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瓶邪】眠(下

锦鲤系男子明叶。:

嗜睡哥与失眠邪。
愿所有人有个好梦!!
 
 
 
 
被剥夺睡眠是种怎样的残忍,我都知道,承受着过于沉重睡眠的残忍,我想他也知道。只是我们无法知晓彼此的痛苦。
 
我也不是每天晚上都往外头跑。有时候我还是会在床上躺着,在漆黑夜里挣扎。静躺很久没有效果后只有翻来覆去,再起身来,往嘴里倒几片药,栽回去重新睡。
 
不过只是想睡个觉,从夜里安睡到天明,这样丝毫不过分的想法,怎么就这么难?
 
然后不知道多久,我就睡着了,再过几小时,我又醒了。
 
失眠真他妈是个怪物。
 
 
 
有天晚上下着雨,沙沙沙的,听声音不大。窗户没关实,雨水清新气味逸进来,挺舒服的。我愣愣躺在床上嗅这味道,脑子里也不知道装着些什么,就听雨水啪嗒啪嗒打在窗沿,打在遮雨棚,打在地面,一股脑往我耳朵里头灌。可以吧,更睡不着了。雨声是他人的眠音,对我却不然。
 
于是我取了把伞,又出门去。我还没有在雨天的夜晚出去散步过,挺新奇的。
 
伞面不大,勉强容下我一人,雨就在上面嗒嗒嗒作响,这声音比之前在屋内更清晰,像是劣质耳机和音响的区别。一面之隔,我与雨分离开,仿佛截然不同两个世界。
 
灯光在雨中朦朦胧胧,晕成一片光影不是很清楚,容易让人想起那些摄影师拍的照片,光怪陆离。可惜我欣赏不来。
 
不知道咖啡店雨天还开不开门。我心想着,步子就不自觉往那方向迈了。凉风扑到我的脸上,携着细碎的雨丝,很不友好。我抬手抹了一把,又往包里掏去,拿出烟点了一支。吐出来的烟雾飘飘摇摇,晃出伞外很快被雨打散开,不知去了哪儿。
 
应该是没有星星和月了,厚厚的云把这些全遮住,整座城市都沉沉的。
 
走啊走的,已经到了店门前。还好,里面灯亮着的,没白走一趟。而手中烟还没燃完,我琢磨着等这口抽完,散散味再进去,便在外面顿着了,慢慢等这玩意儿消减。
 
忽然有只手伸过来,把我的烟掐掉了,搞得我是一愣,没反应过来。再抬头看去,是张起灵,他整个人仍是淡淡的,接着就带我进了店里。
 
我心说我这待遇不错,还是由店老板亲自带进去。
 
放下伞,他转身去弄饮品了,我还是选了老地方坐下,对着融融的灯光发神,等他过来。
 
这次他比以往慢了些,我以为端上来的会是以前那款咖啡,我似乎在这只点过那种。意料之外,他拿了另一种饮品来,用高的透明玻璃杯装着,里面液体也是无色透明,带点细碎气泡,表层漂了几片不知道什么青碧的叶子,一根吸管插在里头方便饮用。
 
我觉得奇怪,是不是他睡糊涂弄错了。张起灵则把东西往我面前一推,道:“有助睡眠。”
 
原来如此。这么一搞,我心头竟还有些感动。
 
我说一句谢了,咬着吸管吸了口,清清爽爽,泛着淡淡的甜味,还蛮不错。便又吸了一大口上来。
 
他就看着我,点点头低应一声“嗯”。
 
他话还是少得很,但有个人陪,心里总归实了许多。我问他:“小哥,你睡着的时候都做梦吗?”他又点头,我继续说,梦里都有些什么。他稍垂着头,像在回忆,过会儿后却道:“忘了。”
 
