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准大学生瓶x酒吧驻唱邪】盛夏的果实 上

君子豹变:



@加辣小龙虾 的点梗(/ω\)龙虾太太!她真可爱,我真爱她!】

【bug与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原作】

01

张起灵第一次遇见那个叫做吴邪的男人,是在一家名为2015的音乐酒吧。

那是他毕业后迎来的第一个盛夏,慵懒而无所事事的悠长假日。蝉声与香樟叶流动的绿色浸染着午后逐渐变得透明的阳光,连续数日的高温让人觉得夏天好像永远都不会结束了。

十八岁的少年,肉体奔向成熟,精神在无边的荒野摸索着自由、困惑与远方。录取通知还没出来的那几天,张起灵习惯于独自在行人寥寥的街道上乱晃,漫无目的地,好像仅仅是为了填补没有了繁重的学业压力之后忽然而至的巨大空白。他的很多同学开始尝试一些新鲜的事物,很多人去学车,考得理想的出去做家教赚些外快,也有来邀他一道的,他一并都回绝了,他一向是个不那么合群的人。

他走进那家酒吧的时候,黄昏已经接近了尾声。酒吧里客人寥若晨星,入门左手边就是吧台,吧台很高,抬头可以看到一溜倒吊着的高脚杯,反射了灯光,显得很漂亮。

在调酒师很是敷衍的推荐下他点上一杯Gin Tonic,坐到酒吧的角落,这是个规模不大的酒吧,中间一个十字架形的舞台,四周散布着半环形的沙发和酒枱,舞台的中央坐的是个身材修长的男人,穿一件白T,吉他搁在腿上。男人的脸一半隐没在阴影里,但能看出他相当年轻。

略显昏暗的灯光下男人似乎是觑了他一眼,又似乎没有,调试了一下琴弦后,手底流出的是巴赫赋格曲的旋律。

跳脱的音符里夜色丝丝入扣,酒吧里的客人开始变多,漂亮地摧枯拉朽的女招待脚不沾地地忙前忙后,霓虹灯逃窜四射,宣告夜生活的开始,即使是在这样的小县城。

张起灵续了一杯酒,看着烟雾和市井的喧闹声充斥在酒吧不大的空间,邻桌的汉子们光着膀子在摇骰,不时地大叫大嚷,沙发卡座上的MB穿了黑色的坡跟,仰躺着露出好看的下巴,把口中的烟渡进另一个男人嘴里。

那个驻唱歌手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现在舞台上的是一个染着绿头发的女歌手,伴着鼓点与乐声扭动着身体。

张起灵有一点点失落,他喜欢巴赫。




02

吴邪第一次注意到张起灵,是在一条老旧的巷子里。

这事的起因说起来挺尴尬的。大概此前几个月,他被一伙混混盯上了,原因非常狗血以及小言,那伙混混的头目两个月前被女友甩了,泄愤无门,非说这是他的锅,就这样来来回回纠缠了他两个月。

“老哥,我真的不认识你女朋友。”吴邪一步步退到巷口,暗中观察了一下,觉得选巷口右侧的那条堆满建筑垃圾的小土坡跑路,成功逃掉的胜算会比较大。

“狗屁!你看这个——”脸上带了条刀疤的头目把一部玫瑰金的手机举到他鼻尖,屈着手指翻了几下,全是他在酒吧唱歌时的照片,一看就是偷拍的。

拍的这么糊还能认出是我……吴邪抽了抽嘴角,退了一步转身就开始狂奔,无奈运动细胞不大发达,还没跑两步就被人捉住了手臂反手摁到水泥地上。

夏夜的水泥地吸收了白天的余热,还有一点发烫。吴邪的记忆里那次他被揍得很惨,几双脚轮番在他的手腕上脸上肚子上乱踏,头顶的路灯光一直晃啊晃啊,要不是因为实在太疼了,他一定会直接厥过去。

天旋地转之间巷子一头好像又走过来什么人,背着路灯光那人的脸看不分明,印象里那个人是冲了过来,后面的事他就记不大清了。只知道再次恢复知觉的时候,他是趴在别人的背上。



背着他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子,头发很黑,刘海有点长了,遮住了一半眼睛。男孩的脸颊上几块瘀痕和擦伤,看样子是救他的时候挂的彩,背着他走得却很稳。偏凉的体温透过衣服熨着他身上火辣辣的伤口,竟然很舒服。

吴邪在他耳边吹了口气,“谢谢你啊,这位小哥怎么称呼?”

