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瓶邪】危机(二)by泠十 (又名花吐症什么的来得快的话去的肯定更快)

泠十-(0,10):

我向组织保证绝对HE
太久没写文我都忘了自己还有坑。
没什么解密复杂的。我只想看他们过日子。




章节目录


以下        正文


我叹了口气,觉得这日子是真他妈的难过。
难得安生几天,竟又在我身上出了问题。
就不能多安生就几天。
「是我吐的」我点点头,做了一个请看的手势,指指桌上的花,突然喉咙口痒的难受,我清了清喉咙,再次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冷静一点。
效果虽然不显著,但是凌晨偏凉的空气还是让我少许平静了一点。
这也算我这么多年的经验之一,不管心里慌成什么样,遇到事情起码得让自己从表面上看起来很冷静,简单点说,就是装作完全不care的样子。
就算被骂装逼也一样。
胖子紧皱着眉头,手撑在大腿上,看起来也已经认识到了我并没有在开玩笑这个事实,只是恐怕这个事实实在让人难以接受,饶是胖子也需要花些时间接受。
我想着急也没用,就向后靠在椅子上,用手捻起桌上的花,打算除了花的品种以外,再弄清些什么。
气氛一下子又回归了安静。
片刻之后,胖子抬起头,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张了几次嘴都没说出话,最后叹了口气
「妈的。这情况,比你被附身还难办。」
想想可能还是觉得奇怪,所以说完他又看看我「天真你再吐个给我看看呗」
我气得好笑,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反应,
我想我在这儿烦的就要一夜白头,你却搞得好像表演一样,不过转念一想,估计胖子也是想摸清我的情况,于是我不再压抑着咳嗽的欲望,在胖子殷切的目光中略感怪异的咳了几声。
随着咳嗽的欲望一起被解放的还有几片淡色的花瓣,软绵绵地无辜地飘落在桌上,全然不知自己正被怎样的目光瞪视着。
胖子见状,估计原来信了九成现在也差不多信了十一成了,他转过头轻声说。
「得,这事儿请算命的没用了,这事儿得请医生。」
「瞎扯吧你,这种事情你问医生,人家估计能把你送精神科去。吐花?这是正常人会去看的病么」
「这是正常人会得的病么?」胖子反问我,我竟一时无言。
两个大男人对着一堆花坐着相顾无言,就算没走泪千行,看起来也着实奇怪。但毕竟两人都没什么心情说话,也只能被迫延续这种恶俗的场景,最后还是胖子开了口「要不……等小哥回来问问小哥的意见」
「不行!」我想也不想就直接回绝了。
「不是,天真,我说小哥毕竟见的比我们多,说不定就知道呢。小哥的话,只要知道,肯定会帮我们的。」
「我们也没必要瞒着他,你说是吧。毕竟都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总不见得因为你吐个花就对你始乱终弃吧」胖子眨眨眼,装作俏皮的样子,我看着他,心底却总觉得隐隐地不安和烦躁。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就是不想让闷油瓶知道,胖子说的道理我都懂,但是。
那句话怎么说得来着,就是想做颜色不一样的烟花。
对,我就是不想告诉闷油瓶。即使瞒不住,也不想让他知道。
那边胖子还在说着「而且你说你这吐的可是藏红花啊,我记得藏红花可以卖钱的吧,这样我们日进三千不是梦啊」
「狗屁,那是花丝,不是花瓣」我没好气的回答,心想你倒是记得清楚。
「行行行」胖子点头,「哎呀花丝,天真你也不挑点好的吐」我心想如果可以我什么都不想吐。
口水除外。总得给我留个对仇人吐口水的机会。
最后胖子看着我「那到底要不要问小哥」
他直视着我的眼睛,等我的回答。
我心中烦乱,来回纠结了几下,最后还是摇头。
没必要让那闷油瓶子知道,我想。
「那咱问问大花?」
摇头「那我爸妈会知道」
「秀秀?」
「不行」
「王盟?」
「问他有什么用」
「……黑瞎子?」
「……?」
「去看医生?」
「我还要不要做人?」
最后胖子火了,一把抓过我桌上的手机。
「干嘛?」我不解。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们只能求助网络了,不要忘了,时代不一样了,连小哥都用手机了」
我从他手上拿回手机「我自己查」
我一边想着能查到才见鬼,不如去找算命的,一边打字百度。
要不为什么说科技拯救人类呢。
我居然查到了。
我感慨着真是时代不同,打开了那个名为花吐症的百科。
看着看着,我的心就沉下去了。
胖子在一边倒是很急切,挤到我身边问怎么了「花吐症,这什么玩意儿,有什么危害么」
我早已看完全篇,我深吸一口气,关掉手机,看向胖子
「有」
「是什么?严重么?能治么?」
「会死。」

评论
热度(55)
  1. 吴邪我男神芝士卷饼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