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瓶邪】危机(三)by泠十 (又名花吐症什么的来得快去的肯定更快)

泠十-(0,10):

这剧情为什么!!!这么慢热!!!


居然还没进关键......


一如既往的ooc




章节目录


以下    正文


我拿过胖子放在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再次觉得我选的这个村子真是不错。


安静,与世隔绝,用来作为我生命的最后一站也未尝不合适。


毕竟我心里的老黄历太多了,只有这样一个在他人眼里显得格外闭塞的地方,才可以让我安静下来。


胖子还是没有说话,而我心里心潮澎湃,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我只得闭上眼睛,脑袋向后靠在椅背上,难得的在心里感慨一下。


其实平心而论,对于死亡,我比自己想象的要坦然,我之前从未把死当作是解脱,因此我才能从纷杂的斗争中最后抽身,来到这个安静的小镇。但当死亡真的即将来临时,我却又打心底里承认,它是一种解脱。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喜欢它,这只是一种承认和接受。在经历过那么多的世事之后,急流勇退,然后再回归永远的寂静,未尝不是一件坏事。我即将踏入不惑之年,对于生命中很多的事情也已有了自己的看法,因而死亡在我眼中不再是那样的令人畏惧。


可接受不代表甘心,这稀奇古怪又来势汹汹的病,让我想着都觉得好笑。


我想我吴邪没死在墓里,没死在海底,也没死在青铜门前,就连被老太婆挟持,被人割喉丢下悬崖都活了过来,眼看着结束一切回归正常,竟然就要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因为所谓的求而不得,思之成狂?因为所谓见鬼的花吐症?


开什么玩笑?


心底的坦然突然消失了,转而被一种深深地无奈和悲凉所取代,我揉了两把自己的脸,发觉那种久违的无力感又包裹住了我,而每次这种感觉袭来时,它都要从我身边带走一个人。


这次终于轮到了我。


我心底其实太清楚我为什么会得上这见鬼的毛病,为什么又再一次被推到了悬崖的边缘,退无可退。我心底有事,又或者说是我心底有人,被我强行敛起,而如今这种压抑已久的欲望换了一种方式重新回到了我的生命中。


它变成了柔软的富有生命力的花瓣,更让人难言也更让人难以反抗。


吴邪啊吴邪,你怎么总是为了同一个人让自己身处险境呢,这次也不例外。


我叹了口气,却冷不丁被人重重地拍了一巴掌。


「你干嘛!」我怒道。胖子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面前重重地拍了我一下。


在我跟他说完花吐症的症状以及危害之后,他先是拍着桌子骂了一通娘,然后就静静的坐在那里,眉头紧皱一言不发,安静得都让我以为他被我吓出了毛病,如今他又走到我面前拍打着我「他娘的天真,别睡了,你还有心情睡觉,组织对你这种消极怠工的精神很不满意。快说说,这病能治么?」


我没理他,我正沉浸在自己那点小小的伤春悲秋中,无法自拔也不打算自拔,我想我都快死了,我还不能伤春悲秋一下么。


这病能不能治?能,当然能,只是对别人也许有得治,对我就是绝症,没得治。


突然一想到这个破病就是因为自己平时心里那点莫名其妙宛若少女一样的小心思,我又开始气自己了。


见我没理他,胖子急了,一边数落我,一边摸过我的手机,重新打开我刚刚的页面,自己看了起来。


他看得很仔细,有些地方甚至翻来覆去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最后才放下手机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我说小吴同志啊,这个暗恋,是要不得的。暗恋害人啊,比假酒还害人。」


「而且你想想你都快四十岁的人了,暗恋是高中生玩的把戏,你说像是黎簇啊苏万啊那个年纪,才会玩个什么暗恋,更不要说连他们都不玩了。他妈的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要坦然点。」


见我没反应,胖子又换了个套路,继续语重心长。


「小吴啊,你虽说没胖爷我这般潇洒风流,但条件也是不错的,勉强也能算是个黄金单身汉,看上哪家姑娘你就直说嘛,实在不行,哥几个帮你把人绑来。」


我闻言心底一动,眼眶一热。


真是够意思。


不过这人,你是死活都不能帮我绑的来了。


我一直都没说话,就只看着胖子,胖子被我看的心里发毛「你他娘的别这么看着胖爷,你难道想告诉我其实你恋慕胖爷已久?」


胖子做出一副难以接受的样子「那也成,为了小吴同志,胖爷我也是可以牺牲一下的。」


我心底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感动一下子就没了,骂道「去你妈的你想什么呢。」


「那你说说你到底看上了哪家大妹子?」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觉得即使告诉胖子也无所谓,


「不是什么大妹子。」我低头闷声说。


胖子噎了一下,最后点点头「胖爷好歹也是引领时尚的人,,你说说是哪家汉子,我帮你带来。」


我笑着摇头「你带不来他。」


胖子一惊,沉默一会,小心翼翼地问我「大花?」


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想这哪对哪,摇了摇头,嘲道「难为你承认你打不过小花。」


「那哪能啊,我不就这么随口一说。」


我没再说话,又喝了口水。


临到这时,我才感觉到我内心是恐慌的,即使我决定告诉胖子,压在心底那么多年的事,也不是那么容易说出来的。所以我想了想,换了个委婉的但是一听就懂的说法


「这人…..我们都挺熟。最近进山了。」


这下胖子真的愣了。


他倒抽了一口凉气,有些愣愣地指了指闷油瓶的房间


「莫非是……. 」


我点了点头,心底竟是说不出的坦然。


 


 

评论
热度(67)
  1. 吴邪我男神芝士卷饼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