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瓶邪】眠(中

锦鲤系男子明叶。:

嗜睡哥与失眠邪。
剩下一发明天再更!
 
 
 
 
回家吃完药我便去睡了,躺了很久,真正睡着大概也就两三个小时。醒来时外面阳光明晃晃的,把房间照得透亮,大约是下午,我又看看时间,果然。
 
之后做了些什么很是恍惚,醒着的时间越发难过。我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似乎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失眠让我有了大把的时间,但烦躁的情绪和脑子不断传来的酸胀感又让我不愿做任何事。就想让思绪放空,发着愣。
 
房间不算宽敞,最近被我弄得乱糟糟,也没心思整理。就我一个人,剩余的地方都被空虚感填塞满当,这种感觉很不实,朦朦胧胧的,惹得人有些心慌。
  
  
  
夜晚如约而赴。我眼睁睁看着太阳西沉,被远山吞去最后一块儿,取之是无边的夜幕。这真的很绝望,意味着最令我痛苦的时间又要来了,我却对此无可奈何。
 
天暗得很快,时间跑得很快,转眼就万家灯火灭,城市归于寂静。又是一片死寂。
 
药物作用不强,或许也和我白日睡了会儿有关,现在我仍是清醒无比,经历着以往每天夜里我所经历的。烦躁与不安正将我从头到脚浸个透。
 
我决定不让这夜晚白白浪费在无用的床上。又拿起钥匙出门,吸取昨晚的教训,这次我记得带了火。在心闷的时候,只有靠烟能缓解一下。
 
说是出来让时间变得充实,其实也就瞎逛,没什么目的,总归也是与以往躺床上不一样的东西。夜里温度比白天低,让风吹着也挺舒服,我深深吸口气,感受只属于我一个人此刻的呼吸。
 
街灯明亮,亮橘的光洒下来,影子从我脚下生出,长条状的无比畸形。有些小虫子因趋光性不停往灯上撞,很是执着。
 
 
 
没留意过了多久,天色没什么变化,还是一样暗。我又走到了那家咖啡店前,里面灯光依然亮着,在一片早早关闭的店铺中显得很特别,总能一下就吸引人的注意。
 
迟疑小会儿,我又像昨天那样推开玻璃门走进去。
 
那位小哥还是在睡,安安静静趴在柜台上,换了个与昨天不同的姿势。我就突然很想和他说说话,问问他,安详的睡眠是怎样的感受。虽然这问题在常人眼里恐怕有毛病,但确实是我此刻真实想法。
 
店里面好像没其他人,于是我心安理得又叫醒了他。我觉得这下我在他心中肯定成了十足的坏人,不过,管他的。
 
小哥被我喊醒了,从柜台上抬起头来,眼里渗着着迷糊。我心说一直睡这地方脖子也不酸吗,好歹垫个枕头之类的。然后便报了与昨天一样的咖啡,他望我一眼,转身去弄了。
 
我又选的与昨天相同的座位,等我的咖啡。这时候胖子从不知道哪儿出来了,见我,还挺高兴:“哟,又来啦小天真?”
 
虽然对于被才见一次的人起外号我一向没什么好感,但意外的胖子这样性格令我讨厌不起来。就也笑着回人,是啊,你们这儿环境挺好,散步累了来坐坐。
 
这时咖啡好了,那小哥给我送过来放桌上,转身就要走。我赶忙把他叫住,把不要脸的精神发挥到极致,说,小哥你陪我聊会儿好不好。对方动作一顿,似乎在消化我的突兀请求,过了下还是折回身,坐到我对面来。
 
人虽是过来了,但他好像并没有开口的打算,就看着我等我说话。那漆黑的眼珠子里仿佛都写着困字,跟我应是完全相反,于是我问他:“你睡了多久啦?”
 
他看着我,目光一动不动,给人一种迟钝感,片刻后回答:“很久。”
 
我不由得失笑。这算怎样的答案?很久是个宽泛的概念,那我大概也可以说,我很久没睡了。
 
想了想,我又说:“小哥你总是很困吗?”他缓缓点头,鼻里很低一声“嗯”。于是我补充,我失眠。
 
嗜睡与失眠,应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玩意儿,但跟眼前人我却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我们都没有正常的睡眠。在大家都清醒忙碌的时候,他仍在沉沉地睡,而在所有人都睡着时,我还醒着。
 
他的眼神有些飘,不知是不是困意使然,然后目光慢慢落在我的咖啡上,又看看我。我心想,是提醒我咖啡要凉了吗,于是手摸上去,隔着杯子却都还热乎。我这才反应来,他的意思是失眠的话更不该喝这东西。
 
我摇摇头,反正都睡不着。
 
他总给我随时随地都能睡过去的感觉。我开玩笑,要是你的睡眠能分我一些就好了,咱俩中和一下,刚好平衡。他看着我,半天才又道出一声,嗯。
 
说是聊天,其实也就我单方面提问,或者随便扯事情,对方话很少,也不知是不是犯困的人都不怎么喜欢说话。
 
他最开始整个人靠在椅子上,后来换了个姿势,胳膊肘支在桌面,双手交叠着将脑袋托住,安静听我说。再后来,我看他时已经趴到了桌面,他又睡着了。
 
我心说要不要找件衣服给披上,万一着凉了,但又想这店里温度也不低,应该没事,就没再管。
 
他半张脸都埋在臂弯里,我欣赏不到他的全部睡颜。但他的脸确实挺好看,皮肤偏白,五官端正,估计会有不少小姑娘被迷住。
 
我也用手支托着下巴望人。他呼吸均匀而平静,很舒服,我尝试调整我的呼吸与他同步,放松下来,浅而缓的,不知道这样做是否能有助于我的睡眠。
 
 
 
我成了那家咖啡店的常客。
 
偶尔也会白日里进去坐,人总是不少,就算白天张起灵也常是在睡,有时趴前台,有时听胖子说是在咖啡店后边的小屋子里睡。能见他清醒的时候着实不多。
 
而相比起来我更喜欢晚上再去,一是睡不着打发苍白无聊的时间,二是人少,店内只有我跟他,再加一个值班员工。
 
我总是吵醒他,点同一款咖啡,坐同一个位置,再留他与我随便说说话。他也不嫌烦,就坐我对面听。
 
张起灵很静,给人种很轻很淡的感觉,最初我还以为他不怎么喜欢我,后来发现,他人性子就这样。
 
可能对他来说时间都很短,一个梦结束后,日子就不同了。而我却是感受着时间每分每秒的流逝,无论昼夜。
 
 
 
夜晚还是那样的漫长,不过所幸,我现在有了些寄托。

评论
热度(117)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