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我男神

锦鲤系男子明叶。:

天太热啦,摸个雨村日常,小小千字短打。
沉迷两人老夫老夫式恋爱。 ​​​
 
 
 
 
今年的夏天格外的热。
 
白日阳光扎眼睛,白晃晃的,把地面都照得亮透,阳炎恣意摇曳,让人完全不想出门感受三十大多度的烤灼。太阳落山得晚,即使没了踪影,闷热仍不会消散,傍晚知了扯开嗓子没命叫唤,好像也是被烤得不行,声声都在抱怨这鬼天气。蒸蒸热气片片扑打皮肤,整个人仿佛置身于蒸笼内,成了个肉包,只觉被燥热钻了心去,就要熟了。就算这样静坐着不动,也会有汗液不断由额头沁出,黏黏糊糊,引得浑身不自在。
 
携带阵阵机械转动噪声,风扇的大叶片呼啦呼啦转过一圈又一圈,但连送来的气流都是暖烘烘的,调到最大档也驱不散萦绕在身边的热。
 
不知道这是否跟全球变暖有关,我只知道,在小小福建雨村里,有人很快要被烤熟了。
 
我呈大字躺在床上,干干脆脆。思绪飘忽着,就想起了近日在朋友圈看的些图片,秀秀最近养了只仓鼠,小东西没事就将自己整个搁在地板上头,像摊泥似得,这情景被秀秀逮着拍了下来,配着文字“看,我养的一摊仓鼠”,也是很有趣。
 
想了想,我现在大概可以举起手机自拍张,然后说,看,一摊吴邪。
 
被自己的想法惹出几分笑意来,这时候,闷油瓶进来了,他看看我,又转了视线,先去柜里取了蚊香出来点上。雨村不仅热,还潮湿,蚊虫也多,一堆接一堆的。虽然有闷油瓶在我并不担心会有什么虫子过来,也叫过他不用点了,但他摇摇头,而后还是引了火。那蚊香绕成个盘,从最外端的位置燃起,可以看见赤色的火星子,一点一点往里面蔓延。缕缕烟从那升起,晃晃悠悠,很快又散在空气中。
 
这大概就是被人们称作“生活”的东西。
 
点完蚊香,闷油瓶又走了过来,在我旁边坐下。他上身穿了件黑色工字背心,很显身材,他肌肉锻炼的程度是我远远不及的。我看看他,就拿手指去戳,被他半路阻截下,直接将我整只手都包在了他掌中。
 
闷油瓶的温度向我这边传来,这个人总有种神奇的力量,无论什么时候都能令人心安。不觉之间掌心已渗出细细汗液,我朝他笑笑,推了推,就道,小哥,热。
 
闷油瓶“嗯”了声,他看着我,他的眼里映着我,手却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于是我也看着他。其实从闷油瓶的眼睛里我能看出很多东西,太多太多了,人间景色,岁月变换,生生与死死,一言说不尽的,也许需要用一生去感受。
 
而只有像现在,只有在这样的环境里,无需言语,我即知晓他的意思。
 
他在唤,吴邪。
 
多少年前,体会过长白冰雪的透骨寒冷,也曾孑然行走在漫漫沙的海洋,鬼门关经过多少趟,辗转来去,终是落回一个人的眼里。
 
简直无可救药。
 
那漆黑的眸确实装过很多东西,而此刻,只有我一个人。
 
不知过了多久,我缓缓回他道,我在。
 
无论多久的多久,都在了。
 
暖流还萦绕在我们周围,我看见他略长的黑发被风扇送来的风撩动,一晃一晃的,幅度不大。
 
也不再管这暑日的炎热,我的手与闷油瓶的握在一起,是属于彼此的、连心跳都能清晰感受的,无比安心的温度。

评论
热度(179)
回到首页
© 吴邪我男神 | Powered by LOFTER