那么点般配。 


正当我的脑内剧场如我的思政会考成绩一般一去不复返时,抬眼就对上张阎王的目光,那真真让人体会到六月飘雪,心里寒。我心想,操,亏我还想你媳妇有福气,当老子没夸过你。 


吴先生估计是见了我那进退两难的样,顺口和我告了别。我也不客气,应了声推着自行车转身就走。 


我这个人做事不喜欢瞻前顾后,走路也是一样。但那天鬼使神差的,也许是那两人太惹眼,我一步一回头,就看着他们转身,沿着那条路走远的背影,那是初秋的晚上,昼夜温差很大,张老师就穿了件兜帽衫,手插在兜里。远远的我听见吴先生啧了一声,拉过他手往自己的口袋里放。 


我脑子里瞬间就炸了,脚下一个趔趄,差点连人带车栽倒到一旁观赏用的的灌木丛里。听见我的响声,他们俩回头看了下我,但手仍然在口袋里,这会我看清楚了些,从形状上看大概是相握的,十指相扣的那种。 


这下我怕是找不出任何理由,尴尬的把倒下的车头扶正。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吴先生对我笑了下,朝挥了挥没放在口袋里的那只手,另一只手仍抓在口袋里。张老师任他拉着,大概是在他脸上发现了什么东西,很自然的抬手在他脸上抚了一下。我看见吴先生愣了下,张老师嘴唇动了动,然后他又点了点头。无比自然。 


他们的坦然一瞬间让我心底升起种羞愧感。我在心里骂了自己,还科学精神呢,还去美国上大学呢,一下子把记忆中美国历史课上学的《独立宣言》翻了出来在心里默读了几遍。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they are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他们都被造物主赋予了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 


他们的背影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直到很多年后,我站在美国大学的讲台上,面对全世界各地的优秀学子分享自己的经历时,当有人问起我心目中见过最强大的人的时候,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晚的画面。 


 


 


好了,我装完逼了。 


最后说一句,其实根本没有人邀请我:) 


 


 


 


-------- 


评论区炸了啊…… 


卧槽,老子辛辛苦苦回答了那么多物理题你们不赞,讲讲故事就破千了??[友尽] 


别猜了两个人都特别帅。我也绝对不会放照片的。嗯。不然会被吴先生打死:) 


有人说我跑题了。回复一下,说跑题也确实有。这个题本来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各有各的理解吧?有人质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额,确实,像吴先生这样的男人现实生活中真的很难找到。给大家这种印象大概是当时我和他并不是特别熟悉的缘故,写这个故事是把自己的心境投入到当时迷弟的状态下写的……其实熟了之后,感叹,妈的就是一个神经病。 


对不起张老师你什么都没看到。 


--------- 


破万了啊(。) 


有同校认出来了。为了不给吴先生造成困扰我还是把评论删除了。不好意思了哈大妹子。 


当然还在一起啊。前段时间回国,还在超市里遇到他们买床单买被套呢。妈呀我们一群理工男单身狗被闪瞎了好吗。 


他们在一起的事情据我的观察知道的人不多,但估计身边好友都是默认的。总之,他们并不孤单。 


 


 


 



- - - - - - - - - - 


完。可能有后续。


因为我真的超级想写当老师的大家啊啊啊啊@王胖子 @黑瞎子 @解雨臣 @霍秀秀


 

评论
热度(502)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