也是,依照他睡的时间,如果所有梦都记得清清楚楚,脑子估计会炸开。
 
于是我给他讲,我为数不多睡眠时间里梦到的东西,有时候是一片冰凉的深海,有时候是广袤无垠的宇宙,大体都差不多,或许因为最近生活比较枯燥。
 
他还是看着我,我打趣,说你的眼睛也挺像一片海的。他有些疑惑。我就解释,就是感觉宽广,摸不着底。
 
看样子对方又思考了什么,轻了点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又给他说,每次到了这个点,睡不着时我总觉得自己成了大哲学家,思考这思考那的,圣人不都这样吗,结果思考来去最后还是个躺在床上的我,世界还是在转,天上星星还是在远得不行的地方闪,睡着的人还是安安稳稳在睡。哎,小哥你不同,睡着时候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用担心各种事情,真好。
 
对面的人听完后,摇摇头。我觉得他要说什么,就等着人开口。然后他说:“没有那么好。”又补充,每次醒来周围都是不同的一切,仿佛他是被时间抛弃的那个。
 
我忽然好像有点明白我和他的共通处了。孤独,发自心底的孤独,我无法入睡,沉溺在自个儿思绪里头,而他始终睡着,梦里始终孑然一身。
 
领悟后,我安慰他道,没关系,你看,现在你醒来后不还有我吗?他又看了我很有一会儿,嗯了声,以点头收尾。
 
我俩就如往常那样继续说下去,多数时候是我单方面的说,我也早就习惯了。不知道又多久张起灵趴在桌上睡去,这时我便停止讲话,看看书,或者看看他。
 
于是我看着他睡熟的脸,一呼一吸顺着人调整,缓缓的,轻而浅,很快就重合在一块儿。我又猜,他的梦里会有什么。因为店内的咖啡香气,所以会梦到浅褐色的热咖啡,还是说会因为外边唰啦啦的雨而做一个有雨水的梦,又或者,因为入睡前一直与我相处着而梦见我?
 
我不会读人的梦,我不知道。
 
视线逐渐模糊起来,可能胡思乱想有助睡功效,又可能是那杯饮料,总之都不重要。看着他那安详的面庞,感受他那平稳的呼吸,我竟也缓缓的,缓缓的,缓缓闭上了眼。
 
 
 
醒来时候已是早晨,雨虽停了,乌云却未散开。这是个没太阳的晨。
 
意识逐渐被唤醒,迷迷糊糊我张开眼睛,有些模糊,我抬手懒懒揉了一把,然后就看见张起灵正在看着我,视线相接,他眼里似乎还多出几分笑意。
 
一瞬间我有那么个错觉,仿佛我才是嗜睡者,他是那个失眠的人,角色颠倒,上演出这样的情景。
 
也不知道我哪根经抽了,咧嘴冲人扯了个笑,张口道:“小哥,早啊。”
 
他竟然也没觉得我这模样傻兮兮的,就回我句:“早。”
 
早安,好像很久都没对人说出这句话了。我又喃喃着,早安。
 
过去了久违的安稳的一夜。
 
 
 
从那之后,我的咖啡都被换成了那样特殊饮品。我问过他那是什么,他说菜单上没有,是特别调出来的。
 
也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饮品的效果确实挺好,至少比医生拿的药有用很多。夜里我也能再多睡一会儿,这对持续失眠的我简直是奇迹。
 
于是我也想给他做点什么。有一天来店里时,我就带了一只抱枕,个头不太大,但很软,枕着很舒服。我说你平时总睡柜台脖子不酸吗,来试试这个。张起灵见状,唇角竟也上泛了些。那是只小黄鸡模样的枕头,有些卡通,不过当时商店里只剩这一款,我也没管其他的就买下了,现在看来好像确实有些怪。
 
他道句“谢谢”,然后接过枕头。
 
虽然当他枕着这东西入睡时的样子连我自己也觉得想笑,但一想着这样他会舒服些,心里又感到挺开心的,说不出来什么个道理。
 
 
 