他摇了摇头,“张起灵。”

吴邪四处打量了一下,这是一处老街区,在夜晚一片死寂,只有路灯在头顶发着白惨惨的光,交替着运送着他们的影子。街区两旁的人行道上弃置着一些废弃的家具,旧桌子和皮质的沙发四角朝天的躺在路边,灯光下仿佛是浸在水里。

“我们这是要去哪?”

张起灵沉默了一会儿,“我家,上药。”

吴邪看着他们面前的影子越来越淡,越来越长,又突地转到他们身后。

“你……以前见过我?”

男孩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又点点头。

这算哪门子回答……吴邪腹诽。却也不再问,整个人松了力道,把下巴搁在他肩上,不一会儿又沉沉睡去了。


再次醒来就是在张起灵家里了,吴邪把额头上冰凉的毛巾抓下来,往脸上胡乱抹了两把,打量起屋子里的陈设。

张起灵的房间瞧着简直不像有人住的,四方的空间,除了正中央的一张床,窗边的书桌和桌上的台灯,再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如同雪洞一般,连床上的被子都是灰扑扑的颜色。

“你一个人住?”吴邪问,隔着窗户望出去,可以看到阳台上只挂了很少的衣物,两三件除了颜色不同几乎看不出差别的T恤,还有几件平角短裤。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把他的手腕掰过来涂药酒,吴邪皮肤比较白,此刻小臂上乌青了一大片,触目有些惊人。张起灵涂毕药酒,又把他的小臂捉过来,在青紫的地方按了按,很轻地揉着,揉得有些热了,又按血管的流向揉擦,把整条小臂揉得红了,才把丢在脸盆里化了小半的冰袋拿给他让他自己敷着,又去揭他的上衣,查看他胸腹部的伤势。

手腕被人握住,张起灵由着吴邪把他伸出去掀人衣角的手摁回去,吴邪从床边拿过药酒,欺上前去给张起灵涂脸上的伤口。

“今晚留在这里吧,”张起灵听见自己说,“你有一点低烧,我等一会下去帮你买些药。”

“你之前认识我吗?”吴邪又问了同样的问题。

“在酒吧。”

“噢,我想也是。”他看着张起灵,手捏着他的下巴,上药的动作却是没停,“我叫吴邪。”

“说起来,你是怎么做到的,当时那么多人,全给你揍趴了?”

“小时候练过。”张起灵把右手伸到吴邪视野中,就见他的食指和中指特别长。

“你才多大啊,”吴邪失笑,“就满口小时候的…”

“十八岁。”张起灵居然认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那些人为什么要针对你?”

“买药回来告诉你。”吴邪初时不觉得,经张起灵的提醒,头倒真有些发沉。

张起灵回来的时候,吴邪却已经睡沉了。他摸黑爬到家里唯一的一张床上,枕头也是唯一的,他和衣躺上去,胸口几乎要和吴邪的后背贴到了一起,他能感觉到吴邪微微发烫的躯体,还有身体伴随着呼吸的起伏。

他越过吴邪的身体伸出手去,想帮他拿掉腕上的冰袋,手一下子就被握住了。


tbc

【本来想一发完,但明天还要学车,先睡了】
【在六百字那里卡了好几天,前后画风不太搭。最近一些喜欢的太太关注我了,其实有点不敢发文(/ω\)但…唉还是破罐破摔吧。】

评论
热度(22)
  1. 吴邪我男神寒山远火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