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准大学生瓶x酒吧驻唱邪】盛夏的果实 下

君子豹变:



【bug与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原作】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寞与群星。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遥远而明亮。
——聂鲁达《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3


很多年后吴邪仍然会想起那个夏季的早晨。他睁开眼的时候,阳光正从装了不锈钢防盗网的窗子里透进来,在地上呈现出不规则的几何形态分布。投射进来的光束立体而清晰,细小的尘埃在光下打着旋缓慢地降落。

他用了几秒钟的时间弄清楚自己的所在,然后发现自己是被人环抱着,后背的触感很真实。隔着窗玻璃,他可以听见外面树杈上浩大的蝉鸣。

“然后呢?你就这么和那小哥抱着睡了一晚,什么也没干?”阿宁靠在吴邪出租屋的门槛边,拧着滴水的头发揶揄道。

“别提了,我还怕自己对他干了什么,这不就趁人睡着偷跑回来了吗?”吴邪从上衣袋里摸出一支烟,衔在嘴上,又往行李箱里塞进两条黄鹤楼,带上拉链。

“真的不多留两天?”阿宁道,“你的房租月底才到期。酒吧那边的意思,也是希望你别急着走。”

“我三叔那边情况未明。有些事情不弄清楚,我肯定永远不会心安了。”

“酒吧那儿,今晚还去吗?”

“帮我和老板请个假吧,明早的飞机。”吴邪想了想道。

4

吴邪来找张起灵的时候,正是每日一度的新闻时间。电视里,播音员依旧字正腔圆地播报着祖国祥和世界混乱的证据。张起灵其实并不喜欢看电视,但人每天总会干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心不在焉之际,他听见有人在楼底把自行车铃打得乱响,初时他并不在意,但隔了半分钟,车铃又响了一次。

打开窗他就看见吴邪站在绿化带边上仰脸看他,倚着一辆单车,半眯着眼的样子像一只猫。

“跟我去个地方,”吴邪这样说,“我载你?”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走到车棚里推出了自己的单车。

吴邪带张起灵去的是一家大排档,坐落在闹市区,坐在街边支起的简易棚子里,充耳都是连绵不绝的市声。冰镇的扎啤已经上来了,麻辣小龙虾在灯光的映照下闪着诱人的色泽。

吴邪开了一瓶啤酒,和张起灵面前的那瓶碰了碰,“昨天谢谢你了。”

张起灵淡淡地摇了摇头,看了看那瓶冒着泡的啤酒,拿起来喝了一口。

“我以为你会想问我今天早上去了哪里。”
“我知道。”
“呃?”
“我看到你出去了。”

然后是长久的沉默,场面变得有些尴尬。张起灵抱着他的时候其实醒着这一点让吴邪有些微的无措,但他决定把这场尬聊继续下去。

“你一直都是一个人住?”
“嗯。”
“我也是。”吴邪举起酒瓶和张起灵的碰了一下,“在这里呆了两年,一直住的出租屋,房东是同个酒吧的女招待。”
“你好像不爱说话?”吴邪咬了一口牛板筋,被辣的嘶嘶吸气。
“知道吗?你让我想起聂鲁达的一首诗,那首诗叫什么来着……诶,我给忘了。”

“手上的伤疤,怎么回事?”张起灵忽然道。
“这个就有点难解释了。”吴邪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全是一条一条的伤痕,“我自己弄的,离开家的那一年。”

“这么说吧,如果你活了二十几年,忽然发现你的家人都是罪犯,抓起来就要拿去枪毙几十次的那种。这种事情,任谁都没办法一下子消化,而在当时,我选择了逃避,独自跑到这个小县城里来。”

“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吴邪叼着烟看着张起灵,后者面前的烤串和鱼蛋粉面几乎没怎么动过,啤酒倒是吹了大半瓶。

“我的家人一直没来联系我,直到三天前接到我三叔的短信,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他不会主动来找我。一直以来我是一个习惯于逃避痛苦的人,但现在想想,当时做的决定,的确相当不负责任。如果我三叔现在在哪个野外被野人绑着弹鸡圌鸡,能去救他的人只能是我,我要是继续逃避下去,内心不会安宁。”

“你家里人不联系你,也许是为了保护你呢?”也许是因为喝了酒,张起灵抬起眼去看吴邪,眼神好像有点迷蒙,“你要走了吗?”

“明天…”吴邪没能说完这句话,他的烟掉到地上,嘴唇被人堵住,柔软而滚烫的触感,带着一点点酒气的。

张起灵的眼珠很黑,像深深的洞穴,眼白很干净,像湖泊,吴邪望着这双眼睛,看他眼白,跌进湖里,看他黑眼珠,就掉进洞里。他从洞里爬出来跌进湖里,从湖里爬起来掉进洞里,周而复始,夜深了,路边的音像店开始放起张国荣的《梦到内河》。

不停歇的声响的河流,汩汩流下意识里去。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去,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从所有的事物中浮现,充满了我的灵魂。


​​5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张起灵在清晨醒来,都会回忆起吴邪,吴邪的背影总是模糊不清,在他醒来的瞬间脱离周围的一切,在半明半暗中孤立地呈现。他会想起那个夏天的蝉鸣,想起那个名叫2015的酒吧,想起自己背着他走过的长长的巷子,以及十八岁的少年摇摆和蜕变的灵魂。

也许对于他而言,那个夏天依然奇异得像一场梦,又像吴邪指间的烟头,红色的光点燃尽后,如同最后一截掉落的烟灰,吹散在空气里,


落入时间寂静的咽喉。



end

评论(1)
热度(18)
  1. 吴邪我男神寒山远火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