我俩仍是这样相处着,倒没有固定时间。一个嗜睡者和一个失眠者,坐在同一张桌子前,一杯饮料,他听着,我讲,他睡了,我就看他,我说早安,他说你也是。
 
在旁人看来这是多么奇怪的组合。
 
不过这样的世界里除开我俩也并没有其他人。暖色灯光柔和无比,照得人面庞线条都软下来,很奇怪,又非常有趣。
 
 
 
不知不觉。我可以给他讲很多。
 
大的小的,杂乱一箩筐,什么类型都有,他安静而耐心听完,再短短回应。
 
原因一时讲不清。只是这样的相处让我感到舒服,很放松,不用去管很多事情。
 
我不知道他的想法,觉得他应该是不抵触的,不然早在多久之前,就应该回他的前台位置继续未完的梦,而不是选择坐在我对面,听我没什么意义的话语。
 
时间长了,我就觉得吧,真好。
 
能有这么一个人,真好。
 
 
 
张起灵睡着的样子实在安稳。老实说,我还挺喜欢看他睡颜的。
 
所以当他枕在黄鸡抱枕上,安安静静,露小半张脸,我甚至觉得,我快要成了那些小女生,被这侧脸给迷着。
 
橘光碎碎地铺下,咖啡店空气中掺有淡淡香甜,口中残留饮料的清香,世界围绕这张桌子旋转。
 
他睡眠很好,我盯着他的面庞,觉得很安详。
 
他的呼吸被我全收在眼里,轻轻浅浅,我又开始不自觉追随他频率,一点,一点,合成一拍。
 
这种感觉相当奇妙。
 
他头发有点长了,因为往往睡着得突兀所以略显凌乱。搞得我想抬手去,拨动他的头发,帮他理得好好的。那薄薄的发从指间穿过时,一定是很痒的,我完全可以想象。
 
 
 
于是有一天,我就这么做了。
 
可能是那天的夜分外的静,又或者他穿着的帽衫很合身,然后我看着他额前乱掉的头发,伸出手去,往它应该在的位置抚了抚。
 
凑得太近,手指被温热呼吸喷到,滚烫一片。我又忍不住碰了碰他的脸,轻轻滑开一小段距离,整片视野此时都是他的样子。
 
看得忘了神,手也还没收回来。指上感觉到一阵轻微的颤动,张起灵稍抬了一点脑袋,半睁的眼看起来还有些迷糊。
 
我心说这下不好。把人家都给弄醒了。
 
他看着我,我赶忙把手收回,心想着要不要解释什么。正思考着,忽然一片阴影覆下来,他探过身,捉住我刚才那只手,吻了吻。
 
我脑子有点当机。重启了大概个十秒,觉得他可能是没睡醒,但他以前尚未清醒时也没有过这种反应,又拿不准主意。思索来去,干脆心一横,跟着凑前,直接贴了上去。
 
唇与唇相碰,很是微妙,他应该也是一愣,随即竟主动了些,推开齿门进了来,更进一步接触。
 
这方面我俩似乎都很生疏,一点一点摸索,探寻着对方,示以好意,彼此相融。
 
是一时疯狂,还是积蓄已久,没有标准答案。
 
我感觉到他笑了,嘴角轻轻扬着,我可以想象那样子,应该是很好看的,他的笑一向好看。
 
然后我也笑。确确实实发自心底,随他一同放出的笑。
 
 
 
这真是非常奇妙的事情。
 
在这样的夜里,整片城市陷入昏昏睡眠中,从远处仿佛传来了它的轻柔呼吸,只有街灯分散在城市各角落送来星点光芒。就如同漆黑夜幕中闪烁着的星一般,上下颠倒看应是这般景象。
 
与此同时,无比广袤的夜空里又有多少星孤独发着光,时间见证它们的诞生与陨灭。又有谁不是一颗孤独的星呢?
 
 
 
相遇这件事情如此不可思议。万千人里,数个白日与黑夜,然后我碰上了你。
 
心头好像有什么东西化开来,融成了一片。我们逐渐加深这个吻,在如此静谧的夜,世界小得只剩这一方天地。
 
我知道,有些事情,已经不需要再用言语说明了。

评论
热度(191)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