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瓶邪】危机(一) by泠十 (花吐paro )

泠十-(0,10):

一个非常不走心又非常深井冰的花吐paro。


不要动什么脑子,我知道大家考试周都不怎么想额外浪费脑子


标题随手。起名困难户。


小清新是什么不我不知道。


花吐什么的不过是个梗


主要最近被三叔微信短篇洗脑、 


ooc是我。太久不写瓶邪。


我只求你们看完别打我。不适请直接关掉。


谢谢配合!!!!!!



章节目录


以下        正文



「我说你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坐在这里干嘛,修仙哪。」胖子明显有些迷糊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就算是小哥进山了,你也不能寝食不安到这种程度吧,怨妇呢,是做不得的啊天真。」
正说着话,胖子大大咧咧的倒了杯水,端着杯子走过来在我对面坐下,对着我啧了一声,摸过我放在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


「靠,这不才四点么,你坐在这神色肃穆的我还以为是小哥又不打算回来了。」他喝了口水抱怨道,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却没空理他。


说句实话,我坐在这里已经快有大半夜了。


我在思索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却又久久不得其解,这种痛苦的纠结离我并不算遥远,却已经显得有些陌生,更何况这次的情况更加让人摸不着头脑。


我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定居在这个小乡村许久,我一直以为我人生的危机大部分已经过去,剩下的还未来临的,它也许在不远的未来等着将我吞噬,但我一直在尽自己所能延缓它的到来,
可事实证明,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躲过就能躲过。


它到来了,如此猝不及防又


令人惊讶?


我死死地盯着桌上几片柔软的花瓣,心底一片死水。
我已经思考了整整一晚上,却毫无头绪,反而掉了不少头发。心底的迷惑让我难以休息周围的一切,包括胖子


胖子见我没说话,拍了拍我的肩,估计也发觉事情不对。他一边说着「来和胖爷说说,你坐这干嘛呢。」一边就就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


「这是?」他显然也有些惊讶


「藏红花。」我喉咙有些许的疼痛,说话的声音也不自觉地低下来。


这个答案虽然显得有些奇怪,却是我短期之内唯一得出的结论,说来惭愧,也许是上了年级的缘故,在发现是藏红花的时候,我也有点懵了。


而且直到现在也还是没缓过劲来。


胖子也显然被我这有些太过简短又过于直白的回答砸的有点懵。他看看我,又看看花,接着挠挠头,想了想,也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问我。


「你这大半夜,不睡觉,采花去了?这也不对啊,人家采花都是大姑娘,你怎么,真带了个这花回来。」
他又想了想,神情慢慢变得严肃。


「你别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沾上了。」


说着他紧张起来,一下子站起身,带的凳子都差点倒下。


「你说这小哥不在家,你要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我也没办法啊。要不找村口的那个什么算命的帮你看看?」


胖子在屋里来回转了几圈,我正烦着也懒得管他,却见他突然顿住脚步,回过头来劈头盖脸问道
「那你现在是天真还是那什么妖怪,你认得胖爷我么?」


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带的有点糊涂,只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敲了下头。


而我一句话还没骂出来,就看到胖子急急忙忙穿上外衣


「果然是妖怪啊,连我都不认得了。」胖子向门边跑去。「不行不行这事儿得找小哥来。」


我被打了那一下才算清醒过来,看着胖子显得过于灵活的身子,实在忍不住骂道。


「你才是妖怪!回来,大半夜的你跑哪儿去!」


「小哥进山去了你哪儿找他,这个点进山你以为你送外卖的?你这体型做个正餐估计没问题」


胖子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我,顿了一会,之后大概觉得我就是他熟悉的那个吴邪,才慢悠悠地走回来,重新坐下来,这回他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我。


我抱着头想了会,组织了一下语言,抬头正准备说,想想又觉得实在是说不清,于是我又低下头特别认真的想了会。


「这花不是我采的。」我最后说。


「那哪来的。」
我张嘴正准备继续往下说,就听他开口。
「说不定是你被附身的时候去的,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


「去你娘的附身,别他妈满嘴跑火车了。」听着胖子明显的玩笑腔,我火气也有点上来。


一整宿没睡又坐这儿听他跑火车,实在是烦的我脑仁子都疼。


我对胖子怒目而视,最后他做了个投降的手势。


「得得得,你先说。我保证不开口。」


我深吸了一口气,觉得剩下的那句话实在是难以启齿。


转念又一想,我坚定了一下决心。


算了,迟早都要说的,有什么难以启齿生的都去他的吧,这么难以形容的事情都能发生,还有什么难以启齿的。


所以我还是说出了那句话「这花不是我采的,这花是我吐出来的。」


沉默,无尽的沉默。凌晨的小村庄太过于安静,耳边只有那种永远不停的瀑布声,只是这声音此时非但不能让我安静下来,反而让我心底一阵阵发凉。


因为我实在不清楚眼前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胖子听完我说的话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反复的看着桌上的花,然后又看着我,我不知道我脸上的表情是怎样的,我只是尽量让它看起来真诚一点。


虽然这件事本来就是真的,但是保不准对着这种事,胖子会以为是假的,要是他最后选择相信村口那个跳大神的骗子。


那可就真麻烦了。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我听见胖子长长的抽了一口气,吓得我赶紧去拍他的背,就怕他一激动背过去,谁知这人一点不识好人心,一挥手挥开我,然后很严肃地盯着我。


「天真无邪同学,你听好,这事情是很严肃的,是关心到组织未来和你个人发展的,所以你一定要如实向组织交代,胆敢有半句虚言,组织是不会姑息的。」


我心里觉得好笑,想着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来这一套,但我还是点了点头。


他呼出那口气,问道。


「这花真是你吐的?」


 

评论
热度(50)
  1. 吴邪我男神芝士卷饼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